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9章 潛藏臥底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9章 潛藏臥底

    五分鐘后,當林語嫣走到醫院地下停車場的時候,迎面向她走來兩個人。

    還不等林語嫣說話,陳梅率先道:“表姐,真巧!大姨沒事了吧?之前光明給我媽打了電話,我媽在家為大姨煲湯呢,我先和我未婚夫來看看大姨,順便送一下結婚喜帖。”

    “喜帖?未婚夫?”林語嫣掃了眼陳梅身邊的男人,內心有些震驚。

    沒多久前還在糾纏樂悠悠的何耀東,現在居然成了陳梅的未婚夫!

    “哈,林語嫣,你看到我好像很震驚嘛,我可沒有騙你表妹哦,我們就快成為一家人了!”何耀東一身時尚的休閑裝,比過去的模樣已經胖了十幾斤,發際線也后退了不少。

    “是啊,表姐,我們想早點結婚,免得到時候我肚子大了穿不下婚紗……”陳梅笑的一臉媚態,何耀東則一臉寵溺地看著她。

    一股隱隱的反胃感涌上喉嚨,林語嫣冷著臉說道:“那祝你們早生貴子!婚禮的話,我沒空去!”

    她此刻實在沒有心情應付這對討人厭的蒼蠅!

    “林語嫣!你這叫什么話?我們好心好意請你參加婚禮,你也用不著對我們這么橫吧?我又沒搶你老公!更何況,耀東雖然是你閨蜜的前夫,但他們也已經離婚很多年了!”陳梅氣地攔住林語嫣的去路,不吐不快。

    “寶寶,你別生氣,你還懷著我們的兒子呢!跟她生氣什么呀,她愛去不愛!”何耀東立刻肉麻的安撫道。

    本來林語嫣還想道歉來著,確實,她自己心情不好沖著他們發脾氣也不對。

    可現在何耀東的態度讓她很厭惡,林語嫣挑眉道:“何耀東,你前段時間還追著悠悠不放要復婚來著,轉眼就跟陳梅好了,你是饑不擇食嗎?”

    “好你個林語嫣!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說誰饑不擇食那!”陳梅氣的要上前和林語嫣拼命。

    何耀東滿臉擔心地抱住她勸道:“寶寶!你別沖動!你小心我們的兒子!你別聽林語嫣瞎說,誰他媽想和樂悠悠這種沒人要的女人復婚啊!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和兒子……”

    這種聽了全身都起雞皮疙瘩的肉麻話,林語嫣是一秒鐘都不想聽下去,她饒開他們直接大步離開了。

    陳梅扯著嗓子轉過身來繼續罵:“真是給臉不要臉的東西!佟瑤死的早真是命到頭了,林語嫣你小心開車撞死……”

    再多的話都被何耀東給捂住了,他急道:“林語嫣怎么說也是你的表姐,你怎么能這么咒罵她?咱還要為兒子積點口德……”

    林語嫣回眸一笑百媚生,她道:“佟瑤,還是你自己出門小心點,你在演藝圈的口碑可不怎么好,況且你懷孕了,還是專心管住何耀東的心吧,他可是出了名的會偷腥!”

    “林語嫣!你說什么呢?誰偷腥了……”

    “耀東,她到底什么意思?你以前和樂悠悠沒離婚時,你到底有幾個小三啊?”

    陳梅和何耀東的爭吵聲越來越遠,林語嫣嘴角勾著絲笑意上了車,迅速駛離了地下停車場。

    等她的車正常上了公路上,有一輛黑色的機車一直跟著她。

    跟了大概有二十分鐘后,林語嫣拐進了一處小巷口甩掉了那輛機車。

    當她再次打開車燈,準備開動車子時,車子卻熄火了,怎么也打不開了。

    林語嫣坐在駕駛位上,無奈的冷笑了一聲。

    她關了車燈,在車里抽起了煙。

    煙早已經戒了,可因為父母逼她和冷爵梟離婚的事情又讓她抽上了。

    雖然當著父母和弟弟的面,她答應了要和冷爵梟離婚。

    即便真的需要走這個形式,她也只會和冷爵梟假離婚。

    好好的婚姻,恐怕以后要變成偷偷摸摸的地下情了。

    也不知道,冷爵梟會不會接受這樣的生活方式。

    林語嫣惆悵焦慮不已,想到佟瑤,心里又是一沉。

    她抽了一口煙對著空氣說道:“佟瑤,你現在一定很得意吧?父母到底是向著你多一點……你當初哪怕是要殺我,在父母的眼中都敵不過你的一死……”

    死真的成了萬能道歉語。

    當林語嫣手中的那支煙快燃盡的時候,突然有個黑影迅速打開車門坐了進來。

    該死的,她忘了鎖車門!

    還等不及林語嫣去拿包里的防身器具,戴著帽子和黑口罩的男人說道:“林小姐,你別緊張!是我!”

    男人拉下了口罩,林語嫣借著車外的路燈總算看清了。

    原來是權銀龍的貼身保鏢天意!

    “你怎么會在這?”林語嫣問道。

    天意蹙眉道:“林小姐,我右手在跟人交火的時候被打傷了,我跑了三條街才甩掉他們!你能不能先送我去醫院?或者不去醫院也行,只要能治療我的傷……”

    “你受傷了?”她立刻看向他的右手臂。

    天意微微抬起手臂,林語嫣立刻看到了那黑色沖鋒衣下的血窟窿!

    “天那!你等我……遭了,我的車剛才熄火了,怎么也打不開……”林語嫣頓時急的有些不知所措。

    天意鎮定道:“你下車,我來開車試試。”

    很快,他們交換了座位。

    本來林語嫣是想等著汽車啟動后,她再把位子換回來,可沒想到,天意直接開走了。

    他左手開車,一臉老司機的沉穩模樣。

    “你能行嗎?要不還是我開吧?”林語嫣擔憂道。

    “你的車是自動擋吧?”

    “對對對!”

    天意回道:“那沒事,我左手開足夠了。”

    等車開出小巷駛上大路時,林語嫣忍不住問道:“天意,方不方便告訴我,是誰打傷了你?”

    他側眼看她:“其實這跟你和冷爵梟有關,龍少派我來這就是為了找出潛藏在這里的臥底!死亡社社長柳中庭已經派人來到了市里,有可能他本人也在!但我們一直都沒查到柳中庭的真身,也不知道他派了多少人,就在今晚我查到跟蹤了有段時間的目標人物,可惜被他跑掉了!”

    林語嫣眸色一沉:“柳中庭想殺我們?”

    天意搖了搖頭,嚴肅道:“這不是柳中庭的風格,龍少說了,柳中庭一定會玩出游戲,但具體怎么玩,誰也猜不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