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28章 我嫉妒他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28章 我嫉妒他

    林語嫣望著這個已經得了絕癥的男人,面對他的心情其實并不好,她也不知道蕭毅然這一次是不是真的有所悔悟。

    她的一言不發讓他心里發沉,苦笑道:“你不說話,看來你在心底還是恨我的……也是,如果我是你,我也會恨我自己。”

    蕭毅然一臉頹喪的雙手捂著臉,從未有過的消極。

    “如果我說一點也不恨你,那我就是撒謊,我相信你也不愿意聽到謊言……”

    他猛地抬頭低聲道:“可我愿意聽到謊言!我寧可你騙騙我……語嫣,醫生說我的腦瘤隨時都有可能破裂,我隨時都會死……”

    那雙黑眸里透著無盡的恐懼,此刻的蕭毅然再也沒有偽裝,他完全袒露了自己最真實的一面。

    林語嫣甚至看出他的身體在微微發抖,她心里一驚身體忍不住向他靠近,單腿跪在地毯上,雙手握住了他的手想給予他溫暖和力量。

    當她的雙手碰到他的皮膚時,感受到他的手心冰涼,林語嫣認真地望著他:“不要害怕!我現在就在這里陪著你。”

    如果他真的隨時都會離開,她能幫的也只能是陪伴了。

    生死面前,他和她的那些恩怨可以暫時放一放了。

    蕭毅然此刻的眼睛紅了,他說道:“語嫣,我一直以為我已經不在乎生死了,當醫生告訴我噩耗的一瞬間,我腦子里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你……如果我說從始至終愛過的女人只有你,你可能會不相信。就算你相信我,我知道你也不會在乎了……是我的愚蠢最終失去了你!”

    “過去的事情就別說了,你何必拿過去的回憶折磨你自己。我們今生有緣無份。”盡管對他早已無半點情愛,但面對認識這么多年當初在一個學校畢業的大學同學,林語嫣能說的也只有這些了。

    “語嫣你能原諒我過去的一切錯事嗎?”他的眸色很不安,生怕她不會原諒他。

    林語嫣垂下眼眸沒有看他,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內心的原諒談何容易。

    如果不是因為得知他絕了絕癥,也許她也不會像現在這樣跟他說話。

    蕭毅然急的從她的雙手中抽出手,改為捧起她的臉頰問道:“我命不久已,語嫣你真的要讓我死不瞑目嗎?”

    她平淡地問道:“我的原諒對你來說真的有這么重要嗎?”

    他堅持道:“重要!很重要!你不會理解像我這種已經不知道明天和死亡哪個會先來的人,時刻在面對的是什么……你知道嗎?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活在等死的恐懼中……”

    “毅然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究竟為什么要派殺手殺爵梟和他父親?難道跟我有關?”這一點,她始終想不通。

    她這一問,蕭毅然的眼眸中劃過一絲復雜之色,有憎恨,也有一絲愧疚。

    他頓時往椅背靠去不再看她。

    這時候,林語嫣也從地毯上站起身,她改為坐在了他的身邊。

    就這樣靜靜的陪著他,她相信他會說的,只是需要給他時間。

    五分鐘后,蕭毅然忽然問道:“你餓了吧?我讓空姐給你拿點吃的。”

    “好,謝謝。”

    半小時后,林語嫣吃了點西餐,空姐已經將餐盤收走了,現在又只剩下了她和他兩個人。

    她依然是靜靜的陪著他,也許是因為她沒有給他施壓,讓蕭毅然終于愿意說了。

    聽他講了二十分鐘后,林語嫣終于明白了蕭毅然父親的死因。

    “對不起,聽到這樣的消息我感到很遺憾。”她不禁想起當年蕭毅然父親死的時候,她也陪著他去醫院看過他父親。

    沒想到他父親是被毒藥加速了死亡的速度。

    對于一個本身就已經得了癌癥的中年人來說,被人下毒害死真的很冤也很慘。

    蕭毅然的父親為了保護他們母子倆,還瞞著不說出真相,真是一個隱忍大氣的好父親。

    他父親被人毒死,蕭毅然用自己的方式報了仇。

    但這件事波及到了冷祁山和冷爵梟,還是令林語嫣有些不能理解,畢竟這樣的恨意來的太過綿長,明明就是那業務經理的罪過,為什么連冷祁山都被恨上了?

    “你查到我公公是幕后的主謀?”林語嫣將最想知道的問出了口。

    沒想到蕭毅然卻沉默了。

    “不是?”她又問了一次。

    最終是抵不過良心上的譴責,蕭毅然自己心里的那一關過不去了,他搖頭道:“我沒查到,但那業務經理臨死前說,我父親的死和冷祁山沒有關系,一切都是他所為。”

    這一刻,林語嫣不免在心底有點感激這個業務經理,沒想到這個人在臨死前總算有點良知,沒有亂說話栽贓嫁禍,不然冷祁山真是死無對證說不清楚了。

    心里雖然覺得慶幸,但她不動聲色地問道:“那你相信他說的話嗎?你覺得他會包庇我公公的罪行當替罪羊?”

    “呵,一開始我也這么想……可他死前受盡折磨,我想他應該沒有撒謊,我父親的死可能真的和冷祁山無關。”

    蕭毅然的話讓林語嫣訝異,既然連他都相信冷祁山是無辜的,為什么他還要派人去暗殺?

    她猶豫的眼神被他收進眼底,他冷笑一聲:“你是不是想問,我為什么在相信冷祁山是無辜的情況下還要去暗殺他?”

    “你會說嗎?”

    蕭毅然向前傾靠在桌子上,拿過酒瓶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完后,沉聲道:“誰讓他是冷爵梟的父親,誰讓是冷氏集團的董事長!”

    她眼神微微一愣,將他的話在腦中過了一遍,但不是很能夠理解他的意思。

    “反正我快死了,也沒什么不能說的了。我坦白告訴你吧,這么多年來,我一直深深的嫉妒冷爵梟!我嫉妒他能夠完整的擁有你!我嫉妒你們之間還有一個共同的兒子,我嫉妒他所擁有的一切!我也嫉妒他有一個有錢的父親,冷祁山和冷爵梟這對父子能一直好好的活著,憑什么我父親就要被人下毒害死?憑什么我要承受我父親當年一樣的不幸?我才三十三歲!這個年紀正是男人大好年華的開始……我憑什么就這么倒霉!”

    一連幾個憑什么問的林語嫣啞口無言,這種事情,她又怎么能給出準確的答案。

    蕭毅然的眼神逐漸冷卻冰封,他極其不甘心的低吼:“我不想認命!我想好好的活著!可老天爺對我哪里有一點點的憐憫之情?既然我不能主宰我自己的命!那我就主宰別人的命!我想要冷爵梟和冷祁山死!拉著他們一起下地獄……”

    嫉妒使人變成魔鬼,林語嫣才知道蕭毅然的恨意主要來自嫉妒。

    她清冷地問道:“所以你抓來我就是為了對付他們?”

    他的黑眸中閃過一絲不確定:“之前是這么想的……”

    “那現在呢?”林語嫣眼中升騰起的期待,讓蕭毅然內心像是瞬間被春風輕柔地拂過。

    他有些忐忑地問道:“語嫣,你會陪著我一起去治病嗎?”

    她實話實說道:“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你已經選擇站到了我的對立面。如果我還陪著你去治病,你覺得我在我家人面前會是個什么樣的形象?我老公和我公公會怎么看我?”

    蕭毅然的黑眸頓時黯淡無光,是啊,他綁架了她,怎么還能妄想她會陪著他去治病……

    為了將丑化說在前面,林語嫣繼續道:“而且如果你執意要拿我當人質去威脅爵梟和我公公,我絕對不會配合。我不是第一次被人抓了,爵梟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威脅,你能不能殺了他們還是未知數。還有你腦中隨時可能會破裂的腫瘤,這是你最大的難題。”

    蕭毅然望著她淡定從容的分析著結果,他不禁稱贊道:“你和當年真的是不一樣了,里里外外你都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毅然,我的建議是,等下飛機后你放我離開,你呢就去治病,你抓我來的這件事我們就當從沒有發生過。我不會報警的,希望你也不會再派殺手去暗殺我公公和爵梟,還有,你不要再回來了。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以后會代替你去看望你媽媽。”

    她的這番話說的沒有多少感情,但讓蕭毅然的心卻久久不能平靜。

    他扭過頭偷偷擦了下眼角的淚水,清了清嗓音道:“你好像從一開始就知道我不會真的傷害你……你憑什么會認為我會聽你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