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5章 臨終請求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5章 臨終請求

    離林語嫣很近的冷爵梟也聽到了東方擎的話,他眸色一沉,東方晴的遺體毀了,這恐怕是東方擎最崩潰的事了……

    “東方,你慢慢說,小晴的遺體為什么會毀?還有救嗎?”林語嫣嚇的全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她很清楚東方晴的遺體對東方擎來說是何等的重要!

    這么多年來,他年復一年尋找復活東方晴的辦法都失敗了,只要他還活著就不會放棄希望。

    可如果連遺體都毀了,要如何復活東方晴?

    手機那頭又沉默了,久到林語嫣以為東方擎不想再回答時,他說了三個字:沒救了。

    還不等林語嫣回話,手機就斷線了。

    她握著手機感覺心堵的說不出話來,林語嫣的手足無措讓冷爵梟開口問道:“東方擎現在在哪?”

    “不知道,可能還在市里,我給他打電話問問吧……”

    林語嫣剛要撥電話,她的手機被他奪走了,冷爵梟說道:“別打了,剛才他不是掛了嗎?我想他現在是希望自己一個人待著,我們還是別打擾他了。”

    她最終沉默地坐著,滿眼全是擔心。

    “去洗澡吧,然后我們下樓去吃飯。”冷爵梟伸手去拉的手。

    林語嫣有點失魂落魄,她腦子里全是東方擎的事情,她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他最愛女人的遺體被毀了,恐怕東方擎的精神狀態令人堪憂……

    ……

    一小時后,林語嫣和冷爵梟已經在餐廳用餐,勤奮的丹尼正在健身房跑步,體能簡直超越了一個成年男人。

    冷祁山走進餐廳時,林語嫣剛剛吃完準備回房間,她一臉憔悴的模樣讓冷祁山關心地問道:“語嫣,你的臉色很差,是不是身體有什么不舒服?”

    她笑的有些勉強:“謝謝爸,我沒事。”

    “爵梟是不是惹你不高興了?”他繼續問。

    冷爵梟夾菜的手一頓,他抬眸道:“爸,你也太偏心了吧?”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最近讓我很看不順眼,趕緊找個時間去國外看病,這人失憶了,脾氣又回到過去了……”冷祁山走到了自己的餐位前。

    林語嫣沒再說話默默離開了。

    望著她的背影直到離開后,冷爵梟轉眼望著冷祁山解釋道:“東方擎親妹妹的遺體被毀了,林語嫣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冷祁山眼底閃過詫異,隱隱嘆氣也表示惋惜。

    父子倆一起用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亞撒的事情。

    十分鐘后,冷祁山說道:“上次在醫院我們遭血紅暗殺的事情,我已經查到了,確實是蕭毅然所為。”

    冷爵梟眸色一沉,他將筷子放下了,那天他和林語嫣被冷祁山叫到書房,冷祁山提醒他們要小心蕭毅然,至于具體原因沒有說,冷祁山也沒找到有利的證據。

    現在聽到父親肯定的下了決斷,還是挺讓冷爵梟意外的,畢竟要殺他們的嫌疑犯,皇甫少華也算一個。

    “證據呢?”冷爵梟問道。

    冷祁山夾了一筷子鱸魚吃進嘴里,嚼了幾下后說道:“沒有證據,如果我有證據我早讓高隊長去抓人了。”

    一聽就失望了,冷爵梟蹙眉重新拿起了筷子繼續吃飯。

    “因為上次醫院的事情,你們都懷疑蕭毅然,我就派羅秘書去查了下蕭毅然……他前段時間出國了一趟,他的法醫舅舅去世了。我們連帶著他的舅舅一并查了,才知道他舅舅當年在本市當過法醫,其中為蕭毅然的父親作過尸體解刨,蕭毅然的父親當年不僅僅死于胃癌,還死于毒藥,是毒藥讓蕭毅然的父親早死了幾個月。”

    聽到父親說起蕭毅然父親的死,冷爵梟抬頭望著他問的直白:“難道你和蕭毅然父親的死有關系?”

    這一問讓冷祁山有幾秒的愣神,表情有些復雜,他嘆氣道:“雖沒有直接的聯系,也算得上間接吧……”

    冷爵梟放下筷子不吃了,他冷笑一聲:“趕緊說吧,免得我自己去查。”

    “蕭毅然父親當年接觸的一個項目,正是我們冷氏分公司的競爭項目,分公司的業務經理為了拉業績,不惜派了黑幫上的人去給蕭毅然父親下毒,因為他當時已經得了胃癌,業務經理想著讓他早點死,那蕭毅然父親的合同就簽不成了。”

    “這件事跟你有什么關系?”冷爵梟覺得這間接關系有點牽強,雖然冷祁山是冷氏的董事長,但分公司那么多,難道要為每一個急功近利的害群之馬背鍋嗎?

    冷祁山無奈道:“關鍵那時候我在給各分公司的人施壓,也許那業務經理也受了我的影響……”

    他倒也想完全將自己的責任撇掉,但心里還是覺得自己分公司的人犯了罪,他這個董事長也是有一定責任的,畢竟代表了冷氏的形象。

    “業務經理現在人在哪?”

    “死了一段時間了,據說是出意外死的,但他家人不信,一直要求辦案人員繼續查下去,但那邊已經結案了。我猜應該是蕭毅然指使的,死了個業務經理不足以消除他心中的仇恨,爵梟,我看蕭毅然遲早還是會再動手的……”

    “爸,你以后出門小心點,盡量少出門,保鏢不是萬全之策。蕭毅然那邊遲遲沒有行動,我想他已經知道我們在暗中等他就范,可這孫子現在倒老實起來了!”冷爵梟心中有些憤怒,有時候真想直接去殺了他一了百了。

    冷祁山吃了一口米飯頗為淡定:“你放心吧,他遲早會沉不住氣,下一次他再行動,我們要來個人贓俱獲。”

    ……

    父子倆在樓下餐廳談論蕭毅然的事情時,在臥室給東方擎發短信的林語嫣卻接到了蕭毅然的電話。

    此時,在第一人民醫院的蕭毅然站在一間病房的窗戶前,他望著樓下的草地,語氣平淡道:“我以為你不會再接我電話了。”

    說實話,林語嫣確實不想接,但一想到冷祁山在書房說過,蕭毅然很可能就是暗殺冷爵梟和冷祁山的主使者,她就忍不住的要打探消息。

    也許從蕭毅然自己的口中可以透露出一些消息。

    “蕭毅然,你和我們全家的恩恩怨怨,你想要什么樣的方式了結?”

    她的話讓他輕笑出聲:“語嫣,我們當面談吧,我媽想見你一面。”

    林語嫣拒接道:“見面還是免了,我和你媽沒什么好談的。”

    他的聲音頓時變的低沉失落:“其實我已經猜到了你不會見她。我也跟我媽說了,你不會見她的,可她還是讓我來給你打電話,即便是她的最后一次見面,你對她又不會有憐憫之心。”

    蕭毅然的話有點別的意思,林語嫣下意識問道:“你媽怎么了?”

    “她住院了,時間不多了,醫生已經下了三次病危通知書,她現在連話都說不利索了,還說著要見你……可憐的老太太。”

    原來是生病了,林語嫣心下覺得有點發沉。

    蕭毅然的母親張美鳳曾經是她的婆婆,雖然年代久遠,可如今聽到她快要離世,林語嫣還是覺得有些突然。

    雖然對蕭毅然這個人早已經沒有任何評價可言了,可對他的母親,林語嫣心里多少還是有點尊重的,至少是她的長輩。

    她不禁想起當年和蕭毅然新婚時,張美鳳對她還是很好的,只不過后來有了些典型婆婆愛挑剔的毛病。

    “她為什么想見我?”林語嫣問道。

    蕭毅然說的平靜:“我媽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也許她想念你過去的好吧,林語嫣,我不會求你的,如果你還念當年的一絲婆媳之情,就在她離世前見見她,不要讓她帶著遺憾離開這個世界。如果你鐵石心腸不想見她,我也會如實相告,讓她不用再痛苦的盼下去……”

    “你別說了!把她所在的病房號告訴我,我會去見她的,但我希望不用看到你。”這是她的唯一要求了。

    他道:“行,你不會看到我,到醫院了你給我打個電話。”

    結束前,蕭毅然把病房號告訴了林語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