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1章 甕中捉鱉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1章 甕中捉鱉

    酒會在兩天后的晚上八點舉行,馬雅帶著一個黑色大背包出門了,她負責開車到林語嫣的別墅去接她到酒會。

    而已經事先化好易容妝的林語嫣,此刻是酒會女服務員的形象了。

    姜老師就站在她的面前從頭打量到腳,他微微點頭道:“冷太太,今天的造型還滿意嗎?”

    “謝謝您姜老師,我真的太滿意了!這讓我僅剩的一點心虛感都沒有了,我現在完全是另外一個人。”林語嫣對著穿衣鏡看了又看。

    這時候冷爵梟走進了臥室,他一眼便看到林語嫣的女服務員形象,普通至極的毫無存在感。

    他勾唇笑道:“語嫣,我很期待今晚的酒會。”

    自家老婆準備引蛇出洞,他這個后援團要準備好一切后勤工作,比以往商業的酒會有意思多了。

    林語嫣面色一沉擔心道:“也不知道她會不會上鉤……”

    冷爵梟走向她平靜道:“就算馬雅沒上鉤也沒關系,我們就當是辦了一場家宴,反正酒會上基本都是熟人。”

    他又道:“歐陽給我打了電話,他說馬雅已經出門,你該給她打電話了。”

    “恩,我這就打……”

    ……

    馬雅在路上接到了林語嫣的電話,林語嫣告訴她身體突然不舒服需要輸液,她會輸液后再去酒會,讓馬雅先去酒會招待客人。

    這突然的變動,讓馬雅本能的有點生疑,她掛了電話后還故意打電話給龍花問關于酒會的事情,順嘴又問林語嫣的情況。

    龍花故意說的有點著急,她說林語嫣其實是皮膚過敏,她已經找了醫生去別墅輸液。

    確定林語嫣至少在三個小時內不會出現在酒會時,馬雅心里總算踏實了。

    今晚,她要玩次大的!

    來酒會的人還真的都是林語嫣的熟人,尤其是那些男的朋友,居然都邀請來了。

    馬雅猜到林語嫣可能是想借著酒會的機會澄清有女人冒充她的事情,可林語嫣越想跟她劃清界限,馬雅心里就越想冒充她,那種刺激感讓她停不下來。

    就像辦了壞事自己不用負責,有人替自己背鍋,感覺犯什么錯都沒關系。

    一小時后,馬雅到了本市最奢華高端的酒店,宴會就安排在這里舉辦。

    她給自己安排了一間客房,以方便換裝。

    而馬雅不知道的事情是,除了浴室沒有安裝隱蔽攝像頭,其他的地方都安裝了。

    所以,等她在二十分鐘后以林語嫣形象走出浴室時,在樓上一處客房里的林語嫣冷笑出聲。

    冷爵梟此刻也在這間客房,他望著監視器里的馬雅若有所思道:“看來她今晚會有大動作。”

    林語嫣說道:“這次酒會的安排我特地強調需要戴面具,就是為了讓她更方便冒充我,我可真是‘用心良苦’。”

    他執起她手在手背上親了一口說道:“老婆,我現在要出去招待客人了,你自己小心點。”

    “爵梟,謝謝你幫我演這出戲。”林語嫣由衷的感謝道。

    冷爵梟站起身在她的頭頂處親了下,滿眼寵溺道:“小傻瓜,這種事有什么好謝的,我也巴不得將馬雅的陰謀揭穿,不過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她笑的無奈:“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要說什么,我現在就可以很明確的答應你,如果馬雅的事情,東方擎有份參與,我和東方擎不會再當朋友。”

    他眸色一沉,心底多了絲放心,離開前,冷爵梟再次親了下林語嫣的頭頂。

    望著穿的像是中世紀國王一般的冷爵梟,林語嫣也難得花癡一回:“老公,你真的太帥了!”

    他對她回眸一笑后關上了門。

    這一層樓已經被冷爵梟給包下了,為了保密,任何人都不得上這一層樓。

    半小時后,林語嫣端著一盤特質的撲克牌下樓了,這次的酒會很隨意,大家可以坐著玩牌喝酒聊天,就像一處酒吧一樣放松。

    邀請的人里面把不想請的和想請的,林語嫣都發出了邀請函。

    至于有多少人會來,就看情況了。

    她忽然也想利用下自己現在易容后的身份接近下那些認識的朋友,想聽聽背后他們都會說些什么。

    為了不暴露自己的真實聲音,冷爵梟之前特地從樓清寒那要了點特殊的處方藥,讓林語嫣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感冒后的聲音,完全變了音質,聽起來感覺有些低沉和沙啞。

    在林語嫣走進酒會大廳時,被酒會的主題氛圍頓時感染了,她身上的這套中世紀女服務員的酒會禮服也很特別,不過大廳里的三十位男女服務員都和她穿的一樣。

    她走進來的那一刻,冷爵梟站在不遠處正合白景瑞在聊電影的事情。

    他故意朝她示意,林語嫣頓時走向他們,待走到他們面前后,林語嫣恭敬地問道:“您好,冷先生,請問您需要什么?”

    冷爵梟只是掃了眼林語嫣托盤里的撲克牌問道:“景瑞,玩牌嗎?”

    白景瑞下意識看了眼林語嫣,但絲毫沒看出她的身份,他轉眼望著冷爵梟:“就你我嗎?人太少了吧,語嫣什么時候會來?”

    “她在家輸液呢,皮膚有點過敏了,可能今晚不會來了。”冷爵梟直接打消了白景瑞期待的念頭。

    他揮揮手讓林語嫣離開了,其實他的目的并不是真的想玩牌,他不過就是想用白景瑞的眼睛測試下林語嫣的易容妝,在這么近的距離下看白景瑞是否認得出林語嫣。

    果然沒有認出來,這對林語嫣來說是最有利的,她更容易辦事了。

    酒會已經開始了,陸續進來的來賓在戴了一會兒面具后,全部都以真面目示人了,有些相互間認識的朋友開始玩牌喝酒各自有小團體了。

    冷爵梟和白景瑞已經坐到了一處奢華包廂處,冷爵梟吩咐了穆天,讓唐文軒和東方擎來了后都去他們的包廂。

    林語嫣卻開始四處尋找馬雅的身影,馬雅今晚穿的服侍就是本來林語嫣要穿的衣服,林語嫣知道馬雅肯定會偷偷準備兩套一模一樣的衣服,這也是為什么讓馬雅全權負責酒會的事情,給她機會冒充她。

    已經放下撲克牌端著香檳酒滿大廳穿梭的林語嫣,被前方不遠的女王沙發上的佟瑤給招呼過去了。

    這個妹妹被邀請,也是林語嫣的意思,既然要當著大家的面證明她的清白,她就不能給佟瑤污蔑她的機會。

    邀請佟瑤的事情,林語嫣本以為冷爵梟不會同意,沒想到他同意了。

    可林語嫣不會知道,冷爵梟之所以同意是有別的目的。

    當林語嫣快走到佟瑤面前時,她被身后的一個女人聲音叫住了:“服務員。”

    林語嫣很恭敬地轉身微微彎下腰,還不等她問,突然出現的馬雅疾步走過來,林語嫣心里微微有絲緊張。

    只見依然戴著面具的馬雅走過林語嫣身邊時,帥氣地端起一杯香檳走向佟瑤的位置。

    二話不說,馬雅將手里的香檳直接潑向了佟瑤的臉……

    “佟瑤,我沒想到你還真有臉來參加酒會!給你發邀請函不過就是想試試你,可惜你沒有自知之明!臉皮不是一般的厚!”馬雅一手將臉上的面具拿下來,好讓佟瑤看清楚。

    佟瑤一身奢華的中世紀禮服,她來參加酒會自然有所期待,她特地在電話里問過林語嫣,問姐夫冷爵梟是否歡迎她來,林語嫣默認了。

    本來想借此酒會想和冷爵梟說上話的佟瑤,想在喝點香檳壯膽后就去包廂找冷爵梟,可她萬萬沒想到被人當眾潑了酒。

    此刻一臉狼狽花了妝的佟瑤氣地站起身罵道:“林語嫣你有神經病啊!是你邀請我來的……難道你只是為了來當眾羞辱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