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33章 特殊耳釘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33章 特殊耳釘

    歐陽蹙眉說的有點憤慨:“只可惜,杜子康和趙剛沒有任何通話記錄!杜子康被帶回去審問后沒有什么結果,杜子康和趙剛當時交易時很可能是現金,而且趙剛死的時候,杜子康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據。據我們的線人提供消息說,顧影川身邊的這個司機真是很不簡單。”

    “呵,看來顧影川也找了個有用的人。”冷爵梟眸色暗沉,心里想著該如何從顧影川身上著手找證據。

    可惜,現在的顧影川好像突然間聰明了起來,辦事一絲不茍,就連冷爵梟暗地里派出去的陌生美女保鏢也不管用了。

    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顧影川甚至都不再去夜店豪擲千金了,現在他已經是通天電子集團里掛名的太子爺,他老爹王宣德不惜撥出十億給這個太子爺投資房地產,這件事王佳敏氣得發抖還打過電話來跟冷爵梟控訴。

    冷爵梟當時只能告訴她,讓她穩住心態,想要將陳小英母子三人趕出通天電子集團沒那么容易了。

    畢竟,王宣德已經對顧影川和顧穎作了親自鑒定,確定是他的親生兒女。

    在心里一直重男輕女的王宣德,要不是因為去世的妻子張玉芬年輕時因為身體受損不能再生,他肯定不滿足只有王佳敏和王佳倩這兩個女兒。

    女兒終究是要嫁人的,王佳敏再怎么有能力,王宣德也不甘心將他年輕時打拼下的公司將來送給一個外姓男人。

    自從顧影川將王佳敏是女同的消息偷偷派人放給王宣德后,父女倆又發生了一次大的爭吵,父女關系已經降到了冰點。

    此時的車廂里很安靜,穆天和歐陽都不敢打擾冷爵梟的思緒。

    林語嫣拿出新手機看了下時間,她道:“爵梟,四點我就要去思辰的律師事務所開會,我就不陪你回公司了,我們晚上見吧。”

    冷爵梟回神,若有所思地望著她:“我就不明白了,蕭毅然死后的遺產為什么還會和你有關系?看來他是真的很愛你……”

    “你別瞎想了,人都已經不在了,咱們以后還是盡量不要提到他。”林語嫣其實也很詫異,當冷思辰打電話告訴她要求她去參加遺囑聽證會時,她都驚了。

    蕭毅然這個人,她都有些看不懂了,他的遺囑,她居然也有份!

    她不是他的親人,她只是他的前妻,而且他和她的關系在后期都已經是仇人了,怎么還會將她的名字安排在他的遺囑名單內?

    好笑的是,蕭毅然居然找了冷思辰作為遺囑公證人。

    而冷思辰在電話里也說的好笑,他說,雖然他很討厭蕭毅然,但作為一名職業律師,不會拒絕任何客戶的錢。

    不過他也說了,能接受蕭毅然的委托,無非就是因為遺囑里的名字有林語嫣。

    “前夫留給你的錢,你準備怎么花?”冷爵梟問的有些隨意,但語氣中透出來的寒意和酸氣,就連穆天和歐陽都明顯感覺到了。

    林語嫣笑了兩聲,主動挽住他的手臂說道:“老公,你放心,蕭毅然留給我的錢,我一分都不會花的,如果法律文件上允許由我自己支配這筆錢,我就將錢都送給他媽媽。我只花你的錢。”

    冷爵梟那張緊繃的面部線條頓時柔和了不少,他故作高冷地望向車窗外:“這還差不多。”

    她笑著湊上前親了下他的臉頰:“爵梟,謝謝你昨晚上送我的耳釘,我戴著它好看嗎?”

    林語嫣已經將一邊頭發勾起,耳垂上是一副字母不對稱的耳釘,冷爵梟告訴他是亞撒名字的縮寫,她自然是非常高興的戴上了。

    他伸出修長的手指摸了下她的一只耳垂,眼底暗了一層,想了想還是坦白道:“我不想騙你,我實話告訴你吧,這副耳釘是我專門在國外的一家高科技電子產品公司專門為你定制的,其實它是納米技術的定位芯片,我希望你一直戴著它!永遠不要拿下來!讓我能夠快速找到你,我心里才感覺踏實。我希望不會讓你感覺我是在監視你。”

    林語嫣驚訝地摸上自己的耳垂,原來小小耳釘內有乾坤啊!

    心里自然有點不舒服,她的行蹤,冷爵梟可以隨時掌控,確實有點像被隨時監控了。

    但一想到出事的總是她,她嘆氣道:“我不怪你,如果這樣能夠讓你安心,我愿意這么……”

    話還沒說完,冷爵梟已經激動的將她一把拉過抱進懷里,薄唇覆蓋在她的雙唇上,完全不顧坐在前面的穆天和歐陽。

    穆天和歐陽立刻裝成了瞎子,眼神就死死盯著前方不敢有任何余光飄向后座。

    林語嫣害羞了,雖然穆天和歐陽都已經很熟悉了,但當著他們的面和冷爵梟親熱,她還是會很不習慣。

    就在冷爵梟忘情地將手往上移動時,她驚得使勁推開了他。

    他離開了她的雙唇,但還舍不得放開她,大手依然攬著她的腰肢,說的直白坦蕩:“沒想到,我即便是失憶了還是對你上癮……”

    她有些緊張地望著他,希望他不要再說出讓她害羞的話了,拜托,這里可不是他們的私人臥室啊!

    “語嫣,二胎計劃要提上行程了。”他的黑眸直勾勾地盯著她,眼底是掩蓋不住的期待。

    林語嫣低下頭說道:“以后再說……你現在都失憶了,那感覺都不一樣了……”

    其實她說的是,想生二胎的心情不一樣了,可冷爵梟卻是誤會了,他挑眉問道:“感覺不一樣?是誰昨晚上對我連聲求饒?”

    “你!閉嘴吧!真是什么話都敢往外說……”林語嫣又氣又惱,紅著一張臉推開他不再理他。

    冷爵梟的笑聲太有穿透力,低沉好聽,還透著張狂,他掃了眼穆天和歐陽問道:“喂,你們倆都老實告訴我,最后一次和女人有關系是什么時候?”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