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05章 一手安排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05章 一手安排

    原來,她和白景瑞之間根本沒有什么所謂的愛情奇遇,講給林語嫣他們聽的不過就是白景瑞事先編排好的故事。

    而且他和喬伊人之間就是一樁交易。

    兩個多月前,他和喬伊人在一次聚會中認識,白景瑞被一名導演朋友灌多了酒,當時現場的男女比例剛好一對一,這次聚會的氛圍不好,等白景瑞后悔來時已經太晚了,他為了幫助被人盲目拉來作陪的女學生喬伊人,他就帶喬伊人離開了現場。

    事后,喬伊人跟著白景瑞去了他的酒店房間。

    白景瑞讓她等一會兒,他讓助理送她回去。

    只是沒想到,喬伊人當晚沒有離開,喝醉酒的白景瑞在第二天醒來時,看到了躺在他身邊的喬伊人。

    當時的混亂場景,他自然是知道了他和她之間發生了什么。

    兩星期后,喬伊人來找他,告訴他,她懷孕了。

    白景瑞不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他也不忍心拿錢打發喬伊人去墮胎,他就承諾會娶她為妻。

    今天終于讓喬伊人成了白太太。

    對于這樣的決定,白景瑞沒有過后悔,尤其在茶樓里看到林語嫣那真心為他高興的淚水,他在那一刻真的放下了。

    林語嫣和冷爵梟在一起誰都能感受到幸福,他是時候該有自己的家庭了。

    “伊人,不要再叫我白先生了,免得以后在外人面前說錯話。你現在是我的妻子,我會履行丈夫和孩子父親的責任,我娶你是我心甘情愿的,以后我會試著對你好。你也可以放心,我不會去找別的女人。”這是他能夠承諾的事情。

    喬伊人內心有些感動,但也心生期待地問道:“景瑞,在將來的某一天你會愛上我嗎?”

    她的話讓白景瑞思考了很久,最終也沒有回答。

    車廂里的氣氛變得有些尷尬起來,喬伊人自己笑了笑為找回些顏面:“算了,你不用回答了。我的問題太過于為難你了……其實,我們能夠相敬如賓就已經是我最大的奢求了。”

    “伊人,有件事我希望你能夠答應我。”他側眼說的極其認真。

    她莞爾一笑:“你不用說了,我知道你要說什么。你不要擔心,我們倆之間的事情我不會告訴別人的,尤其是林姐姐。”

    “對不起,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如果那天晚上我沒有對你……”白景瑞想起那沖動的晚上,心里有些后悔,也不知道是因為當晚喝的酒有問題,還是因為他真的獨身太久了。

    喬伊人一手搭在他的右手背上勸道:“景瑞,我不要你的道歉!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也有錯,如果我早點離開房間,也許你現在也用不著娶我了!”

    “好了,我們都不要相互自責了,讓我們好好生活吧。你現在安心養胎,如果身體有不適的時候一定告訴我,我去給你學校請假。實習的事情先不要考慮了,等你把孩子生下來后再說吧。”白景瑞語重心長道。

    看著這個負責任的英俊影帝,喬伊人的內心何止是剛新婚的激動,這一切都要感謝她有一位退休特種兵父親,如果不是她父親的身份和經歷,她哪有機會去接近白景瑞這樣影視圈的大神人物。

    這來之不易的婚姻,喬伊人已經有了犧牲一切的準備,她一定要用自己的真心去打動白景瑞,讓他在未來的有一天真的愛上她,然后徹底的忘掉林語嫣。

    ……

    晚上入睡前,林語嫣走出浴室后,看到冷爵梟不在臥室。

    她就穿著卡通套裝睡衣去書房找他了。

    書房的門虛掩著,林語嫣剛要推門進去的手突然間停住了。

    因為她聽到冷爵梟說出了‘伊人’這個名字。

    背對著林語嫣站立在落地窗前的冷爵梟也穿著一身睡衣,左手拿著手機在說道:“伊人,你不要想那么多,你爸那邊的思想工作我去說,我相信他會理解你的,何況你現在也二十四歲了,又不是未成年少女,結婚這樣的事情該由你自己決定。”

    喬伊人趁著白景瑞去體育館拍夜戲的時候,她主動給冷爵梟打了電話,心里有些忐忑,因為她和白景瑞閃婚,沒有通知她父親和親戚,也沒有通知身邊的好朋友。

    冷爵梟在電話里承諾說,他會親自去找喬伊人父親談話,不久,他便掛了電話。

    一轉身,他就看到林語嫣站在身后。

    黑眸里明顯閃過一絲心虛,但也只是轉瞬即逝。

    林語嫣將書房門給關上了,滿臉疑問地走進書房,她雙臂交叉問道:“老公,這么晚給誰打電話呢?”

    “你都聽到了,還跟我裝傻。”冷爵梟走了幾步坐在了沙發上。

    “是,我是聽到了,難道你不想跟我解釋下嗎?”她的眼神冷了幾分,很明顯,冷爵梟和這個喬伊人早就相識,可他卻沒有告訴她。

    他抬眸望著這個架勢十足像審問他的女人,勾唇一笑:“過來。”

    冷爵梟拍了下自己的腿。

    林語嫣白了一眼,想要她坐到他腿上,想的挺美!

    “我就站著!你先把話說清楚。”

    “小樣兒,還跟我杠上了。”冷爵梟伸手去拿茶幾上的煙盒,從里面抽出一支煙,帥氣地點燃了打火機,將打火機湊到面前,嘴里叼著的香煙很快有了絲煙霧。

    他抽煙的樣子一直很帥很男人,這一點林語嫣承認,可現在他穿著居家睡衣,也該死的這么魅惑,看來男人妖嬈起來也挺要命……

    她下意識地吞咽了下口水,很有骨氣的繼續站著沒有坐到他的身邊。

    就怕她一過去,冷爵梟隨便那么一親,她就昏頭忘了問正事。

    在他吐了幾口煙霧后,平靜的解釋道:“喬伊人的父親喬天行在年輕時是我爸的貼身保鏢,一次意外受傷后,他右手無法再使用武器,左手卻沒有右手靈活,為了保證我爸的安全,他主動辭職回了老家。不過他辭職的時候,已經四十歲了,所以喬伊人算是他的老來得女,他對喬伊人管的很嚴,從小軍事化的教育方式。”

    “喬天行不貪財,我爸一直很賞識他,所以總想找個機會彌補他。五年前,喬天行摔傷失去了工作能力,我就替我爸在暗地里派人照顧喬伊人,她大學這四年的學費都是我資助的,小姑娘挺努力,專業課成績很好,人品也不錯……只是……”

    林語嫣接著問道:“只是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