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4章 不準下跪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4章 不準下跪

    凌晨四點,林語嫣依舊守在王彩霞的身邊,輸液已經輸完了,王彩霞也醒了。

    客房里雖然暖氣開的十足,但空氣中像是充滿了冰霜。

    面對母親,林語嫣愧疚萬分,對佟瑤自殺的事情也飽含罪惡感。

    派人糟蹋佟瑤的事情雖然是冷爵梟的決定,但她身為他的妻子,也要成擔一定的責任。

    王彩霞表情木訥呆滯,黑眸中有些空洞,但淚水一直在止不住的往外流,自從醒來后她就沒說過話。

    “媽!我真的想不到佟瑤會自殺……”林語嫣坐在椅子上,滿臉痛苦。

    她的手上還攥著佟瑤的遺書,看了好幾遍。

    王彩霞還是沒有說話。

    林語嫣就怕她把什么情緒都憋在心里不說出來,會憋壞身體。

    “媽,你倒是說句話啊……”

    過了好久,王彩霞終于將眼神移向坐著的林語嫣,她沙啞地問道:“你告訴我,你到底有沒有找人糟蹋你妹妹?”

    問的雖然有些平靜,但聽在林語嫣的耳中猶如千斤重。

    林語嫣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事情是冷爵梟派人辦的,如果她把真相說出來,母親很可能會去找冷爵梟拼命……

    可佟瑤的遺書上白紙黑字的寫著。

    就像是帶血的證據般,讓她逃避不了。

    如果她選擇一口否認到底,佟瑤已經死了,那也是死無對證!

    可一想到佟瑤在看守所絕望的吞金自殺時的場景,林語嫣怎么樣也想再撒謊。

    良心上會不得安生。

    “林語嫣!你妹妹的尸體現在就躺在看守所的太平間!你敢當著我的面說真話嗎?”王彩霞滿眼悲憤的質問道。

    林語嫣不敢抬眸看她,微顫著嘴唇,咽了下喉嚨,最終將罪名都攬了下來:“媽,我錯了。”

    她的話讓王彩霞瞪著眼睛久久不能移動,這個答案猶如晴天霹靂!

    王彩霞撐在被單的那雙手漸漸握緊,她臉上的表情變的極其痛苦,心臟處傳來一陣心絞痛……

    心痛的王彩霞感覺到有股窒息感,她猛地感覺到天旋地轉,很快,她向后靠去,臉色頓時慘白。

    林語嫣發現她的異常后,立即從柜上拿過水杯和速效救心丸,將藥丸塞進王彩霞的嘴里,端著水杯讓她把藥吞下。

    幸好早作了準備。

    王彩霞心臟一直不太好,雖然平時用不著吃治療心臟病的藥,但情緒有很大變動的時候,就會有心絞痛。

    十分鐘后,王彩霞的心律有所緩和,她的腦子開始恢復點了清醒意識。

    她捂著心口沉痛地問道:“你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這么對你妹妹?”

    這一問,讓林語嫣愣住了,她僵著身體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回答。

    回憶那天晚上的事情,她把當時的場景都告訴了王彩霞。

    王彩霞聽完后,一臉死灰閉上眼睛,一手緊緊抓著領口,情緒在極度的壓抑中。

    “媽!你打我罵我吧!是我糊涂……我不該辦出那種事……”林語嫣心跳特快,母親現在的身體狀況真的讓她快擔心死了。

    此刻,王彩霞突然睜開眼睛對林語嫣說了三個字:“滾出去!”

    她的聲音宛如對待一個陌生人。

    林語嫣心慌道:“媽,我去叫醫生……”

    此后,王彩霞再也沒有看過林語嫣一眼。

    十分鐘后,林語嫣無奈的離開了房間。

    她走出房門后,讓忠叔派了兩名女傭去客房照顧王彩霞了。

    在得知女傭沒有被趕出來后,林語嫣總算有點放心了。

    一整個晚上,冷爵梟在書房抽煙到了天亮,林語嫣在臥室也坐到了天亮。

    佟瑤的死,讓他和她之間出現了隔閡。

    彼此心知肚明,都選擇心照不宣。

    ……

    第二天上午十點,佟瑤的葬禮都安排好了。

    參加葬禮的人都陸續到了。

    就連向來和林語嫣一家人不和的王彩月和陳梅母女倆都來了,包括王彩霞的第二任前夫劉國富。

    一直留在賭神路易斯身邊學習賭技的劉光明也來了。

    遠在國外隱姓埋名生活的林翔還來不及趕回來參加葬禮,但佟瑤的死訊已經帶到。

    在老家的一些遠方親戚都到了這里,這些都是冷爵梟出于道義派人用直升機去接來的。

    在冷爵梟的心中,佟瑤死不足惜!

    他也并未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任何后悔的念頭。

    只是,因為林語嫣和王彩霞的關系,他還是要違背自己的遺愿辦這件事。

    死者為大,佟瑤生前再怎么歹毒,死后的遺書再怎么陰險,但她終究是死了。

    冷爵梟能辦到的是給她一個不失隆重的葬禮。

    王彩霞穿著一身黑出現在葬禮現場,她身邊由兩位老家的朋友攙扶著。

    葬禮上擺滿花圈和挽聯,佟瑤死前的名氣早已一落千丈,各種丑聞和殺人犯的標簽在網上早已經是石錘,公安機關也發布了公告。

    佟瑤生前身為明星,多少有著一定的公眾影響力,消息無法全部封鎖。

    況且冷爵梟也不想隱瞞,他要讓王彩霞知道她女兒佟瑤究竟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而且,就在這場葬禮上,冷爵梟也安排了一場戲。

    他確定歐陽蘭蘭的家屬會來葬禮上鬧事,而他吩咐保鏢們的事情就是不阻攔。

    就在上午十一點,歐陽蘭蘭的父母帶著一幫人出現了,他們發了瘋的在禮堂外面打砸。

    見要開始鬧到里面去,冷爵梟下令將那些人都拖了出去,還讓事先安排好的警員出來壓陣。

    唯獨沒有帶走歐陽蘭蘭的父母。

    歐陽蘭蘭的母親朱丹激動地對著佟瑤的靈堂臭罵:“該死的殺人犯!死的好!老天有眼!這種人就算是死了也不能投胎轉世!生生世世當個孤魂野鬼吧……”

    “你們都給我滾出去!不要打擾我女兒安息……”王彩霞臉色蒼白地低吼道。

    “哼!我們是來親眼看看佟瑤到底死了沒有!殺人償命!佟瑤畏罪自殺!算她走運!”歐陽蘭蘭的父親歐陽復赤紅著眼睛憤憤道。

    林語嫣腫著眼睛看向身后的冷爵梟,冷爵梟立刻對歐陽道:“請他們出去。”

    歐陽頷首,給周圍的幾名保鏢使了個眼色,保鏢們將歐陽復和朱丹圍住,統一作出請的手勢。

    歐陽復和朱丹到底是讀書人的后代,就算女兒死了,在殺人犯佟瑤的葬禮現場也不想鬧得太過難堪。

    他們咒罵了幾句后互相攙扶著離開了。

    等他們一走,林語嫣剛轉身就被王彩霞重重地甩了一耳光!

    冷爵梟甚至都來不及阻止,他立刻拉過林語嫣。

    “你到底是不是人?你妹妹都死了,你還要讓歐陽那家人來打擾你妹妹的靈堂?林語嫣,我怎么會生出你這么個東西?”王彩霞怒道了極致,打完后的那只手顫抖的厲害。

    “媽!你在說什么?他們不是我叫來的……”林語嫣捂著臉感覺很委屈,淚水滑落苦不堪言。

    冷爵梟陰寒著眸子盯著王彩霞,如果不是因為她是林語嫣的母親,他恐怕早就派人將王彩霞拖出靈堂了!

    “語嫣,我帶你走。”他沉聲道。

    還不等林語嫣搖頭,王彩霞嘶吼道:“不準走!林語嫣你給我跪下!對著你妹妹的遺像,你給我跪上三天三夜!”

    林家的這一幕,讓在場參加葬禮人都神色各異,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陳梅臉色雖是面無表情,但心底早已經樂開了花,她想不到一場死氣沉沉的葬禮會這么有趣……

    “我看誰敢讓我老婆跪!”冷爵梟寒聲道。

    靈堂一片死寂,很多人連大氣也不敢出。

    王彩月這時候說話了:“姐,都是一家人!別吵了,何況是佟瑤的葬禮……”

    “你閉嘴!我們家的事情用不著你多嘴!”王彩霞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林語嫣,你還認不認我是你媽?認的話,你就給我跪下!”王彩霞轉眼望著林語嫣。

    林語嫣內心荒涼一片,既然她已經背鍋了,就背到底吧……

    她扯開冷爵梟的手,走到佟瑤的遺像前,正準備要下跪,身后的冷爵梟大聲說道:“慢著!”

    他兩三步走向前,掃了眼王彩霞質問道:“憑什么讓語嫣下跪?”

    王彩霞含淚怒斥道:“憑什么?就憑她對不起瑤瑤!她現在哪里還是個人!如果不是她派人害了瑤瑤,瑤瑤怎么會自殺?是這個混賬東西逼死了瑤瑤!”

    這個消息一下子震驚了在場所有的人!

    冷爵梟的黑眸里劃過了一抹震撼,這個蠢女人!居然替他扛下這件事……

    他陰寒著臉說道:“這件事是我派人辦的!佟瑤一次次陷害語嫣,甚至還派人暗殺語嫣,如果不是我兒子當時眼疾手快,語嫣早已死于非命!佟瑤被抓前,她就想派人侮辱和活埋語嫣,這種仇我要是不報,我不配成為語嫣的丈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