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51章 五味陳雜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51章 五味陳雜

    出了商場的林語嫣,有些百無聊賴,她一個人走到大街上有點落寞,這是她回來后第一次有種不想回家的感覺。

    如果回到別墅,兒子亞撒不在,在家的卻是老城冷酷的丹尼。

    老公冷爵梟跟她冷戰,電話不接,短信不回,完全把她當成了空氣。

    她突然有種無家可歸的感覺……

    拿出手機看了看,發給冷爵梟的短信在十分鐘前就已經發出了,可他還是沒有理她。

    每一分每一秒都變的那樣難受。

    她不想回去,當初溫馨充滿愛的家如今有點支離破碎了,她心有余而力不足,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改變家庭的現狀。

    樂悠悠現在是忙著和冷思辰談戀愛,估計也沒時間聽她的那些嘮叨了。

    林語嫣想到了母親王彩霞,當即給母親打了電話,過了好半天母親才接電話。

    “喂,語嫣,媽已經睡了,有什么明天再說好嗎?”

    這還是第一次聽到母親接電話這么敷衍和倉促的,林語嫣說了聲好就掛了電話。

    但掛了后林語嫣心里越來越覺得不踏實,她擔心母親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可能是發燒了?

    而且現在才幾點,這么早就睡了?

    她想起母親在發燒感冒時,經常是吃點藥就扛著過去了,小時候條件不太好的時候,母親是擔心去醫院花錢,但現在錢已經不是問題了,母親還是改不了這個習慣!

    林語嫣當即決定回郊區的別墅看看母親,自從亞撒消失被丹尼占領精神世界后,王彩霞對這樣的外孫也頗為失望,總之就是不太習慣與丹尼相處,她就暫時搬回自己的別墅居住了。

    她倒是不擔心王彩霞的安全問題,因為現在母親身邊都有隨身保鏢了。

    但保鏢都不會進屋的,都只是輪班守在別墅外的,萬一母親發燒了也沒人知道。

    沒多久,林語嫣就打了一輛出租車直接去郊區了……

    ……

    差不多兩個小時后,林語嫣才到了郊區的別墅。

    她用密碼打開了院子前的電子大門,剛走進去就感覺靜悄悄的,她沒看到一個保鏢,頓時覺得有些奇怪。

    林語嫣立刻撥打了帶隊保鏢的隊長電話,很快隊長就接了:“您好,太太。”

    “院子里怎么沒有人?你們都去哪了?”

    隊長恭敬道:“老太太在一個小時前就告訴我們今晚不必守夜了,我和其他人都在宿舍里。”

    就在離別墅不到五分鐘的一處別墅里,里面住了十名保鏢,別墅也是當初冷爵梟給買下來的,為了方便保護王彩霞而買的。

    “原來是這樣,那沒事了,你們早點休息吧。”

    電話掛了后,林語嫣就輕手輕腳的去開別墅正門了,她有鑰匙就直接打開了。

    萬一母親是真的睡了,她怕吵到母親,走進客廳后連拖鞋都沒穿,她踩著襪子直接上樓了。

    林語嫣打算今晚就睡在這里不走了。

    在小心翼翼地走進自己房間后,將雙肩包和手包全部放在了木地板上,還來不及換上睡衣就去母親房間了,通常情況下,母親的房間都是不鎖的。

    她就想確定下母親身體無恙,那她就能放心回房間睡覺了。

    等林語嫣輕輕扭轉門把手后,她無聲地走進了房間,臥室前是一個小小的客廳,她看到臥室的門虛掩著,里面還有燈光,原來母親還沒睡……

    她臉上剛出現的喜悅很快被房間里傳來的曖昧聲音給震住了!

    林語嫣僵在原地不敢往前,男女之間的那種事,只要聽個幾秒鐘就能知道了。

    “萬國啊你真的太猛了……阿姨真要受不了了……啊……”王彩霞的聲音喊得很大聲。

    “什么阿姨!你在我心里頂多算是大姐姐,彩霞姐沒想到你這年紀還這么美,我怎么親都親不夠……”

    金萬國的聲音讓林語嫣腦子一片空白,渾身起雞皮疙瘩,她像是被人直接一拳給打蒙了。

    男人的聲音,她自然是聽出來了,他就是去世陸小桃的表哥金萬國,當初她和唐文軒去參加葬禮的時候,這個男人還向她敲詐勒索呢……

    那副貪婪嘴臉,至今想起來記憶猶新。

    她萬萬沒想到自己的母親居然和這種渣貨混在了一起!

    林語嫣的頭皮陣陣發麻,隱隱有股反胃不舒適感,親身撞破母親跟男人行房事的瞬間,原來是這種五味陳雜的感覺。

    她的臉頰尷尬的滿臉通紅,那臥室里傳來羞人的大動作聲音,令林語嫣最終沒有勇氣沖進臥室將萬金國趕出去。

    幾乎逃野似的離開了,在臥室里大戰的王彩霞和金萬國一點也沒有察覺到曾經有人站在了客廳。

    今晚是待不下去了……

    林語嫣一臉茫然有點六神無主,她背起雙肩包,拿起手包直接下了樓,由于她一直穿著襪子走在地板上,一點大的響聲都沒有,從她來到離開,王彩霞和萬金國全程都沒有發現。

    走出別墅關上院子上的電子大門后,林語嫣依然覺得有種活在夢里的感覺。

    她實在想不通母親怎么會和萬金國在一起了,他們什么時候開始的?

    像萬金國這種人一定是有目的的接近她母親,不然以母親這樣的歲數了,怎么可能找到比自己小二十幾歲的男人談戀愛呢?

    “呸,說談戀愛還真是侮辱了這個詞,金萬國一定是看上了我媽的錢……”林語嫣背著包疾走在路上,邊走邊自言自語。

    這種棘手的事情讓她手足無措。

    其實她也能夠理解母親,她長期獨居,自從和她繼父劉國富離婚后,她就沒有再找老伴,林語嫣不免有些自責。

    她一直忽略了母親在情感上的需求,母親也是女人,雖然青春不再,但也是需要男人的呵護,說的直白點,可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還有那種生理需求,她要是早知道母親真的想找個男人,她就該主動提出……

    到現在讓金萬國這種人趁虛而入,反倒是讓她頭疼不已。

    林語嫣強迫自己往好的方面去想,也許母親和金萬國的關系也僅僅是身體上的,趕緊去給母親物色些好的老伴兒,不能讓母親再繼續孤單下去,說老了就是需要老來伴兒,林語嫣此刻是明白這種意思了。

    她一路心情復雜地走了半小時,等她回過神來時才發現,她已經走在回市里的路上了,往后一看,一輛車都沒有,這里本來就是郊區,車輛稀少,更何況現在都已經很晚了,這大半夜的也不好叫車了。

    望著前方望不到頭的郊區馬路,這一次不會向當初那樣幸運的碰到蕭毅然了……

    一想到前夫的名字,林語嫣心情瞬間有些傷感,沒想到,蕭毅然已經不再人世了。

    早知道他離開的那么早,她當時真不該那么多次對他惡語相向,林語嫣低著頭繼續走著夜路,渾然不知她一個弱女子在這大半夜的路上有多危險,萬一出現壞人呢?

    好在林語嫣走著走著也意識到這樣下去是不行的,既然沒臉再走回到母親的別墅了,那只能回市里了。

    她想了想只能打保鏢隊長的電話了,他們有車,雖然打擾他們休息了,總比叫出租車快多了。

    林語嫣停下腳步,開始從包里拿手機,剛剛拿出手機撥通了保鏢隊長的電話,還沒來得及說話,她的后腦勺就被人一聲悶棍打倒在了地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