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4章 當面澄清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4章 當面澄清

    第二天晚上,林語嫣帶著冷爵梟準備好的禮物去了劉光明的公寓。

    路易斯確實來了,王彩霞還夸張的準備了一桌子的菜。

    這明顯的示好,讓劉光明都有點尷尬。

    “路易斯,你別見怪啊,我媽好客……”劉光明給路易斯倒著紅酒。

    王彩霞對林語嫣道:“語嫣,你別愣著,趕緊坐下吃飯啊!”

    林語嫣將包放在沙發上后,她拿著禮物走向路易斯,微笑道:“路易斯,小小禮物,希望你不要嫌棄,祝你身體健康!”

    眼神故意不太看她的路易斯此刻抬眸,他灰藍色的眼眸十分迷人,今天的他依舊西裝革履穿的非常正式。

    “謝謝!其實禮物就不必了……”他客套著,但心里還是有點期待林語嫣的禮物。

    “路易斯,你太客氣了!你能夠來光明這里,已經很給面子了!禮物當然要買!”王彩霞本來要給路易斯夾菜,但手剛抬起就放下了。

    她笑道:“瞧我這腦子!路易斯是外國人,應該不會適應我們國內的用餐方式,阿姨就不給你夾菜了,但你不要客氣啊!”

    路易斯轉眼望著王彩霞,說的很有禮貌:“阿姨,您多慮了,其實我已經習慣了。”

    “呵呵呵,那就好……”

    “語嫣,你快坐下啊!快給路易斯夾菜……”王彩霞的刻意,讓林語嫣頓時反感至極。

    他們家沒理由需要去巴結路易斯。

    雖然劉光明曾經酒駕撞死了路易斯的一對代孕雙胞胎,但那并非是路易斯的親生孩子,后來她都已經向路易斯證實過。

    路易斯也承認了。

    劉光明已經是路易斯的關門弟子,專門學習賭技,彼此間的關系好了不少。

    一頓寒暄客套之后,路易斯當面打開了林語嫣的禮物。

    禮物是冷爵梟挑選的,禮盒是密封的,林語嫣不曾看過。

    當路易斯拿著一副十字繡出來時,林語嫣的大腦都懵了幾秒,當真是很無聊的東西……

    這個醋王看來是故意的。

    王彩霞的臉色很僵,她一臉責怪道:“語嫣,你怎么買這種東西,這也……太不上檔次了!”

    “阿姨,請您不要怪罪語嫣,這禮物我很喜歡。”路易斯的表情像是很欣賞似的,反復看了好幾遍那副用十字繡秀出來的哈士奇,哈士奇的身后還有一棵萬年松。

    他笑了一聲:“語嫣,你送的禮物很有寓意,我確實是萬年單身狗。”

    林語嫣:“……”

    冷爵梟真是這意思?

    這也太惡毒了吧……

    劉光明憋笑埋頭苦吃,王彩霞的表情頓了下,她想了想才明白過來,她轉眼笑道:“路易斯,咱們語嫣也是單身狗了,你還不知道吧,她和冷爵梟已經離婚了,但我們語嫣條件好,不愁嫁!”

    王彩霞的意有所指,讓路易斯頗為驚訝,他先問道:“語嫣,阿姨說的是真的嗎?”

    林語嫣的眼神有點冷,她舉起果汁喝了一口道:“恩。離了。”

    “為什么?”路易斯百思不得其解。

    劉光明眼見著氣氛開始緊張起來,他立刻小聲道:“路易斯,今天是你的生辰,咱們不要談那些事情了,我姐也不愿意提起,以后有空我再告訴你吧。”

    “光明說的對,來,我們大家來敬路易斯一杯!語嫣,我們都喝酒,怎么就你喝果汁啊?”王彩霞看著那杯果汁有些嫌棄。

    林語嫣眸色一暗,她抬眸撒謊道:“媽,我今天不想喝酒,我就用果汁代替吧。”

    懷了孕自然是不能喝酒。

    王彩霞本來還想說點什么,路易斯趕緊說道:“阿姨,我們不要勉強語嫣了,今天大家不要以我為主,不然我坐著都有些緊張呢。”

    “緊張什么,路易斯,你把這里當自己家就好!待會喝多了也不怕,你就住這里吧,反正還有一間客房……”

    劉光明道:“媽!路易斯有大別墅,怎么會住在我們這的小房子……”

    王彩霞尷尬地笑了笑,自從搬出冷爵梟在郊區給她的別墅后,王彩霞一時間其實也有點不適應這樣的生活了。

    但想到女兒佟瑤的死,她不愿意再沾冷爵梟一丁點的光。

    就連曾經冷爵梟孝敬她的那些錢,王彩霞已經派劉光明將銀行卡親自送到了冷氏集團,是穆天代收的。

    王彩霞下的決心,讓林語嫣在心里也很是無奈,很多話只能憋著也說不出來。

    晚上的這頓飯,林語嫣渾身不自然,王彩霞有意撮合路易斯和林語嫣,這也讓路易斯有些詫異,劉光明則是眼不見為凈,盡量不忍母親生氣,佟瑤的死,讓林語嫣和劉光明這姐弟倆都在有意遷就王彩霞。

    臨走前,王彩霞反復強調讓林語嫣送送路易斯,林語嫣當著路易斯的面無法推脫,就照辦了。

    十分鐘后,林語嫣將路易斯送到了小區里的地下停車場。

    她看著路易斯的眼睛認真道:“路易斯,現在我媽不在,有些話我必須要跟你說清楚,其實我和冷爵梟是假離婚。因為佟瑤的死……”

    用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林語嫣將佟瑤的事情簡單的解釋了下。

    路易斯聽后也唏噓不已:“我之前偶爾聽光明說起過你和佟瑤一直以來的矛盾,我作為一個外人也覺得佟瑤身為你的親妹妹,她真的不值得令人原諒。可你父母現在這樣逼迫你,實在是讓你太受委屈了!”

    “沒辦法,佟瑤的死,我父母無法怪罪到我頭上,只能拉著冷爵梟當攻擊對象了!佟瑤是自殺,我父母心里有很深的怨氣,現在雖然在表面上不太難過了,但我知道我媽是把這種痛苦藏在了心里。可這種事情,如果不找個宣泄途徑是無法正常生活的,我是為了她才假裝離婚的。我現在把這件事告訴你,主要是想解釋我媽為什么有意把你推向我的原因。”

    “現在對我媽來說,只要我的老公不是冷爵梟,估計誰娶我都可以。”她的眼神有些黯然神傷,雖然想表現的淡定,可眼中的晶瑩還是泄露了她內心的痛楚。

    路易斯情不自禁的一手搭上了她的肩膀,輕聲安慰道:“語嫣,給阿姨時間吧,光明跟我說過,你父母的心里對佟瑤有很多的虧欠,你想,佟瑤陪在你父母身邊沒幾年,現在這么年輕就讓你父母看著她先離開人世,沒有哪個父母能夠輕易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如果沒有你和光明在,我怕你媽媽恐怕早已經支撐不下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