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1章 離婚懷孕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1章 離婚懷孕

    十天后,王彩霞出院了。

    林語嫣和冷爵梟也假離婚了,但離婚證卻是真的。

    當王彩霞看到林語嫣遞到她面前的離婚證時,王彩霞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這是林語嫣長這么大,從母親臉上看到最詭異的表情。

    離婚的當天,王彩霞提出要去看望佟瑤,她讓劉光明在花店訂了花。

    一家四口去了墓地。

    車是劉光明開的,王彩霞和林翔都在后座。

    林語嫣坐在了副駕駛。

    “語嫣,你什么時候從冷爵梟的別墅里搬出來?要不你來和我們一起住吧,光明在路易斯那賺的錢已經在兩星期前買了套公寓,是三居室,夠我們三住了。”

    王彩霞的話讓林語嫣立刻想到了冷爵梟當初的推測,果然是這樣。

    林語嫣笑了聲說道:“媽,你和光明住吧,我會在公司附近再買套公寓,你不用擔心我。”

    林翔這時候開口了:“語嫣,你就和你媽住吧,還買什么房子,我明天就回去了,我不會和你們一起住的。”

    “爸,爵梟說過,再過兩年,他就安排你回來……”林語嫣下意識提道,希望父親再忍忍這種隱姓埋名的生活。

    她的語氣讓王彩霞頓時不高興了:“都離婚了,還叫的這么親熱……”

    “媽,你們別忘了,爵梟是亞撒的父親,這輩子都不會變的,我不可能和他完全沒有交集。”林語嫣的聲音冷了三分,對于母親這種咄咄逼人的方式已經有所反感。

    劉光明趕緊打圓場道:“是啊,媽,你也別太給姐壓力了,她都為了你們離婚了!你們該知足了,姐把你們看的可是比姐夫重要多了……”

    “臭小子!還叫他姐夫?你趕快給我把稱呼改回來,下次別再讓我聽見!”王彩霞一臉不悅。

    之后,車廂里一直保持寂靜,誰也沒有再說話。

    ……

    一個半小時后,他們到了佟瑤的墓地。

    王彩霞站在佟瑤的墓地前,將林語嫣遞交的離婚證放在了大理石墓碑上,她含著淚說道:“瑤瑤,你泉下有知看看媽給你帶來的禮物,你還滿意嗎?”

    林語嫣站在旁邊寒心無比,她的離婚證成了供奉佟瑤的祭祀品?

    母親真是昏頭了。

    知道佟瑤深深愛著冷爵梟,非得拿她姐姐的離婚證讓一個死人開心,林語嫣在心中冷笑。

    她下意識摸向自己的肚子,里面已經有了冷爵梟的骨肉,這個迫切想再當爹的男人總算如愿了。

    就在兩天前,林語嫣拿著驗孕棒測出了懷孕的事實。

    為了確切,她甚至化著易容妝去了樓清寒的醫院檢測血液和尿液,都證實了她已經懷孕。

    冷爵梟那張冰塊臉總算是勾起一絲笑意和她順利‘離婚了’。

    但他警告她說,在此期間,不準她接近任何未婚男人。

    “語嫣,你別光愣著!還不給瑤瑤跪下!”王彩霞將一束花遞交到林語嫣的手中。

    她的話甚至讓劉光明都閃過一絲訝異:“媽,你讓姐下跪?”

    林語嫣掃了眼大理石地面,早上才剛下過大雨。

    王彩霞眸色發寒道:“怎么?她不應該跪嗎?到底是誰逼死了瑤瑤?”

    林語嫣并沒有下跪,別說她現在懷著孩子不能受涼下跪,就算她沒有懷孕,她也不會對著佟瑤下跪!

    “我不跪。“她冷聲道。

    劉光明也道:“媽,你不要再這樣對姐了,我真的看不下去了!姐都已經和冷爵梟離婚了,你們還想怎么樣?佟瑤難道就沒錯嗎?她已經走了,難不成要讓我們活著的人一直欠著她嗎?”

    沒想到,王彩霞不僅沒有聽勸,反而更來勁了,她推了下林語嫣的手臂道:“給你妹妹下跪而已,又不會少塊肉!也沒叫你去死!有這么難嗎?林語嫣,你看看你妹妹的黑白照片!她這么年輕就離開了我們,難道你就不心痛嗎?”

    一本離婚證根本無法平息母親心中的怒火,林語嫣其實早就明白了。

    可現在聽著她親口又說出這些話來,林語嫣眸色一點點沉下去,她一直在忍。

    因為父母,也因為死去的佟瑤。

    還不等林語嫣回話,不遠處想起一陣掌聲,林語嫣聞聲看去,居然是慕容景。

    慕容景穿著件黑色的羽絨服, 他勾唇笑的諷刺:“來墓地上支香都能看一場戲,生活要不要這么戲劇化。”

    王彩霞一臉醬色,沒有說話。

    林翔也沉默不語。

    林語嫣問道:“慕容,你來看望誰?”

    “你想知道?”

    她沒有說話,只是點了下頭。

    慕容景走到林語嫣的面前,拉起她的一只手就走,邊走邊說:“叔叔阿姨,你們慢慢和你們唯一疼愛的女兒好好聊天,這個你們不愛的女兒我先帶走一會兒,等會兒還給你們。”

    他的話讓王彩霞的表情有些僵,她轉眼看著劉光明道:“光明,給瑤瑤布菜敬酒,我和你林叔叔給瑤瑤燒些金元寶……”

    她望著漸漸遠去的大女兒林語嫣,心口有些賭,想說又說不出的感覺。

    十分鐘后,慕容景拉著林語嫣到了一處整潔的墓地。

    當她看到墓碑上的年輕照片時,眼中劃過一絲詫異,上面的這個女孩,她完全不認識,也從不曾聽慕容景說起過。

    “她叫慕容燕,是我沒有血緣關系的妹妹,在她五歲的時候就接來我家和我一起生活了……”慕容景的黑眸里有些空洞,好像陷在了過去的某一段時光里。

    林語嫣輕聲問道:“她怎么去世的?”

    一句話讓慕容景的眸色立刻染上了凌冽和寒氣,幽暗的眸子里劃過幾絲殺意。

    他說的倒很平靜:“她十五歲那年,被一個畜生迫害后就投湖自盡了。她當時參加學校的夏令營,在晚上和兩個女同學沿著蘆葦走到了一處私人別墅,當時她們被兩個別墅里的酒鬼給抓住了,我妹妹運氣差沒跑掉……”

    這樣的遭遇太過痛心,林語嫣沉著一張臉想到了佟瑤的死。

    想到佟瑤被那群男人糟蹋時,單純作為家人作為姐姐的林語嫣,在心底有那么一瞬間真的無法原諒冷爵梟的所作所為。

    她冷著眸子問道:“那畜生抓到了嗎?”

    慕容景陰寒的冷笑一聲:“我正吊著他玩,這幾天我想結束這個游戲。”

    林語嫣下意識想到了一個人,她問道:“那男人是慕白?”

    “對!”說話的同時,慕容景的眼底明顯透著一股嗜血的殺意。

    她再次問道:“你想怎么對付他?”

    林語嫣的過度關心讓慕容景側眼盯著她,語氣已經帶上一絲警告:“你想通風報信?”

    她冷靜道:“對他,我沒有好感。但爵梟曾經說過,如果慕白向他求救,他會出手。”

    “原來你是擔心自己的老公會遭殃……你放心吧,我不會讓冷爵梟沾這件事。”慕容景森冷道。

    “慕容……”林語嫣有些猶豫了。

    “說話別婆婆媽媽的,有話就直說。”慕容景一臉嚴峻,表情沒有絲毫溫度。

    林語嫣蹙眉望著他:“殺人是犯法的。你不要怪我多問一句,你真的確定當年的男人是慕白?”

    他的語氣變了味,極為不悅道:“你這是在懷疑我的調查能力?”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