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2章 另有隱情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2章 另有隱情

    “慕容,我沒有懷疑你的能力。但我只想說萬一,萬一你的調查出錯,你該怎么判斷?你的家務事我沒權利管,但身為你的朋友,我真的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想清楚,有些決定一旦做錯無法再改變。慕白是你同父異母的親哥哥,你真要手足相殘……”

    “夠了!林語嫣!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對我指手畫腳!慕白這個畜生,我會讓他盡快去見我妹妹!”慕容景咬著牙急匆匆地離開了,沒有再回頭。

    林語嫣的心情漸漸發沉,她倒不是擔心慕白,他只是擔心慕容景,怕慕容景方式太過火,把他自己送進牢里該怎么辦……

    在回去的路上,林語嫣始終繃著一張臉想著這件事,王彩霞看著女兒的表情,還以為林語嫣還在生她的氣。

    王彩霞嘆氣道:“語嫣,你想自己住就自己住吧,媽不逼你了。以后再看望瑤瑤時,媽也不會逼你下跪了……”

    林語嫣回神愣了下,但她沒有說話。

    ……

    第二天,林語嫣在國際機場送別父親林翔,林翔囑咐她要好好照顧王彩霞。

    他還拜托了林語嫣,希望她平時留意下他的第二任妻子杜海娟,還有林語嫣同父異母的弟弟林小童。

    自從林翔殺了陸小桃被抓后,杜海娟就帶著兒子林小童改嫁了。

    他們和林翔直接劃清了界限,林小童也改姓杜了,杜海娟怕兒子被人罵是殺人犯的兒子,就只好改了林小童的名字。

    林語嫣說讓林翔放心,只要她能夠辦到的都會幫他們。

    林翔走后,林語嫣從機場里走出來,她看了下時間,已經快下午五點了。

    她準備在回去之前親自見見慕白。

    就算是為了慕容景和他死去的妹妹慕容燕。

    當林語嫣給慕白打電話的時候,慕白挺驚訝:“哎呦,冷太太,你給我打電話,我真要以為你是打錯了。”

    “呵,慕白,你不必陰陽怪氣的,我開門見山,你現在在哪?方便的話我想見你一面,有幾個問題想問你。”

    慕白正坐在一處奢華的雪茄屋,他抽了一口雪茄道:“你有問題要問我?關于什么?”

    林語嫣回道:“在電話里不方便,我們見面再說。”

    “行,我在……”

    知道慕白所在的地方后,林語嫣攔了輛出租車直奔目的地。

    在車上,林語嫣收到了冷爵梟的短息:老婆,你父親回去了?

    她回了一條:恩,剛走。

    冷爵梟秒回:快來藍海灣,我給你和女兒準備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全是你愛吃的菜。

    林語嫣:“……”

    她直接給他回了電話,冷爵梟也是秒接:“怎么了老婆,就這么想我?”

    “我說大哥,你能不能別每天女兒女兒的說啊,萬一不是女兒呢?你豈不是要失望?”林語嫣一臉無奈道。

    此刻的冷爵梟身上系著黑白細條紋的圍裙,黑色的緊身襯衫上解開了兩顆扣子,修身的西褲將他的肌肉線條包裹的完美無缺。

    他耳朵上戴著藍牙,剛將一盤炒蝦仁端上桌,他勾唇淺笑道:“傻瓜,你生什么我都喜歡。”

    “那我要是生個南瓜出來呢?”林語嫣順嘴開玩笑道。

    冷爵梟身形一僵面無表情道:“生個南瓜我們就燉湯喝。”

    拿著手機的林語嫣渾身一抖:“不跟你扯了,再說下去我怕吃不下了,你先吃吧,不用等我……”

    “我等你,要是你回家后不愛吃,我再給你換。”他滿眼寵溺道。

    懷孕后,冷爵梟都開始親自下廚了。

    林語嫣頓感自己變成了女王,想到生第一胎時哪有這個待遇,現在有了,她就好好享受。

    “謝謝老公!那我們等會見吧。”

    電話掛了后,林語嫣叫讓司機盡量開快點,她還等著回家吃飯。

    家有完美的煮夫等著她,她要回去當女王。

    幸好慕白說的地方是順路的,到時候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問幾個問題就出來了。

    ……

    五十分鐘后,林語嫣付了車費后走進了那間頂級私人會所。

    在暗地里一直跟著林語嫣的歐陽當場給冷爵梟打了電話,他將林語嫣來慕白地盤的事情說了。

    冷爵梟正在燉湯,他走到廚房的落地窗前看了下夜色,眉宇間有絲不解:“她找慕白有什么事?”

    “不清楚,不過昨天太太在墓地遇到過慕容景。”歐陽道。

    冷爵梟想了幾秒后說道:“看來慕容景要對慕白下手了,我老婆又去管閑事了……”

    他無奈地掛了電話,將身上的圍裙解了下來,準備親自去接林語嫣回家。

    以他的推測,慕白肯定會拉著她聊更多關于慕容景的事情。

    搞不好,還會利用林語嫣。

    他的老婆,可不允許被其他人利用!

    五分鐘后,林語嫣已經到了慕白的辦公室,這里只是其中一處慕白的工作地。

    她剛進去的時候,他正在抽煙。

    林語嫣下意識地想到孩子,眉頭微微一皺。

    慕白掃了她一眼,明白了她厭惡煙味的意思。

    他立刻將香煙掐滅在了煙灰缸,笑的有些假:“隨便坐。”

    林語嫣看向不遠處的沙發走了過去。

    慕白整了下西裝外套也走了過去,他坐下后問道:“想喝點什么嗎?”

    “不必了,我說幾句話就走。”

    他頷首:“恩,你說吧。”

    林語嫣直接問道:“你知不知道慕容景為什么一直和你作對?”

    慕白冷哼一聲:“還不是為了和我爭奪家產。老頭子在臨死前給了他不少家業,這臭小子貪得無厭!”

    他對慕容景的形容讓林語嫣詫異,她有種直覺,慕白并不是特別討厭慕容景這個弟弟。

    她試探地問道:“你恨慕容景嗎?”

    慕白的眸色微變:“是他讓你這么問的?”

    林語嫣搖頭:“跟他無關,純粹是我自己想知道。”

    他盯著她的眼睛猶豫了幾秒,最終還是回答了:“恨倒算不上,老頭子臨死前,我答應過他,不會為難慕容景。我這當大哥的想寬容對待,可這臭小子處處給我使壞,讓我損失了八千多萬!我可以理解他是因為老頭子當初對他媽有愧,才會對我也一起討厭……”

    “慕白,我實話告訴你,他不是討厭你!他是恨你!”林語嫣直接說了出來。

    “恨我?為什么?我又沒對不起他!”慕白的黑眸里染上了怒氣和不解。

    林語嫣垂眸思考,為了尋找萬分之一的可能,她抬眸問道:“你記得你年少時有沒有喝醉酒欺負過一個漂亮女孩?”

    “笑話!我這種身份和外表需要去欺負……”突然間,他的聲音戛然而止,臉色漸漸有些不自然,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

    慕白沉默了,他陷入了回憶中。

    大概過了兩分鐘,他再次看向林語嫣時問道:“你為什么這么問我?你知道了什么?”

    他的語氣有絲緊張,這在林語嫣的眼中自然是很容易看成是心虛的表現。

    她一臉嚴肅道:“慕白,我不會害你的,希望你能夠老實告訴你,你到底有沒有在喝醉酒的情況下欺負過一個女孩,事情大概發生在十二年前。”

    他的眼神有些閃爍,呼吸有些重了起來。

    猶豫了片刻后,他道:“有過……那是個洋妞,但對方是未成年,我爸當時用錢給解決了,這件事跟慕容景有什么關系?難道那女人是他女朋友?”

    “洋妞?你確定?”林語嫣很詫異,可慕容燕完完全全是亞洲女孩子。

    慕白臉色一僵,滿眼不悅道:“靠!你把我當什么人了?我當時能夠強上她,證明我還不是醉的很厲害,如果我連人種都分不清,你真當我是色盲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