章節目錄 第420章 證據確鑿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0章 證據確鑿

    當冷爵梟想再次親林語嫣時,她強烈地抵抗著,用雙手撐在他的身前,說的清冷:“冷爵梟!沒有跟你開玩笑!你別碰我!”

    她的排斥和嫌棄,讓他瞬間沒了興趣。

    他起身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臥室。

    冷爵梟這是被她當場傷到了自尊,他不想真的強迫她,他會覺得自己很可悲。

    他明白,林語嫣無非就是嫌棄他和佟瑤的那件事,那說不清道不明的疑似出軌。

    親眼望著冷爵梟摔門離去,林語嫣后知后覺地坐起身,心里有些不好受。

    她知道她的拒絕傷害了他,可她真的沒有辦法欺騙自己。

    就算她的心能夠接受,但她的身體本能的會排斥,那一晚上的錐心之痛想起來還是難受。

    而冷爵梟的推理畢竟是他的推理,并不是真相。

    林語嫣無奈地嘆氣,陷入了一種糾結的愧疚中。

    如果爵梟沒有失憶,那該多好……

    那她和他之間也不會出現這些心理障礙了。

    ……

    兩小時后,當林語嫣已經躺下準備睡覺時,冷爵梟早已經疾馳在高速公路上。

    他前后都跟著五輛保鏢車。

    就在一個多小時前,他直接派一幫人闖入佟瑤的別墅,將她抓了帶走。

    還派人去抓了她的男助理阿東和司機阿明。

    抓走她身邊的人往往更容易得到答案。

    半小時后,當冷爵梟黑著臉走進一家荒廢的鋼鐵廠時,被武器一直抵著腦袋的佟瑤有了短暫的失神和驚恐。

    佟瑤心虛不已,她一直擔心冷爵梟事后會找她算賬。

    這兩天很平靜,還以為她躲過了一節,沒想到事情還是讓她出乎意料了。

    “姐夫!你為什么派人抓我來這里?”她壓制著內心的恐懼,語氣有些不穩。

    從認識冷爵梟到現在,她從未被他如此對待過。

    竟然派人用武器對著她的腦袋,這太瘋狂了,冷爵梟簡直就是無視律法無視任何規矩。

    此時的冷爵梟一身深灰色的意大利定制西裝,深紅色的領帶上有精致的刺繡,他的發型十分狂野,烏黑濃密微微卷翹,顯得有點慵懶隨意,那剛毅的絕美容貌讓人移不開眼,就像明明因為害怕而微微顫抖的佟瑤,心臟卻還是激動的狂跳不止。

    這個讓她夢想得到的完美男人,如果不是因為那冰冷的武器對準著她的太陽穴,恐怕她都會情不自禁的從地上站起來叫他一聲‘爵梟’。

    那一晚從小賓館離開后,她就沒有再見過冷爵梟。

    一是害怕他想起什么,二是她也沒這機會,冷爵梟根本不見她,也不接她的電話,她的短信發了也不回。

    隨著佟瑤的視線,冷爵梟已經踱步走到離她五米遠的位置。

    披在肩上的黑色雙排扣長款皮衣已經被他拽下,冷爵梟隨手將皮衣丟給了跟在他身邊的穆天。

    冷爵梟沒有急著說話,他的黑眸深邃不見底,讓人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

    他極其帥氣的從褲兜里拿出精致的男式鋼制煙盒,打開后從里面抽了一支煙叼在嘴角,一名保鏢向前用打火機為他點燃了那支煙。

    周圍的氣壓已經低的不能再低,跪在佟瑤身邊的阿東和阿明早已經冷汗淋漓,西裝里面的襯衣上全是冷汗。

    佟瑤被抓時剛洗完澡,臉上還敷著面膜,她當時很狼狽的被幾名強壯男人給拖走了……

    阿東阿明被抓時剛好在一間夜店包廂,當時在場的還有一個影視圈的著名導演,他們一見是冷爵梟的人馬,一點都不敢吱聲,哪怕阿東被帶走時求著那名導演趕緊報警,可導演什么都不敢說,還讓手底下的人不要聲張這件事。

    “佟瑤,知道我為什么派人你抓你來嗎?”冷爵梟抽了一口煙。

    “姐夫,我不知道啊?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姐夫你是不是對我有什么誤會?”她現在是不敢叫他名字了,已經默默退回到小姨子的身份。

    冷爵梟冷笑一聲:“還真會裝,你發給你姐姐那張合照的時候,是什么居心呢?”

    他的話讓佟瑤的臉色當場白了三分。

    黑眸里已經有了恐懼,但她還是仗著是林語嫣親妹妹的身份有恃無恐,佟瑤滿臉疑問:“合照?什么合照?我不明白,姐夫……”

    她的裝瘋扮傻讓冷爵梟突然怒道:“夠了!佟瑤,我沒空跟你在這里耗時間!快把那天晚上在賓館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不然你別想活著出去。”

    佟瑤的整顆心猛的被敲擊了一下,他還真是因為那件事才把她給抓了……

    她垂眸陷入了沉思,心中幾百個不甘心,苦心營造出來的騙局不想這么快就付之東流!

    佟瑤賭冷爵梟只是嚇唬她,不會真的殺人滅口。

    她所知道的他其實沒有外表那么兇狠,怎么會輕易殺人,更何況她是林語嫣的親妹妹。

    半分鐘后,她再次抬起頭說的有些委屈:“姐夫,那一晚的事情我跟穆特助說過,我不會計較的,我也不需要你負責……”

    冷爵梟氣笑道:“負責?你算個什么東西,一個被人隨便上的戲子,我嫌臟都來不及!”

    從未親耳聽到他如此形容她,佟瑤瞬間就受不了,她紅了眼眶:“姐夫你怎么可以這么說我……雖然我是個演員,可這些年我從未和別的男人輕易……”

    她的惺惺作態扮可憐,讓冷爵梟沒耐心的一揮手,那支抵在司機阿明頭頂的武器緊了緊。

    阿明嚇的直求饒:“冷總饒命!我和我哥真不知道佟小姐的事情……我們都是無辜的!那一晚的事情我們都不知道啊……”

    他不敢輕易出賣佟瑤,還在試圖蒙混過關。

    冷爵梟勾唇微微一笑,一個陰鷙的眼神掃向保鏢,保鏢握著武器移向阿明的腿。

    砰一聲,佟瑤和阿明的尖叫聲同時響起。

    阿明腿上濺起的一絲血液噴在了阿東的白色襯衣上。

    這一下,當場的三人都相信冷爵梟是來真的,并不是嚇唬著他們玩。

    “再沒人說實話,下一次就是他的腦袋!”冷爵梟說的很平靜,眼神卻很凌厲。

    “我說我說!我還不想死啊……”阿明雙手捂著冒血的傷口,早已經嚇的理智全無,他沖著冷爵梟就哆嗦道:“佟瑤說那晚和你根本沒有發生過關系,當時你昏迷了,她還偷拍了你的照片,說要拿著照片去騙林語嫣……”

    佟瑤暴怒道:“住口!阿明你是不是瘋了?怎么可以為了活命就捏造事實?”

    阿明望著她也怒了:“我沒有說謊!當時我在車里聽到你這么說的!佟瑤你自己作過什么心里最清楚,我和我哥都是無辜被你連累的!我們還不想陪著你死!”

    “冷總,我真的沒有撒謊!我哥可以證明,當時佟瑤確實是這么說的!”

    冷爵梟的眼眸中劃過一絲流光,他笑的讓人冷到骨子里:“哦,有證據嗎?”

    一直沉默的阿東終于忍不住了,他很肯定道:“有證據!”

    “連你也要出賣我?阿東,你可別忘了,你們倆對我說過的秘密!”佟瑤陰測測地望著他,猶如一條眼鏡毒蛇吐著蛇信子。

    阿東決絕道:“你少他媽的威脅我!實話告訴你,我告訴你的故事不過就是為了取得你的信任,我和我弟弟根本沒殺我們繼母,這個騷貨是被她的相好活活掐死拋尸了荒野,反正我們也看她不順眼,她死了最好!”

    說完他轉頭就對冷爵梟說道:“冷總,我真的有證據……麻煩請保鏢大哥不要動手,我拿下我的手機……”

    冷爵梟一個眼神,保鏢將武器收了起來,但站在兩旁的保鏢們還是都握著武器,這阿東要是想動點歪腦子,會被打成馬蜂窩。

    不出十秒,阿東將當初在車上偷錄的那段錄音給播放了出來……

    當佟瑤自己親耳聽到她說的話時,本來跪在地上的她突然像是沒了力氣癱坐在了地上,一副大勢已去的頹喪表情。

    等冷爵梟聽完后,佟瑤又轉眼望向他激動解釋道:“姐夫,阿東他是騙你的!這不是我的聲音!我從沒說過這樣的話!他一定是找了人冒充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