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2章 暗藏洶涌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2章 暗藏洶涌

    林語嫣站在她們身后面無表情,心里泛起大大的嘲諷,馬雅這是在挑起事端。

    “佟瑤,是我邀請你來的,可我以為你在經歷過冒充我的事情后,你應該有所悔改,至少你不要在我面前出現!”馬雅無心戀戰,她轉身就走,好像是為了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可我上次在醫院里已經向你道過歉了,我以為你已經不太在意了……”聽到馬雅提到冷爵梟失憶后的那件事,佟瑤頓時有些心虛,眼神開始躲閃起來,氣焰消了大半。

    馬雅冷笑一聲:“笑話!這種事情我怎么會忘記!包括你姐夫冷爵梟也耿耿于懷!你趁早給我離開酒會,我不想再看到你!”

    佟瑤見她要走,本想叫住她,可看了下周圍有些奇異的目光,佟瑤忍了忍怒氣坐下了,她立刻從手包里拿出紙巾擦了起來。

    她邊擦邊罵道:“真是神經病!莫名其妙……林語嫣,你給我等著!”

    林語嫣依舊端著香檳酒托盤站在一邊,佟瑤無意識抬頭看了她一眼怒道:“看什么看?滾!”

    她的怒氣并未影響林語嫣,林語嫣假意笑了下就端著香檳酒離開了。

    其實馬雅的離開,讓她也不想再繼續待下去,雖然馬雅制造了事端,讓佟瑤誤會了她,但林語嫣目前不想去解釋。

    今晚的目的還沒有達到。

    馬雅絕對不會輕易離開酒會,林語嫣及時跟上了馬雅所去的方向。

    在一處走廊拐彎處,林語嫣差點撞上了迎面走來的冷思辰和樂悠悠。

    她差點要叫出他們的名字,在節骨眼上林語嫣低頭道歉:“對不起。”

    樂悠悠手挽著冷思辰的手臂,她沒有戴面具,但穿著禮服十分精致華貴,心情不錯的她立刻說道:“沒關系,還好沒撞上,思辰,我們走吧。”

    她的眼神投向冷思辰,而冷思辰卻望著林語嫣,他微微擰眉像在思考什么,最后也沒說什么,直接帶著樂悠悠走了。

    林語嫣回頭看了他們一眼,恰巧冷思辰也快速掃了她一眼,她有些心虛立刻朝前走了,面對老熟人,心里到底是缺了點底氣。

    她端著酒繼續往前走,不過這會兒,她不知道馬雅上哪去了,面對三條分岔走廊,一時間不知道該走哪一條。

    這時候,不遠處朝她走來一個男人,男人戴著面具走到她面前后說道:“你跟我來一趟,我們老板有件事情要交代你去辦。”

    林語嫣眼神一頓問道:“什么事?”

    “你跟我走就知道了。”

    男人的要求讓林語嫣無法拒絕,畢竟她一個服務員的身份,還是要以賓客的需求為主,只要不是過分的事情,她都可以照辦。

    遲疑了幾秒后,林語嫣跟上了男人的腳步。

    不出十分鐘,林語嫣走進了一間商務套房,這是讓賓客可以休息的樓層。

    待她走到臥室后,林語嫣眸色一驚趕緊低頭,她不敢直視坐在單人沙發上的男人。

    男人正是南宮桀,他的綠眸太過銳利,以至于讓她有些心慌。

    “你是這次酒會里的服務員?”南宮桀的面具就隨意放在他的膝蓋上,他的手指間夾著一根雪茄,空氣中飄散著男人香水味和雪茄混合后的味道。

    林語嫣低著頭沒說話,她點了下頭。

    南宮桀繼續問道:“你當服務員一晚上能夠拿到多少薪水?”

    他的話讓林語嫣立刻在想,不出五秒她說道:“時薪一千元,不算小費。”

    “我現在有件事情讓你去辦,我給你一百萬,只是不知道你有沒有這個膽子?”

    她心里頓時起了無限的好奇心,這南宮桀想在她的酒會上起什么幺蛾子?

    林語嫣表現出一副惶恐的表情問道:“先生,一百萬對我來說就是一筆巨款了,雖然我很缺錢,但殺人放火的事情我可不敢……”

    “你想多了,沒那么夸張。我想讓你辦的事情,就是把你現在手里的香檳酒給一個女人,看著她喝下去就行。”南宮桀舉起手將雪茄送到口中隨意地抽了一口。

    看著他吐出一口煙圈,林語嫣表情微僵,猶豫了下問道:“她是誰?”

    南宮桀將面具放到身邊的桌子上,他站起身朝著林語嫣的方向走去,待他的高大身軀幾乎籠罩住了她以后,他低頭在她耳邊低語:“舉辦這次酒會的女主人林語嫣。”

    親耳聽到自己的名字從他的口中說出來,林語嫣嚇的往后小退了一步。

    南宮桀已經直起腰身,他掃了眼林語嫣那張平凡無奇的臉輕笑道:“怕了?一百萬可不是那么好賺的。”

    她垂著眸子順勢說道:“一百萬確實讓我心動!可我能問先生一個問題嗎?”

    他轉身回到了沙發上坐下了,南宮桀將雪茄放到了煙灰缸邊緣處,他兩手交叉一副唯我獨尊的表情:“你問。”

    “先生是想在酒里下毒嗎?”林語嫣的心底陣陣發涼,她真的還以為南宮桀改邪歸正了。

    怎么現在又要使出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南宮桀正色道:“不是毒酒,只不過就是一杯下了藥的香檳,而且我會英雄救美,林語嫣不會有事。”

    就連之后的事情,他都當面說了出來。

    林語嫣忍著怒火面色沉靜道:“先生,酒會女主人的丈夫也在,我怕事情敗露后,我不僅拿不到錢,還會遭人報復,我不想丟了這份工作,請先生找別人吧。”

    說完后她轉身要離開,可之前帶她進來的面具男人攔住她的去路。

    南宮桀的聲音從身后傳來,他寒意森森道:“可剛才我已經把事情告訴了你,你現在再拒絕,我怎么能夠肯定你不會去告密?況且你還看到了我的臉,我勸你還是不要拒絕我,不然為了此事不泄密我只能選擇非常手段。”

    攔在林語嫣面前的面具男人伸手從禮服內兜里掏出武器,林語嫣眼底一寒她轉過身說道:“好,我答應了。”

    南宮桀果然還是當初的樣子,動不動靠這種陰狠手段解決問題。

    沒想到,這次只是為了讓馬雅現原形,還順帶讓其他別有用心的人露出了真面目。

    難怪冷爵梟之前在離開別墅前跟她說:語嫣,這次酒會很可能會讓你很失望,你要有心理準備。

    看來真的是她太過天真太過傻逼,把身邊的人都想的太好了。

    “將那張一百萬的銀行卡給她。”南宮桀重新拿起雪茄抽了起來。

    面具男人收起了武器,將銀行卡遞給了林語嫣。

    此刻她是明白了,她不過就是運氣不好撞到了南宮桀的手下,不管是誰被帶到了南宮桀的面前,最后的下場都是要辦這件事。

    不答應,可能會被滅口。

    答應了,一百萬到手。

    林語嫣不禁感慨,她想應該會有服務員為了這一百萬而辦這件事,畢竟只是下個藥而已。

    在她離開酒店房間之前,南宮桀將一粒特殊的藥丸交給了林語嫣,他告訴她,要在確定林語嫣會喝那杯香檳酒的情況下再下藥,他要萬無一失,至于后續他要怎么來英雄救美就不是林語嫣的任務了。

    她將銀行卡收起后,把藥丸也藏好了,在走出酒店房門的那一瞬間,林語嫣的嘴角勾起一絲嘲諷。

    拿著錢讓她去給自己下藥,還真是滑稽呢。

    這酒會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充斥著各種陰謀……

    既然馬雅在冒充她,那么這藥也只能下在馬雅的酒里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