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4章 他要離婚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4章 他要離婚

    林語嫣瞬間有種昏眩感,腳步頓時不穩,她這一晃動,唐文軒神色緊張一把扶住了她:“你怎么了?”

    她閉目感到頭疼,情緒太過激動,氣血上涌導致呼吸有些不暢,她無力道:“我沒事……前段時間查出來有點低血糖……”

    他立刻攬過她的腰肢將她扶到了沙發上坐下,林語嫣靠著沙發椅背,不斷調整著呼吸,心跳速度很快,她閉著眼繼續解釋道:“不管信不信,那天晚上的女人真的不是我,我實話告訴你,冷思辰那天晚上也遇上了那女人,他相信了我,相信是有人冒充我。”

    想不到冷思辰的話這么快就應驗了,冒充她的女人到處招惹她身邊的朋友,毀她名聲真是可惡!

    氣的林語嫣當場按著太陽穴,唐文軒聽到她的話,現在無瑕是分析事情的真假,他只是伸手去幫她揉按太陽穴:“讓我來。”

    “不用了……”

    他堅持道:“聽話,你再這樣我現在就送你醫院!”

    送醫院?

    這就太夸張了,她前幾天在樓清寒的醫院剛全面檢查過身體,除了低血糖什么事情也沒有,這要是到了醫院,醫生為了賺錢又肯定是一系列的全身檢查,太費勁!

    她放下了手,同意讓唐文軒按太陽穴了。

    這時候,母親王彩霞拿著鑰匙開門進來了,當她走進客廳時,看到的就是唐文軒和林語嫣挨在一起看來有些曖昧的樣子。

    林語嫣本身心里就沒有愧疚感,她自然沒有刻意表現出故意和唐文軒保持距離,她說了一句:“媽,你回來了。”

    “唐先生也在啊……”

    唐文軒笑了聲:“阿姨,您好!語嫣她頭疼,我給她按按。”

    “恩,沒事,你們忙你們的,我買了點水果,我去給你們切。”王彩霞倒也沒有誤會女兒和唐文軒的關系,她將手里的水果拿進廚房了。

    等王彩霞端著水果盤走出來時,唐文軒和林語嫣已經端坐在沙發上了,兩人一言不發,好像是因為王彩霞的介入,有些不好談話。

    “語嫣,我想起來要去樓下張阿姨家一趟,她上次給我打電話說有事要談,你們年輕人慢慢聊。唐先生,你別客氣,把這里當自己家一樣,水果很新鮮,你多吃點。”王彩霞說著已經走向門口了。

    “謝謝阿姨,您慢走。”唐文軒站起身目送她離開,王彩霞這一走,其實正合他心意,因為他還有話要跟林語嫣說。

    大門關上后,林語嫣望向他說道:“我跟你說的這件事,你要是不相信,你可以去問問冷思辰。”

    “他為什么這么肯定,那女人不是你?”

    唐文軒的問話直擊要害,林語嫣眸色微閃低下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他直接說出了理由:“是不是因為那女人讓他沒有感覺?”

    她本能地抬頭問道:“你怎么這件事的?”

    “看來傳聞是真的……冷思辰的心理醫生看來也是個狐朋狗友,叫徐浪的男人據說在一次賭桌上醉酒,手氣不好輸了個精光,為了押注他不惜出賣了冷思辰的隱私,這件事在那晚的賭友都知道,我不過是圈內朋友告訴我的,我本來以為是個笑話……”唐文軒眼底帶著一絲調笑,對冷思辰有這種隱疾抱著一種嘲諷的態度。

    他的不懷好意讓林語嫣頓時很反感,她不滿道:“思辰有這個病,你看起來好像有點幸災樂禍?身為男人,你沒有一點同情心?”

    就算冷思辰和唐文軒不是什么好朋友,但兩人之間隔著個冷爵梟,也是朋友關系,至于這么挖苦對方嗎?

    唐文軒卻笑的坦率:“他不需要我的同情,而我確實也不同情他,我何必假裝我的善意?更何況你是他唯一的解藥,徐浪這丫可是什么都說了……真替冷思辰不值,交這種嘴風不牢的朋友算他倒霉。”

    聽到他說她是冷思辰的解藥,林語嫣的耳根子都紅了,這種事情可算不上什么榮耀,除了詭異就是大寫的尷尬。

    見她一言不發悶坐著,他再次開口道:“那晚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就當沒發生過吧。語嫣,有些男人不要輕易招惹,后果你承擔不起。酒品不好就不要喝酒了,免得喝醉酒再胡亂親別的男人,如果不是周小溪當時在場,你的這種投懷送抱,我不保證我不會趁人之危……”

    說完這段曖昧的話以后,林語嫣還處在一臉難堪的表情中,唐文軒已經大步走到了門口,他沒有回頭最后說了句:“我來找你還有另外一件事,我準備和周小溪離婚了,既然她喜歡孩子,我不想耽誤她當媽媽的機會,女人年紀太大生孩子也不好……”

    林語嫣驚得站起身大聲道:“你瘋了?你真要和周小溪離婚?她肚子里還懷著你的孩子呢!”

    他轉身回望著她,語氣平和道:“我了解她,周小溪很要強,她已經知道我的意思,她一定不會留下這個孩子,我和她都不是拖泥帶水的人,既然我和她之間不可能有孩子,現在她還誤會我和你有關系,所以離婚算了,免得夜長夢多。”

    唐文軒的這個草率決定,就跟他當初想結婚時一樣突然,林語嫣張了張嘴,半天也不知道說什么。

    他倒是說了句:“你放心,周小溪那邊,我會解釋清楚,不會讓她誤會你的,你下次見了她,我希望你和她也不會太尷尬。”

    林語嫣捂著額頭不知道還能說什么,她坐下低聲問道:“你是不是認定了那天晚上喝醉酒親你的女人就是我了?”

    他望了她一眼沒有回答,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林語嫣極其無奈道:“連你都不相信我,看來周小溪更不會相信我了!唐文軒,你說那天晚上的女人你看的清清楚楚,對方跟我長的一模一樣?”

    她滿眼的不敢置信,唐文軒定定地看了她很久,見她真的像是完全失憶了般,一點不像作假,他忽然笑起來,笑容卻絲毫沒有溫度。

    “林語嫣,你現在不演戲了真的很可惜……”說完,唐文軒的笑意戛然而止,他頭也不回地摔上門就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