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1章 墓地求生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1章 墓地求生

    兩天后下午三點,天空下著綿綿細雨,天陰沉沉的,還刮著冷風。

    林語嫣和冷爵梟穿著一身黑,手挽手離開了蕭毅然的墓地。

    蕭毅然的遺體是由林語嫣從楠迪國際機場運送回國的,用的是蕭毅然自己的私人飛機。

    為了不在路上耽誤時間,冷爵梟并未親自去接林語嫣。

    冷爵梟選擇了在機場為林語嫣接機。

    之后一系列的喪葬事情,冷爵梟都是聯系了蕭毅然的母親張美鳳作出的安排。

    蕭毅然離世,死者為大,之前的事情,冷爵梟也不可能再找一具尸體算賬了。

    張美鳳在得知林語嫣不計前嫌,還將蕭毅然遺體親自運送回國后,她內心很受感動。

    兒子蕭毅然得了絕癥的事情,張美鳳早已經知道了。

    只是她與兒子在第一人民醫院那一別,真的成了永別。

    由于張美鳳傷心過度,她的腫瘤手術推遲了。

    蕭毅然的葬禮也都由林語嫣和冷爵梟給辦了。

    葬禮結束了,蕭毅然的遺體化成了一盒灰燼永遠埋葬在墓碑下了……

    來參加葬禮的人都陸陸續續離開了。

    匆忙從巴黎趕回國的佟瑤,她剛參加完一場時裝秀。

    蕭毅然的死訊太過突然,讓她完全不敢相信。

    這個她曾經又愛又恨,到后來再也沒有交集的前夫,就突然這么離世了,佟瑤以為她會很高興。

    剛下飛機的佟瑤帶著新助理和司機趕往蕭毅然所在的墓地。

    到達墓地的時候,已經是大半夜了。

    她已經整整二十四個小時沒有睡覺了。

    她就想看看蕭毅然。

    直到她站在蕭毅然的墓碑前,她才相信,他是真的走了。

    蕭毅然的死訊還是林語嫣發短信告訴她的。

    作為蕭毅然的第二任前妻,佟瑤也理應參加他的葬禮。

    此時此刻,佟瑤穿著一件黑色的長款大衣,戴著寬沿帽,一臉蒼白的站在墓碑前,她的眼睛一直盯著蕭毅然年輕的頭像照片。

    助理和司機都站在二十米開外的空地上等著她。

    佟瑤站了整整半個小時沒有開口說一句話。

    微弱的墓地燈光顯得周圍寂靜且肅穆。

    蕭毅然的死,讓佟瑤開始回憶她和他之間所有發生過的事情。

    很遺憾,他們倆共同的兒子幾年前就夭折了。

    孩子沒能留下陪著她,想到這一點,佟瑤一直緊繃酸澀的雙眸里突然涌出了淚水,她哽咽道:“蕭毅然,你走了也好,替我早點去陪兒子。”

    她感覺到越來越孤單,她沒有孩子,也沒有愛人,曾經和自己有過深深牽絆的男人蕭毅然,如今也死了。

    最想要的男人冷爵梟,她得不到。

    她和姐姐林語嫣的關系,如今已經惡化到沒有回轉的余地,除了血緣關系,她和林語嫣已無半點情分。

    甚至就連蕭毅然的死訊,林語嫣都沒有打電話告訴她,而只是發了個短信,也許是不想聽到她的聲音吧。

    現實生活中的種種不如意,讓佟瑤開始麻木的投入工作中,她讓經紀人將她的檔期排的滿滿的,只能靠不斷工作和賺錢麻痹自己空虛寂寞的靈魂了。

    “蕭毅然,你的前半生恐怕除了林語嫣,你再也沒有愛過任何女人,臨死前由林語嫣陪著你,你是不是死也瞑目了?”佟瑤落淚冷笑問道。

    她知道他已經無法開口回應她了,但心中的那些話,她還是想全部說出來。

    “如果不是當年林語嫣失蹤找不到了,你恐怕也不會娶我吧?從始至終我就是林語嫣的替代品!你對我從來都不是真心的,就連我在懷孕期間你都背著我跟陸小桃那賤人偷腥,一個還不夠,你還找年輕的嫩模玩,你以為我在懷孕期間不知道是嗎?”

    佟瑤的眸色突然變的冷冽陰寒,她激動的控訴道:“其實我都知道!我不過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以為你總會改變……可惜,你背著我依然換不同的女人,你沒有任何改變!是我當初瞎了眼才會嫁給你這種人渣,果然當人渣是有報應的……你死了,我的世界也就清凈了。你和賤人陸小桃就去陰間作伴吧……”

    這時候,她感受到背后傳來的異常,佟瑤猛地轉身望向二十米開外的助理和司機,他們瞬間倒在的地上……

    “小王!”佟瑤先喊了司機,她踩著高跟鞋急匆匆地走過去了。

    她邊走邊喊:“你們都怎么了?”

    女助理就倒在司機的身邊,也完全沒有反應。

    等到佟瑤蹲下去搖司機和女助理時,發現他們都閉上了眼睛,仔細一看,看到他們的心口都在滋滋冒著鮮血……

    她驚嚇地瞬間癱坐在地上,慌忙恐懼地抬起頭:“是誰?”

    司機和女助理現在的情況不知道是受傷昏迷了,還是已經死了,佟瑤想都不敢想。

    在不遠處的一處墓地背后走出來一個男人,男人逆著燈光走來,雖然看不清他臉上的容貌,但從他的形體和輪廓上看,佟瑤還是認出了他。

    “怎么可能……不會的……你是人是鬼?”佟瑤嚇的魂都快沒了。

    本來她是不迷信的,不相信世界上有鬼魂這種東西,但現在她身處墓地,出現的人又是她認為已經死了的人,她渾身冰涼,腦子里一片空白,身體因為害怕僵在了原地。

    不到半分鐘,男人慢慢踱步到佟瑤的面前蹲下,他手上握武器,上面裝了消聲器,佟瑤才沒有在第一時間內聽到聲音。

    男人的左臉上有道長長的疤痕,已經是恢復后的舊疤痕了,顏色比他自己的膚色要暗很多,像是曾經被什么樹枝給劃傷的。

    “老婆,一段時間沒見,你有沒有想我?”失蹤至今的百里玄就這樣突然出現在了佟瑤的面前。

    佟瑤一聽聲音真的是他,百里玄微微移動,燈光照清他臉上陰森可怕的笑容時,她本能地求饒道:“老公!我求求你不要殺我……我以后一定聽你的話好不好?我一定會乖乖待在你的身邊……你不是說想要兒子嗎?我給你生!好不好?”

    她的聲音很顫抖,隱隱帶著恐懼的哭腔,為了顯示出自己的誠意,佟瑤改為跪在了百里玄的面前。

    百里玄盯著她的眼睛笑的陰冷:“你想不到吧,我還活著。”

    他想起自己明明沒死被佟瑤活埋在野山嶺的事情,恨不得現在就殺了她!

    “我錯了!老公我真的錯了!如果不是你逼著我要去參加什么俱樂部,還不準我離婚,我真的不會對你痛下殺手的……我真的是逼不得已啊!你相信我好不好?”佟瑤已經痛哭流涕,她在心里腸子都悔青了,為什么當初沒有在埋他的時候狠狠扎他幾刀?

    為什么沒有讓他死透!

    現在他居然活著回來了……

    百里玄微瞇著眼睛望著她,那握在右手的武器輕輕滑過她的臉頰,他輕聲問道:“你說,我該拿你怎么辦?是繼續和你作對逍遙快活的夫妻呢?還是直接殺了你?”

    求生是每個人的本能,佟瑤更是不例外,她含著淚求饒道:“老公,原諒我這一次!我真的知道錯了!如果你跟我好好一起過,不逼著我參加什么游戲,我不會和你離婚的……”

    “好!我答應你,這件事,以后我不會再勉強你了,我們好好在一起生活,你早點懷上我的兒子,讓我父母高興高興。我失蹤這么久,二老該擔心了。”百里玄瞬間站起身還收起了武器。

    佟瑤一臉不敢置信,沒想到他這么輕易就答應了,她心里惶恐不安,眼底全是忐忑,就怕百里玄的話有詐,怕只是暫時騙她的,回頭還要暗殺她。

    這種等死的滋味讓她的精神很崩潰,她跪在地上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辦。

    “快起來!你身邊死了兩個人,還不幫我一起把尸體給拋了?難道等著別人來抓你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