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6章 我快死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6章 我快死了

    半小時后,林語嫣出門了,她還帶著龍花龍月一起去醫院了。

    出門前,她沒有跟冷爵梟說去見誰,她怕冷爵梟誤會她什么,畢竟她去見的人是蕭毅然的媽,是她的前婆婆。

    雖然是蕭毅然的媽,可將死之人在臨死前的愿意,她作為晚輩還是不想讓老太太帶著遺憾離開。

    四十五分鐘后,林語嫣她們到了第一人民醫院。

    等她們一到醫院,蕭毅然暗中安排好的眼線就匯報給他消息了。

    坐在病房里的蕭毅然手中握著手機說了一句話:把她們都解決了。

    十分鐘后,林語嫣不會知道當她走進病房后才一分鐘,在病房門口的龍花龍月就被一個穿著病號服的‘發瘋’男人在暗中扎了毒針。

    站在門口的蕭毅然保鏢正是幫兇。

    林語嫣剛和躺著的張美鳳說了不到幾句話,她聽到病房門外的吵鬧聲就想出去看,因為她聽到了龍花龍月的聲音。

    她剛轉身要走,張美鳳就痛苦說道:“語嫣!我的好兒媳,你別走……”

    林語嫣回身寬慰道:“阿姨,我不走,我很快就回來,我去看看門口怎么回事……”

    “語嫣,你快過來,阿姨快不行了……你一走,阿姨怕再也見不到你了……”

    這時候,病房門口的聲音也漸漸小了,林語嫣左右為難,想想還是先在病房里待著吧,如果張美鳳真突然離世了,她要是沒送到就白來了。

    “阿姨,我在,你放心吧,你有什么話要對我說,我都聽著。”

    張美鳳拍下了被單示意她坐下,林語嫣也沒拒絕就坐下了。

    很快,張美鳳拉起了她的手說道:“語嫣,你說當年你和毅然要是沒離婚那該多好,我就可以抱上你們倆的孩子了……”

    說著說著,張美鳳的淚止不住的往下流。

    “都過去這么多年了,阿姨,這些我們都不要再提了……”她和蕭毅然那都是猴年馬月的事情了。

    突然,張美鳳趁林語嫣不注意,她那只右手猛地襲上林語嫣的手背上,特殊針頭一扎進皮膚,張美鳳用力一按,將針管里的白色麻醉劑全部打進了林語嫣的血液中……

    林語嫣瞪著眼睛不敢置信,不過才兩秒她就感覺一陣昏眩襲來,頓時眼前一黑,隨著兩個字‘阿姨……’剛說出來就滑倒在了地上。

    她甚至都來不及問出一句完整的話。

    “毅然出來吧!”張美鳳起身,快速從抽屜里拿出一張事先準備好的高清相片貼在了病房門的玻璃上。

    給外面造成一種可以看到病房內的假象。

    而站在門口的四名保鏢會攔著醫護人員,萬一他們要查房送藥什么的。

    一直躲在洗手間的蕭毅然走出來了,他走到林語嫣的身邊后直接將她抱起放到了沙發上。

    張美鳳寒著淚說道:“兒子,你知道你這次一走,我們就是永別了!媽舍不得你……”

    蕭毅然從沙發底下拿出一個黑色的袋子,拉開拉鏈,從里面拿出一套病號服,還有毛線帽和口罩……

    不出十分鐘,他快速將林語嫣偽裝成了一個化療后期的癌癥病人。

    她頭上被戴著毛線帽,臉上戴著口罩墨鏡,穿著一身病號服,腳上還穿著一雙暖拖鞋。

    他將輪椅推了過來,將林語嫣抱上了輪椅。

    “兒子,要不我們算了……放過冷祁山和冷爵梟他們父子吧……你爸反正都死了……”張美鳳實在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兒子走上絕路。

    蕭毅然抬眸認真地望著張美鳳,他平靜道:“媽,這件事我們不是已經說好了,我該走了。您保重,兒子不孝不能為您養老送終了!等我見了爸以后,我有臉面對他了,因為兒子會為他報仇的!”

    “等我死了后,您不要傷心,我是去見我爸了。您該打麻將打麻將,想去旅游時就約上你的麻將朋友一起去,我留下的錢足夠過好您的晚年了。”

    張美鳳抽泣起來,兒子對她說的話讓她心痛不已,她抱著蕭毅然不肯撒手。

    蕭毅然強行拉下她的手:“媽!我走了,再不走就麻煩了。”

    事情已經沒了回頭路。

    張美鳳眼睜睜地望著蕭毅然將昏迷的林語嫣推出病房了。

    就像事先說好的那樣,張美鳳拿出準備好的安眠藥吞了下去。

    為的就是當人來詢問時,首先撇清張美鳳與兒子蕭毅然的關系,到時候查到的事情就是,蕭毅然利用自己母親得腫瘤的事情,騙取林語嫣的信任,最后將她綁架帶走。

    張美鳳其實根本沒事,不過就是個小腫瘤,兩天后就能微創手術了,一個月就能出院。

    當發現林語嫣失蹤時,已經是三小時后了。

    冷爵梟從別墅離開后就去公司開了個緊急會議,他一直以為林語嫣去找東方擎了,所以沒有聯系她,不想打擾她安慰東方擎。

    因為別墅里的保鏢說過,看著太太帶著龍花龍月一起離開的。

    這讓冷爵梟比較放心。

    真正引起冷爵梟注意的是丹尼的電話,丹尼告訴他說林語嫣的手機一直沒人接,包括龍花龍月的手機也沒人接。

    接完丹尼的電話后,冷爵梟立刻將林語嫣的手機定位,發現她在第一人民醫院。

    等他和穆天去醫院時,蕭毅然早已經帶著林語嫣乘坐私人飛機離開了……

    ……

    五小時后,林語嫣蘇醒,麻醉劑還沒過,她暈乎乎地看了周圍一眼。

    發現自己被綁在了飛機座椅上。

    她的對面正坐著蕭毅然。

    他一身銀白色的西裝,里面穿著黑色的襯衫和黑色的領帶,一看就知道是價格不菲,很讓人意外的是,他化了個吸血鬼的妝容。

    兩顆尖尖的牙齒露在面外有些陰森,蕭毅然戴著檸檬黃的美瞳十分詭異,他的眼神就像一條淬了毒的蛇精。

    當林語嫣的神志越來越清醒時,她盯著蕭毅然極其無奈道:“蕭毅然,我到底還是太蠢上了你的當,我沒想到你媽也無恥到了這種地步,居然裝病和你一起騙我……”

    蕭毅然抬手就將那兩顆尖牙套拿了下來,他無趣道:“好歹你也夸一下我的打扮,我這吸血鬼的扮相可是為了你,你還記得我們上大學那會兒,你看了一部吸血鬼的電影后要求我扮吸血鬼的事情嗎?”

    “蕭毅然,你別發神經了行嗎?你抓我是為了騙冷爵梟來救我嗎?你知道你綁架我的后果是什么?”林語嫣面對蕭毅然,她就是恐懼不出來,他在她的眼中始終還有一點過去的影子。

    她是真的不相信,他會殺了她。

    “我當然知道后果是什么,我成了罪犯,冷爵梟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叫人來抓我了……林語嫣,不需要你來提醒我。”蕭毅然拿起桌前的毛巾,花了兩分鐘將臉上的妝容擦掉了。

    林語嫣滿眼不可思議:“這到底是為什么?你為什么最終會走到這一步?上次在醫院,是不是你派血紅暗殺爵梟和我公公?”

    他將毛巾隨意丟在桌上,端起桌上的威士忌一飲而盡,他陰測測的冷笑一聲:“不錯,是我。”

    “為什么?”

    她的質問讓蕭毅然輕笑一聲,他也不想解釋,只是繼續給自己倒酒,一杯接一杯的喝。

    林語嫣見他不愿回答也就不再問,她換了話題:“我們要去哪?”

    “去斐濟,我們當年結婚時,你說過要去那度蜜月,后來因為我公司的事情取消了沒去,這回我補償你……”蕭毅然喝著酒,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

    她垂眸不再看他,感慨了一句:“蕭毅然,你真的瘋了……”

    林語嫣的話讓蕭毅然的黑眸頓時暗了幾層,他微僵的表情上漸漸出現笑意,他笑了一聲,這聲笑自嘲而又悲涼:“我不是瘋了,我是快死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