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6章 太過敷衍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6章 太過敷衍

    林宗不按套路出牌,并非像珠寶店里的工作人員撿著好聽的話說給客戶聽,相反,他說的話完全出自他真實的想法。

    哪怕這個想法讓此刻的樂悠悠滿眼冰霜。

    “當年買走這枚戒指的男人,你還記得嗎?”樂悠悠的聲音已經冷了八度。

    她一直以為冷思辰是最近才買的,哪里會想到這個戒指的由來。

    林語嫣立刻轉移話題道:“悠悠,既然林先生不愿意修改,出于我們尊重他的個人設計習慣,我們還是不要為難他了,我們去別家問問吧……”

    說著,林語嫣就從林宗的手里將戒指拿了回來,拉著樂悠悠就要往外走。

    可樂悠悠就像腳步灌了鉛僵直地站在原地,一臉認真的等著林宗的回答。

    他眸色微冷:“你真的想知道?”

    “請林先生告訴我實話!”

    “悠悠……”林語嫣急色道,她是真的不想樂悠悠聽到那些事情。

    林宗掃了眼林語嫣的表情,心底泛起一絲好奇,目光不由自主地移向了她的手……

    他的黑眸中突然閃過一絲興奮,兩步走向前,將樂悠悠的手從林語嫣的手中掰開,他舉起林語嫣的手指問道:“你的手指,我光看就能看出來,你適合這枚‘唯愛之心’。”

    林語嫣頓時有些心虛,她趕緊抽回手指說道:“你這人真奇怪……不改就不改,悠悠,我們走吧……”

    “語嫣,你昨天說是你陪著思辰一起買的?難道你和他很多年前就買了?”樂悠悠的聲音里透著一股酸澀的委屈和壓抑的憤怒。

    “如果我記沒錯,這枚戒指在七年前就被姓冷的一位先生買走了,當時我的助理跟我說,冷先生是要拿著戒指去求婚。”林宗將事情說了出來。

    此刻,林語嫣怒著看向他:“有沒有人跟你說過,你真是一個很討人厭的設計師!連修改都不肯,什么狗屁設計師!”

    “悠悠,我們走!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會告訴你!”忍無可忍,林語嫣知道隱瞞不下了。

    為避免樂悠悠的胡思亂想,還是坦白說了的好。

    ……

    半小時后,林語嫣在一家咖啡廳將關于這枚戒指的故事從頭到尾告訴了樂悠悠。

    樂悠悠目光呆滯,一臉心碎的表情,很長時間都沒有說話。

    她的表現讓林語嫣開始擔心起來:“悠悠,冷思辰這人有時候很蠢,直男癌!都不知道女人在想什么……冷思辰就是太懶了,也許他覺得這枚戒指真的很好以為你會喜歡,所以才選了這枚戒指……”

    “語嫣,你別替他說話了。他拿著當年給鐘美華求婚的戒指送給我,這是懶嗎?這分明是對我的羞辱!難道我不值得他為我花點心思嗎?世界上這么多枚戒指,他為什么唯獨要挑選這枚戒指?他就這么忙嗎?我也沒說過一定要大鉆戒,哪怕買的小點也可以啊……為什么偏偏是這枚戒指!”

    眼淚順著她的妝容流下來,兩道淺白色的粉痕留在了她的臉上,林語嫣抽出餐巾紙給她:“親愛的,擦擦吧,妝花了。”

    “花了就花了吧,冷思辰真的太傷我的心了……語嫣,你為什么沒有把這枚戒指的事情提前告訴我?如果我知道,昨晚他對我求婚的時候我就不會答應他!”樂悠悠的眼中多少有點怨氣。

    林語嫣心生愧疚道:“對不起悠悠!我是真不知道他會拿這枚戒指向你求婚,況且當年的事情我也想不到來跟你說……真的抱歉,是我不好,我就不該答應你來修改,這個林宗簡直是個變態!”

    如果他選擇第一時間修改,后面的事情也不會再牽扯出來。

    林語嫣對這個林宗的印象分已經變成了負分,戒指設計的再獨一無二有什么用?

    媽的,情商是零分。

    “悠悠,回頭我找冷思辰算賬,讓他向你道歉認錯!”林語嫣心里確實對冷思辰頗有微詞,居然拿著同一枚戒指向她最好的閨蜜求婚,簡直太過敷衍了!

    聽林語嫣要去教訓冷思辰,這種事情自然不是好事,樂悠悠猶豫了下,覺得她不便出馬,交給林語嫣最合適。

    林語嫣身為她的閨蜜去說這件事,比她這個未婚妻要方便。

    樂悠悠盡管傷心,但還是不想和冷思辰吵架,她怕真要是鬧得不可收場,萬一冷思辰后悔向她求婚了怎么辦?

    那她腸子都要悔青了!

    “語嫣,你也不要罵他,你就說我不喜歡這枚戒指,而且也太大了,戴在手里怪沉的……”樂悠悠擦了擦眼淚,心情稍微平復了些。

    “你放心,我知道怎么說,我不會像潑婦一樣罵他的。”

    為了盡量讓樂悠悠的心情好起來,也因為負罪感,林語嫣和樂悠悠在商場分開后就直接去了律師事務所。

    冷思辰在電話里說他會在公司加班。

    林語嫣給他順便買了兩份便當去找他了,便當還是樂悠悠親自買的,說是冷思辰最愛吃的那家店。

    樂悠悠親眼望著林語嫣坐上出租車離開后,她自語道:“語嫣,不要怪我自私,我真的希望冷思辰能夠趁早忘了你,這枚戒指他能夠保存這么多年,也是因為你……”

    她希望林語嫣當面去說這件事,讓冷思辰將這枚戒指處理掉,樂悠悠的心理才會真的安心點。

    戒指獨一無二的存在讓樂悠悠心碎,但她卻不是能夠戴上這枚戒指的人。

    ……

    等林語嫣到了冷思辰的律師事務所之后,剛好是晚上用餐時間。

    其他員工都在用餐。

    林語嫣去了冷思辰的辦公室,她將便當放下后說道:“冷思辰,我從來不知道原來你的情商這么低!”

    冷思辰剛好離開了辦公桌,向她走來了。

    他坐在沙發上后抬眸問她:“你是在說戒指的事情?”

    她眸色一暗,不悅道:“原來你也知道你辦了這混賬事啊?”

    林語嫣的話讓冷思辰不以為然,他伸手去打開便當:“你看這便當,只有她知道我在這家店最愛吃什么,這就證明悠悠其實沒有很生氣,我只是覺得鉆戒的克拉數聽起來很吉利,你們女人不都喜歡大鉆戒嗎?而且這枚戒指除了你,我又沒給別的女人試戴過,我想悠悠不該介意。”

    他的話讓林語嫣是真來氣了,她壓著怒氣道:“什么叫她不該介意?那是你的想法!你拿著過去給鐘美華的求婚戒指,現在拿來向悠悠求婚,你說她介不介意?”

    冷思辰表情有些微變,但沒有停下手里的動作,他拿出筷子夾起一塊鱈魚吃了起來。

    他的無動于衷和滿眼淡定,讓林語嫣氣的走向前將筷子奪走問道:“不準吃飯!將戒指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看了眼手中沒有筷子的手,冷思辰抬眸勾唇笑了聲:“林語嫣,你瞎激動什么,不就是個訂婚戒指嘛,又不能吃又不能穿的,你看你現在一臉怒火的表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向你求婚了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