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84章 手機密碼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4章 手機密碼

    第二天一早,冷爵梟將臥室窗戶上的窗簾給打開了。

    當自動窗簾緩緩打開時,室外的陽光照進臥室,昨晚的雪已經化了,天氣很好,是個大太陽。

    他一身小麥色的肌膚泛著健康的光澤,長期保持健身的他看起來比同年齡年輕了十歲。

    一張完美的俊臉上揚著一絲愉悅,他伸出手指輕輕滑過林語嫣的臉頰,這張女人臉雖然和過去完全不同,可她還是當年的她,當年的林語嫣就是因為他的原因才被夏天和阿杰抓走的。

    那些關于她痛苦的經歷,其實他每一次想起來,心都會疼的窒息,為此也一直有虧欠感。

    只是他從未在她面前表現出他的痛楚,他想讓她徹底忘掉過去這段痛苦的經歷,所以他從未主動去提起。

    林語嫣在他們婚后不久的那幾天里,她告訴過他,說她還被夏天和阿杰關在牢房時,林語嫣當時每天都會祈禱,祈禱神明能夠讓她活著離開,那是她已經懷孕七個多月了。

    只有她還活著,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有機會生下來,才有機會健康成長。

    林語嫣告訴他,當時的她向不同宗教的神明祈禱,說只要讓她和孩子都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她發誓今后的余生里都不會害人!

    她會始終如一的當個好人,會盡量寬恕別人的所有過錯,成為一個心中沒有仇恨的人。

    因此,他也漸漸明白了林語嫣在回來后的一些改變。

    他和她整整七年未見,思想在時間的洪流中潛移默化發生了改變。

    每一個人現在的樣子,就是時間和閱歷的總和,這是自然而然會改變的結果。

    冷爵梟明白林語嫣在這七年里遭遇到的痛苦挫折,使她整個人都改變了很多,甚至在三觀上也和過去有很大的出入。

    他深沉地望著這個從始至終都愛著的女人,心底一聲嘆息,這個傻女人就是怕她自己太絕太狠,怕遭到報應,怕引起那些‘神明’的不悅,才對身邊那些不懷好意的人一次次的去原諒和寬容。

    說到底,還是為了兒子亞撒,怕兒子會有什么事。

    她這種看起來甚至有些膽小懦弱的人,是因為那次身心上受到的重大創傷所帶來的,不可逆轉的命運,誰也無法改變過去,只能是靠時間去沉淀。

    冷爵梟扯了扯嘴角,笑的有些無奈和苦澀,他輕語道:“我的傻老婆,一味的當個好人就能阻止厄運降臨嗎?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因果循環,好人未必有好報,你永遠不會知道人到底有多丑惡……”

    他的碰觸讓林語嫣漸漸轉醒,這是她這段時間以來睡得最好的一次,自從冷爵梟失憶后,她的睡眠質量一直不好,有時候還有惡夢。

    現在冷爵梟好好的就在她的身邊,記憶也恢復了,他可以和她一起面對生活中的困境,夫妻間有商有量,這讓林語嫣的心里感覺到不再是孤軍奮戰了。

    “醒了?睡得好嗎?”他的拇指輕輕掃過她的秀眉,剛睡醒的林語嫣看起來就像個懵懂無知的少女,毫無戒備心。

    她伸手抱住他精壯的腰,嘟囔道:“還沒睡夠……”

    冷爵梟彎下腰親了下她的額頭后說道:“看你這天使般的睡臉,我幾次都想狠狠地欺負你……可惜,我還沒那么禽獸。”

    林語嫣表情一愣,她想到昨晚回到家后,冷爵梟一把抱起她直奔臥室,那副長久沒開葷的狠勁讓她著實下了一跳,她到后來才想起她還不方便。

    運氣不好的冷爵梟昨晚洗了兩次冷水澡才睡著了。

    他的眼神直勾勾的,嘴角還揚著一絲壞笑,林語嫣躲閃著眼神不敢看他。

    她昨晚不過就是輕柔安撫了他一句,說讓他再等幾天,可冷爵梟就說她在勾引他。

    說她的語氣太過勾人。

    這會兒她可不敢再用任何溫柔的語氣說話了,為了讓他好受點,林語嫣蹭的鯉魚打挺坐起身,她挺直著腰桿說的格外霸氣:“都老夫老妻了,至于那么激動嘛……”

    他望著這女人走進浴室的身影,心里有些悶氣,他想著林語嫣說的話,越想越覺得不爽。

    他們這才多大的年紀?就老夫老妻了?

    不出兩分鐘,冷爵梟幽深的眸子盯著浴室的門,他眸光一閃赤著腳走向浴室。

    林語嫣剛好在刷牙,她因為來例假的原因心里已經對他有點虧欠,何況冷爵梟恢復記憶了,其實她心里也有點期待和他的親密接觸,但現在沒辦法,只好裝不感興趣來排解內心的那股騷動。

    她也不想故意折磨他,免得他憋得更難受。

    這大冷天的,雖然屋子里都有暖氣,但讓冷爵梟靠洗冷水澡壓抑自己,她心里挺心疼的,還覺得有些內疚。

    等她再次抬頭看向鏡子時,她從鏡子里看到站在身后的冷爵梟,林語嫣含著牙膏沫抱怨道:“你怎么走路沒聲音的,嚇了我一跳……”

    冷爵梟沉著臉沒有說話,但目光深邃而又灼熱,他向前一步貼向了她的身體,強壯有力的手臂很自然地環抱住了她。

    林語嫣心跳猛地加速,耳根子上頓時熱辣辣的,她又不敢看他了。

    她知道他想要她,可現在這情況,她也很無奈……

    冷爵梟將頭埋進她的頸項間,聲音暗啞極其好聽:“老婆,我答應你,即使有一天我們真的變成老夫老妻了,我一定會向你定期交‘公糧’,女人需要男人的經常滋潤才會變得皮膚好……”

    她一頭霧水,紅著臉都結巴了:“我沒提這種要求啊……你沒必要這樣!”

    他輕咬了口她的耳垂,林語嫣的整顆心砰砰亂跳,她頓時閉上眼一臉糾結道:“爵梟,你能不能別這樣折磨我……我其實也在忍好嗎?”

    “我知道……”當他看到林語嫣不敢直視他的眼神時,他就知道了,她其實也想要。

    更何況,他知道女人在例假的時候,因為荷爾蒙變化的關系會更想要……

    但林語嫣明明想要卻假正經的樣子讓他不悅,他就要折磨下這個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等林語嫣和冷爵梟前后腳走出浴室時,已經是一小時后了。

    洗完澡吹著口哨離開的他去衣帽間穿衣服了,林語嫣現在都不敢去衣帽間了,就怕冷爵梟又突然對她一番折磨。

    林語嫣故意拖著時間不跟他一起用早餐,她知道他今天在公司有個重要會議,而她今天也要去顧不凡的公司一趟,她需要簽份合同,她已經答應和顧不凡一起合開公司了。

    這件事,她也已經告訴冷爵梟了,他沒意見,說她的職業自由可以選擇在家或者出去工作都可以。

    其實是冷爵梟心里明白,她在家里閑不住,還不如讓她自由點讓她心情更好。

    等林語嫣吃完早飯走出別墅時,她看到冷爵梟的車就停在前面。

    歐陽站在車前為她打開了車門,他恭敬道:“太太,請上車,冷總說要送你去公司。”

    她點了下頭說聲謝謝后就上車了。

    他要送她,她正好有事要說。

    林語嫣坐進了副駕駛,而歐陽去開另外一輛車了,今天冷爵梟自己開車。

    當車開出去五分鐘后,林語嫣轉眼看向冷爵梟問的有些嚴肅:“你是不是查看我手機了?”

    他目視前方,面無表情道:“嗯,看了。”

    她有些不滿道:“你不覺得這種行為是侵犯我的隱私嗎?”

    冷爵梟勾唇笑道:“你要是心里不平衡,你也看我手機好了。”

    他拿出手機就遞給了她,林語嫣猶豫了下接了過來,她有些賭氣道:“看就看!密碼是多少?”

    “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酒店開房的時間嗎?”冷爵梟的眉宇間有一絲邪氣和得意。

    林語嫣頓時失語了,她用兒子的出生時間作為手機里的密碼,還以為冷爵梟會用他們的結婚時間或者她的出生時間,哪怕他用自己的也行啊,可怎么偏偏是酒店開房的第一次?

    她再次輸入了,果然打開了。

    林語嫣滿眼不屑道:“你還真夠‘浪漫’的,那有什么可值得紀念的?”

    他側眼拋給她一個邪魅的眼神,笑得有些蔫壞:“老婆,那天我讓你從女孩變成女人,難道不值得紀念?”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