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5章 血緣關系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5章 血緣關系

    他說出的真相,讓王彩霞驚的連退好幾步,她顫抖著手指指著冷爵梟說道:“原來是你……”

    冷爵梟滿眼冷酷道:“是我!我現在還尊稱您一聲媽,是我對您的尊敬。但我不允許您這樣偏心好壞不分!語嫣為了你們,她一次次原諒佟瑤的所作所為!你們不要因為對佟瑤當年的虧欠,就讓語嫣一次次去承受不白之冤!佟瑤寫的遺書里,除了她被男人欺凌這件事是真的,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媽,您要是腦子還算清醒,就不要因為佟瑤的死再傷語嫣的心!”

    “語嫣!我們走!”

    他二話不再多說,一手拽著林語嫣的手臂就離開。

    林語嫣還猶豫不決,她回頭看向一臉絕望的王彩霞,于心不忍道:“爵梟,你不要拉著我,佟瑤的死,我們也有責任……”

    “我不準你繼續留在這里受辱!”他的話強勢而又霸氣。

    他的手也絲毫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林語嫣就這樣被冷爵梟帶走了。

    他們走后,穆天留在靈堂善后。

    王彩霞癱坐在椅子上,時不時有人上前安慰她,但大多數人都像是在看戲。

    “葬禮已經參加完了,你們都請回吧。”穆天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他的話讓在場的人都有了壓迫感,沒多久,靈堂被保鏢們清場了。

    王彩霞的身邊只留下了兒子劉光明,其他人全部被送走了。

    “穆特助,害瑤瑤的事情,你是不是也有份?”王彩霞滿眼滄桑地問道。

    穆天讓他身后的助理遞上了一個文件袋,他恭敬道:“王阿姨,我知道佟瑤的死帶給您很沉痛的打擊。但我說句實話,您對佟瑤這個女兒真的了解的太少,您根本不知道她在背后辦了多少壞事。”

    “我這里是關于佟瑤的一些事情,我知道她死了,不該再拿出這些東西,但是我不希望您誤會了太太。”

    王彩霞眼底充滿排斥不想看這些東西,倒是還算冷靜的劉光明接了過來。

    穆天離開后,劉光明就打開了這些東西。

    這些資料里有當初冷爵梟失憶期間,佟瑤冒充林語嫣的多項證據,也有丹尼查到佟瑤派人在游樂場暗殺林語嫣的證據,還有佟瑤殺死歐陽蘭蘭后打電話給混混們的通話記錄,以及林語嫣到梅山后,佟瑤和林語嫣之間的對話。

    半小時后,劉光明率先肯定了這些有利的證據全部屬實,他跟在路易斯身邊有段時間了,綜合能力上早已突飛猛進,王彩霞是信得過的。

    可畢竟那是她的女兒佟瑤啊,面對這些殘酷的真相,王彩霞心力交瘁的暈了過去。

    不出五分鐘,王彩霞被穆天安排送去了樓清寒的私人醫院……

    一小時后,林語嫣在得到弟弟劉光明的消息后,她本想在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可冷爵梟阻止了她。

    他攔在別墅臥室的門口處說道:“你現在去,只會讓你媽更難受。她現在已經知道了真相,你需要給她時間去消化。我相信她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就是我們。你別忘了,你在她面前替我扛了罪名。在你媽眼中,你對我的偏心就是對佟瑤的無情。”

    幾句話讓林語嫣四肢無力地倒退到了身后的沙發上。

    她雙手捂著臉陷入了痛苦的情緒中。

    冷爵梟多想在此刻緊緊地抱住她陪著她,但他明白,她現在對他很抗拒,不想見到他。

    一旦獨處,她甚至都已經不再看他了。

    “語嫣,你先休息吧,我知道你現在還不想看到我,我不會待在家里,我會去公司。等你想見我了,想聯系我了,隨時給我打電話。”說完,他隱忍著內心的強烈情感,艱難的離開了。

    林語嫣對佟瑤的死充滿愧疚,也許他現在只能是離她遠點,減少她內心的煎熬和痛楚。

    冷爵梟走后,林語嫣忍不住地抱頭痛哭,所有的這一切生生粉碎了她的精神世界……

    ……

    到了下午五點,樂悠悠受冷爵梟所托來別墅看望林語嫣了。

    所發生的事情,穆天在電話也已經告訴她了。

    樂悠悠帶著自己親手熬的雞粥和小菜走到了臥室門前。

    就在五分鐘前,管家忠叔已經向林語嫣匯報過了。

    當樂悠悠敲門時,林語嫣同意她進門了。

    樂悠悠輕輕地走進臥室,一眼便看到林語嫣縮在一個角落里,她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窗簾雖然緊閉,但臥室里開著一盞臺燈。

    “語嫣……”她輕喚道。

    林語嫣低著頭,輕聲回了一句:“你來了,隨便坐吧。”

    “親愛的,我給你帶來了我親手熬的雞粥,答應我一定要吃,好嗎?”樂悠悠徑直走到林語嫣的面前。

    她也選擇坐在了地毯上。

    “是你的拿手雞粥嗎?”林語嫣面無表情的問道。

    “是啊!你知道的,我輕易不下廚!所以,你必須給我個面子,我陪你一起吃,好不好?”

    “好。”

    樂悠悠眼底升騰起一絲愉快,她想不到林語嫣比她想象中要聽話,趕緊將保溫盒打開,為林語嫣布菜。

    等準備好后,將雞粥端起來嘗了一口后,她說道:“溫度剛剛好,你快吃吧……”

    林語嫣立刻接了過來,大口大口地吃起來。

    但看起來像是在完成任務。

    樂悠悠蹙眉問道:“語嫣,我知道現在的處境讓你夾在中間很為難,但事情已經這樣了,你只能去往好的方面想,阿姨還需要你去照顧,你不能先病倒啊……”

    “我知道!我會照顧好我媽的!”林語嫣目光堅定地望著雞粥,她不會絕食,她沒有資格。

    她已經讓母親傷了心,不能再讓母親病倒了。

    她必須振作起來!

    樂悠悠望著情緒還算穩定的林語嫣,擔心也少了一些,她想了想第二個目的,開口道:“冷爵梟派人辦的那件事,對你來說真的不可原諒嗎?”

    林語嫣拿勺子的手一頓,她抬眸盯著樂悠悠問道:“是他讓你來問我的?”

    “不是!你誤會了,穆天把你們的事情都告訴了我,但我是出于私人的關心來問這個問題的,以我的角度來看,冷爵梟沒有很過分……佟瑤確實太惡毒了……”

    面對樂悠悠對佟瑤的評價,林語嫣將雞粥放下了,她嘆息道:“悠悠,我不想再談論這件事了。”

    “可是語嫣,你真的甘心讓佟瑤影響你現在的生活嗎?你真的需要這么圣母嗎?她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咎由自取!如果她害的人是亞撒還有冷爵梟呢?你都能夠原諒嗎?”

    林語嫣的眸色暗了暗,她平靜道:“不是因為我圣母,我只不過不想帶著仇恨過一輩子!佟瑤這個人雖然是沒救了,但冷爵梟的手段確實是我所不恥的,他升為一個男人,怎么能派人對佟瑤作出這種事情來?這何嘗又不是一種歹毒!”

    “我不能接受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他,他是我的丈夫,也是我的愛人和家人,而佟瑤再怎么歹毒,她在血緣關系上是我同父同母的親妹妹。冷爵梟忽略了一件事,我還有父母,不是只有老公和兒子。我與父母之間橫著佟瑤,而佟瑤也是我父母的女兒,佟瑤再怎么不好,我相信我父母都是愛她的……”

    她的話瞬間讓樂悠悠無話可說了,林語嫣的話完全在情理之中。

    從古到今,人們都很重視親情,婚姻和愛情橫在家庭中間,一生都在平衡兩者之間的關系。

    如果佟瑤只是單純的畏罪自殺,這件事,林語嫣也是無能無力,責任不在她。

    可佟瑤偏偏寫了遺書!

    還在遺書里字字誅心的絕望控訴,完全將她的死因按在了林語嫣的頭上。

    明知道佟瑤是有目的的,但冷爵梟當初報復佟瑤的這件事,讓林語嫣在父母面前成了眾矢之的,站不住腳跟!

    安靜的臥室里,此刻響起了林語嫣的手機鈴聲。

    她立刻站起身,拿起手機劃開屏幕,劉光明慌張的聲音傳來:“姐!你快來醫院!媽突發心臟病進搶救室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