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7章 不能遺忘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7章 不能遺忘

    林語嫣望著丹尼的眼睛,那句殘忍的話終究還是說不出口,她嘆息一聲:“丹尼,謝謝你想幫助我們這個家,可亞撒是我的兒子,我很愛他也很想念他……”

    她的語氣變得開始平和,壓抑的心情中深藏著一絲無奈:“你知道我為什么盡量不去見你嗎?因為我害怕跟你相處,我怕會慢慢喜歡上你的優點,擁有一個很有能力不讓我擔心的孩子真的不好嗎?說實話真的很好,當亞撒出危險的時候,我真的恨不得希望他立刻長大,因為讓一個孩子去承受那些生活中殘酷的一面我不忍心,可我沒有辦法讓亞撒活在童話世界……”

    “我只能讓亞撒面對現實,但我從未想過要徹底改變我的兒子!亞撒應該享受他該有的童年,他小時候已經沒有了我的陪伴,我不希望就連現在他都需要被迫成長!這對他來說太殘忍!你的出現雖然是個意外,但我不希望你一直待在亞撒的身體里不走,我不想和你相處磨合適應,我不想去真的接受你的存在,這對亞撒不公平。”

    這番話讓丹尼眼底的怒氣散去不少,他開始試著去理解林語嫣的心態。

    亞撒是她的兒子,而他只是一個陌生人。

    他確實沒有理由讓一個深愛自己兒子的母親去愛上陌生人當兒子。

    林語嫣走近他,發自內心的感慨道:“不要說人,哪怕是一只會說話的吸塵器,如果跟人呆久了,人對它也會產生或深或淺的感情,更不要說小動物了。而你是人,你有獨立的思想,你還在我兒子的身體里,你覺得我不會對你產生感情嗎?如果我接受了你,亞撒怎么辦?他由誰來保護呢?你說你在保護他,但保護的方式就是讓他在無形中慢慢消失嗎?”

    她的問話沒有咄咄逼人,說的很溫柔,力量卻直擊人心,瞬間讓丹尼不敢再看她的眼神。

    他眼神的躲閃沒有讓林語嫣停止施壓,她壓了壓心底的強烈渴望,盡量說的平靜:“丹尼,我不想說更多的話去傷害你,但我要告訴你的是,在我心中,我的兒子是亞撒,不管你愿不愿意,我愛的人也是他。如果你真的承認我是你的媽媽,我相信你該知道怎么辦。”

    將內心長久積壓下來的真心話說出來后,林語嫣的負罪感慢慢消失了。

    她知道她對丹尼的刻意冷落和疏遠是不對的,但她心中有底線,就算公公冷岐山已經在開始接受丹尼的存在,但她身為親生母親絕對不能再成為第二個!

    亞撒需要被人時刻銘記在心!

    身為母親,她的心要堅強無比,要保護自己的兒子不消失!

    如果讓丹尼感受到來自全方位的愛,他萬一不想再離開了怎么辦?

    亞撒如果被迫消失,而丹尼卻永遠留在了亞撒的腦中了,這對林語嫣來說將會是一場遭難。

    冷爵梟失憶了,讓他對兒子亞撒立刻產生強烈的感情也是太難為他了,你很難去強迫一個生理上有認知障礙情感被迫與人疏離的病人,強迫他去假裝關心一個他已經忘記的家人,這不現實也不理智。

    回憶之所以很重要,是因為它是人與人之間情感關系的紐帶,如果一個人失憶了,忘記了那些該記住和在乎的人,沒有了那些過去的記憶,他該如何去愛?該如何去和身邊的人相處?

    林語嫣離開時的背影異常堅定,她沒有回頭。

    如今的丹尼可以獨自管理整支保鏢隊伍,她還擔心什么?

    丹尼望著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門口,躲在暗處的保鏢們陸續走出來了。

    有四名戴著耳塞的黑衣保鏢大步走向前,其中一名對丹尼說道:“少爺,我們去上面看了,對方用了電子設備,墻壁上安裝了監控。”

    一個花盆還用電子控制,看來對方很怕暴露身份,丹尼眸色一沉說道:“盡快找出這個人,我要當面審問。”

    “是,少爺!”

    ……

    滿心失落回去的林語嫣去了樂悠悠的公寓,樂悠悠已經出院回家靜養了,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現在走路已經可以脫離拐杖慢慢自己走了。

    沒想到等她到的時候,發現冷思辰也在。

    一時間有些尷尬,想到打擾了他們約會,林語嫣提出有事要先離開。

    樂悠悠一把將她拽進客廳,她笑道:“語嫣,你少騙我了!你剛才在電話里還說你沒事了,你別怕,你沒打擾我們,我們正好要吃火鍋,你也一起吃吧。”

    冷思辰就站在樂悠悠的身后,他身上系著圍裙,手里戴著塑膠手套,右手拿著一根大骨頭。

    他面無表情道:“我在處理湯底,你們去臥室聊天吧,等火鍋準備好了我叫你們出來吃。”

    “阿辰!你真好,那謝謝啦!”樂悠悠踮起腳尖親了下他的臉頰。

    林語嫣面色有些尷尬垂眸盯著地面。

    她不由想起在酒會的那場誤會,希望冷思辰是不會再誤會她了,她也希望冷思辰和樂悠悠就這樣好下去……

    就在林語嫣的思緒中,她的手臂被樂悠悠拉走了,冷思辰也轉身走進廚房了。

    在臥室里,樂悠悠和林語嫣拉著講了一堆這兩天的事情,都是冷思辰帶著她去到處吃吃吃的約會。

    樂悠悠一臉幸福模樣,瞬間也感染了林語嫣,她替樂悠悠感到很高興,她問道:“悠悠,你和冷思辰什么時候結婚?”

    如果樂悠悠和冷思辰結婚了,冷思辰的心會不會就此安定?

    也許等婚后,關于冷思辰的隱疾也就治好了。

    林語嫣的話讓樂悠悠顯示愣了好一會兒,她僵著臉回道:“他說了,如果他的隱疾治不好就不結婚,他不想讓我守活寡……”

    “那你是怎么想的?如果治不好,你們就一直這樣下去嗎?”

    林語嫣的話讓樂悠悠原本面有難色的表情更添幾分別扭,她揮揮手說道:“咱們別聊這個話題了!我自己都還沒想明白呢,說說你吧,你和冷爵梟就這么一直打冷戰下去嗎?”

    “沒有打冷戰,只是不主動聯系,他現在在治療失憶癥,我也不敢耽誤他治病……其實我向穆天提起過一次,我也想出國陪著他們,可穆天說了,爵梟還不想見我,也許他是想等治好了再來找我吧。”林語嫣的眼底很幽暗,但能夠看出她心里的痛楚。

    雖不至于難受的放肆大哭,可那種想哭無淚的無奈感才是最折磨人心的。

    樂悠悠一手搭過林語嫣的肩膀寬慰道:“你放心吧,就憑你和冷爵梟的感情,你們倆一定會和好如初的,說難聽點,哪怕他無法再恢復記憶,你們再談一次戀愛不就好了……”

    “你說的可真輕巧,現在別說談戀愛,他不要動不動懷疑我就好!你是不知道,他現在和我剛認識他的時候沒什么差別,一會兒懷疑我和白景瑞,現在又懷疑我和東方擎,也許我該和所有的男人都斷絕來往,他才會相信我的清白。”林語嫣說的很平靜,但眼神卻是滿滿的自嘲。

    “男人嘛,在乎你才吃醋,他現在失憶了,我猜他心里很沒有安全感,對你們之間的過去完全沒有記憶,對你的信任感自然就降低很多。你多包容些吧,現在的他和過去不同,給他點時間吧……”

    樂悠悠的話輕語潤無聲的落進林語嫣的心里,讓林語嫣之前受到的委屈瞬間消散了不少。

    “謝謝你悠悠,其實我在心底已經原諒爵梟了,等他回來后,我會和他好好談一談,到時候真希望亞撒也已經回來了,我真的很希望一家人可以開開心心的在一起。”林語嫣眼底的滿心期盼,讓樂悠悠在不經意間也流了淚。

    “語嫣,會的,亞撒一定會回來!冷爵梟也會恢復記憶!讓我們都往好的方面去想吧……”

    ……

    此時此刻,遠在國外的一家私人醫院里,冷爵梟剛剛被推出手術室,他已經完成了微創手術。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