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78章 手術成功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78章 手術成功

    之前,冷爵梟的失憶癥終于查到了病因,是因為他腦中有一粒血管瘤壓迫了他的中樞神經系統,才導致他突然失去一整段記憶。

    當時在國內還沒有很先進的技術可以查到,而且國外的主治醫生告訴冷爵梟,他腦中當時的血管瘤在初期不易被發現,但這種血管瘤受到強烈刺激后會迅速瘋長,如果不加以控制消除會影響他今后的思想行為方式。

    就連微創手術的特殊儀器也就在一個月之前才研發成功,冷爵梟很幸運,他是第一批使用的病人。

    這次手術也很成功,冷爵梟被推出手術室后很快送到了病房,他的頭頂只有極小的一個疤痕,休息一周就可以出院了,主治醫院說了,不出意外的話,他的記憶會在一個月內逐漸恢復。

    這會兒病房內,冷爵梟的麻藥還沒過,他還在昏睡中,但病房里已經多了一位探病的客人。

    穆天請前來探病的權銀龍坐到了沙發上。

    “權先生,你的消息很靈通,你居然這么快就查到我們了。”穆天給權銀龍泡了一杯咖啡放到了茶幾上。

    權銀龍掃了眼冷爵梟后問道:“你們在這里手術,林語嫣怎么沒有來?”

    穆天眼神微閃面露難色道:“是冷總不讓太太來的。他們之間還有點間隙……”

    “是上次東方擎的事情嗎?”權銀龍問的倒也直接。

    說起這件事,他其實內心很自責,后來一直給林語嫣打電話,她不再接他電話了。

    權銀龍知道,是他嘴快將東方擎親林語嫣的事情給說漏嘴了,才導致冷爵西和林語嫣發生了大矛盾。

    尤其冷爵梟現在失憶了,脾氣上有了變化,尤其感情上的事情處理起來比過去直接冷酷。

    權銀龍之前不知道冷爵梟失憶的事情,他也是在查到冷爵梟所在的醫院后,才得知了情況。

    穆天望著權銀龍點了下頭沒再說話。

    兩個男人坐在沙發上沉默了好一會,沒過多久,冷爵梟漸漸轉醒。

    醒來的第一眼就看到了權銀龍,他的嗓子還有一點沙啞:“你來有事嗎?”

    權銀龍眼底帶著一絲關心:“你感覺怎么樣?身體有沒有什么不舒服?”

    冷爵梟想坐起身,穆天立刻起身去扶他。

    等冷爵梟坐起身后回了一句:“沒感覺,倒是有些破碎的片段想起來了……”

    穆天一聽激動道:“冷總,這么快記憶就開始復蘇了?”

    “沒那么快吧?不過動完手術后,我再去想之前的事情,頭不會感覺疼痛了。”冷爵梟拿過柜上的一杯水喝了兩口。

    此刻,權銀龍神色開始變得嚴肅起來,他說道:“我這次來確實有事情,我已經查到了死亡社社長的真實身份,他叫柳中庭,是位古董商人,我知道他一直在暗地里查我的消息。如果我猜的沒錯,他應該也已經知道我的存在了……我是來提醒你,上次我帶林語嫣他們去救你們出來,這件事柳中庭一定會想著要報復,你們以后小心點。”

    冷爵梟不禁冷笑出聲:“也是,上次為了救我,讓他損失一批階下囚,甚至連小島的位置都暴露了,不知道國際刑警那邊查得怎么樣了?”

    “晚了,等我查到柳中庭時,他早在兩星期前安排好了一切,辦案人員已經抓了他的替死鬼,那名替死鬼認下了所有罪行,被關進監獄沒多久就自殺了,據說是奪了獄警的武器。柳中庭將自己金蟬脫殼,現在又在暗中開始要對付我們,我們不該掉以輕心。”權銀龍的眉宇之間全是嚴峻。

    “抱歉,讓你也深陷麻煩中了。”冷爵梟真誠地道歉。

    權銀龍站起身笑道:“我們之間就不必客套了,既然當初我選擇幫助林語嫣,我早就想到了會有這么一天,只是沒想到柳中庭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查到我,看來他比我想象中還要聰明。我用了這么多馬甲卻還是被他揪出來了,我想他不會直接派殺手來暗殺我們,他這個人最喜歡玩的就是死亡游戲,最喜歡考驗人!”

    “冷爵梟,我先回去了,話我也已經傳到,等你回國后我們經常手機聯系吧,柳中庭這件事,我們必須聯手對付他才行,我有一種猜測,他很可能會主動聯系皇甫少華這個人,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冷爵梟正色道:“行,回去后我也會全面部署,你也小心點。柳中庭身為古董商人,我猜他的錢來的一定有問題,我們可以從他的資產下手,有必要聯手國際刑警就絕對不要浪費。”

    權銀龍打了招呼后就離開了病房,穆天將病房門關上后,冷爵梟立刻道:“穆天,你安排下,我們明天就出院回國。”

    “冷總,醫生說要留院觀察一周才能出院,時間這么趕對你……”

    冷爵梟揮手阻止他說下去:“權銀龍的話你也聽到了,柳中庭可不會等我恢復好了再動手!語嫣和孩子都在國內,我必須盡快回去,不然我不放心。你不用多說了,我的身體我自己心里有數,你快去安排吧。”

    穆天滿眼糾結,最終還是點點頭去安排了。

    等他離開后,冷爵梟拿出手機給林語嫣發了個短信:明天我回國,到時候我們見面好好談一談。

    ……

    自從林語嫣收到冷爵梟的短信后,連續十個小時內,她都處在興奮又有點擔心的狀態。

    她本來想給他回電話,看他只是發了個短信,猜到他可能并不想說話,林語嫣就給穆天打了電話。

    從穆天的嘴里才得知冷爵梟作了手術,現在還在醫院。

    聽到微創手術很成功,一個月內就可以恢復記憶,林語嫣當場高興的將消息告訴了母親王彩霞和公公冷祁山,先讓他們得知,免得他們擔心。

    等到了她與周小溪見面的時間,林語嫣前去赴約了。

    她知道,周小溪對她的誤會,她必須出面去解釋清楚,至于能不能相信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唐文軒把陌生女人誤認為她以后,林語嫣一直在試圖聯系東方擎,想從他的口中得知是不是還有另外整容女的存在。

    可東方擎沒有回她的電話,他只是回了一條短信,說身體不舒適不想跟人聯系。

    一向身體好的東方擎,這次突然生病,林語嫣本來想去看望他,但東方擎的秘書珍妮告訴她,說老板不想見任何人。

    林語嫣也就沒有再勉強,她跟珍妮要了東方擎在市里的現住址,然后在網上訂購了水果和花派人送了過去,身為朋友,她人不能過去,但探病的禮物還是可以送過去。

    當年東方擎在她燒傷毀容時常伴左右,現在他生病了,該有的關心還是要有的。

    既然他不想見人,就尊重他的選擇。

    其實對于林語嫣來說,不見面反倒是松了一口氣。

    如今她和東方擎的關系不像過去那么單純了,東方擎將那層窗戶紙揭開后,林語嫣再面對他時已經有些尷尬了。

    在她的心里,她已經意識到她快到失去東方擎這個好朋友了。

    愛情和友情的界限必須清楚,當友情在另一方發生了改變,這段友情維持起來也不再變得這么容易。

    友情里最忌諱的就是曖昧,更何況林語嫣已經結婚了。

    為了讓冷爵梟今后更加的有安全感,她在心里已經決定,能夠不聯系那些男的朋友,盡量不再聯系。

    她想不到她這已婚的身份,還會讓東方擎他們有所期待,林語嫣不禁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也許她就不該再有男的朋友。

    想法雖然極端和狹隘了點,但為了冷爵梟,她愿意為他改變。

    也為了讓這些男人們徹底的放下她。

    有時候,她真的想不通,她究竟有什么值得他們這樣喜歡。

    難道男人就是天生的犯賤?別人的老婆總是更好的?

    林語嫣獨自等在咖啡屋已經整整一個小時了,而在約定好的時間里,周小溪并沒有出現。

    當她準備主動聯系周小溪時,手機就在這時候響了,是唐文軒打來的。

    他在手機說讓林語嫣不用繼續等周小溪了,醫院給他打了電話,說周小溪在路上出了車禍,說她撞傷了額頭,肚子里的孩子也沒了。

    聽到這個糟糕的消息,林語嫣立刻跟唐文軒說道:“她現在在哪家醫院?我去看望小溪……”

    但被唐文軒拒絕了:“語嫣,還是算了吧。她剛失去孩子,現在情緒還很激動,你不適合現在去見她。”

    林語嫣想到周小溪還在誤會她和唐文軒,冷靜下來后覺得唐文軒的話有道理,就沒有再要求見面。

    電話掛了后,林語嫣付了咖啡錢就離開了。

    她剛走出咖啡店,迎面撞上急沖沖走來的高大身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