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8章 獨一無二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8章 獨一無二

    不出一小時,冷思辰和林語嫣到了那家珠寶店。

    巧的是,林宗這位設計師依舊在旗艦店。

    在得知工作人員說有大客戶要來買求婚鉆戒時,林宗親自出來招待。

    因為冷思辰跟工作人員說了,他還是會買林宗的絕世孤品。

    林宗在看到冷思辰的一瞬間,他就伸出手問道:“你好,我是林宗,請問你是曾經購買‘唯愛之心’的冷先生嗎?”

    冷思辰勾唇微笑道:“我是那位冷先生,你就是堅決不改戒指的林設計師?”

    “呵呵,看來我已經聲名狼藉了……”

    林宗的自黑并未換取林語嫣的好感。

    因為之前她罵過他,但她又再次出現難免會尷尬。

    此刻的林語嫣多少有點表情不自然。

    林宗轉眼望著林語嫣笑道:“冷太太,你不必緊張,我原諒你了。你不是第一個罵我的客戶。”

    他的不計前嫌讓林語嫣有點詫異,看來他的脾氣還可以。

    “抱歉,當時我確實覺得生氣,不為客戶著想的設計師,很難會讓客戶滿意。”林語嫣不卑不亢,說的一臉平靜。

    冷思辰為了讓林語嫣心情好些,他主動道:“林先生,既然那枚戒指我未婚妻戴不了,那我重新為她買一枚,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珍藏?我未婚妻說了,要獨一無二。”

    林宗看了眼冷思辰手中的戒指盒,他輕笑一聲:“其實你的這枚‘唯愛之心’就是獨一無二。罷了,這種事情不能勉強。為了彌補你未婚妻的遺憾,我手上有一枚戒指是我個人的私藏,我珍藏了十年。你身為我過去的老客戶,我破例一次。你們跟我來。”

    他的這個破例讓林語嫣瞬間心情大好,她先跟上了腳步,看了冷思辰一眼:“快走啊!”

    冷思辰望著她眼中的喜悅和神采,忽然有種錯覺,好像他是在為林語嫣買戒指。

    雖然現實并非如此,但此刻她能夠陪著他買戒指,他還是開心的。

    “好。”他的笑容發自內心。

    十分鐘后,冷思辰和林語嫣一起來到了林宗的私人辦公室,一般情況下,他從不會帶客戶進來。

    林宗走向一處保險柜,邊走邊道:“你們隨便坐,想喝點什么,我讓秘書給你們準備。”

    “不用了,我們很快就走。”林語嫣率先說道。

    她的話讓林宗笑著回頭看了她一眼,他道:“冷太太,你也稍微有點耐心好不好?我設計出來的戒指也算得上奢侈品了,少則上百萬,多則幾千萬,你這種像買白菜一樣的速度讓我有點傷心吶。”

    他的這種玩笑抱怨讓林語嫣不買賬:“像我們這種準客戶你還抱怨?看的滿意直接買走,這不該是最讓你高興的事情嗎?”

    此刻,保險柜已經打開,林宗從里面拿出了一個復古的木制錦盒。

    他拿著盒子走到了沙發處,在離林語嫣一米遠的位置坐了下來。

    把戒指放在玻璃茶幾上,林宗說的極為認真嚴肅:“我不高興,每售出一件我的作品,就像是賣出了我的一位情人。”

    這形容詞有點讓林語嫣懵住了,倒是身邊的冷思辰笑了:“林先生很幽默。”

    “哪里幽默了?你這樣說,讓我們這些買家聽了心里感覺怪怪的……”林語嫣已經伸手去拿錦盒。

    她剛準備打開,林宗忽然握住她的手,情緒有些復雜道:“答應我,如果你不喜歡它,什么也不要說。我怕它聽了會難受……”

    把戒指如此擬人化,林語嫣嘴角微抽。

    林宗那雙修長好看的男人手,讓冷思辰有些刺眼,他笑著將林宗的手從林語嫣手上拿開,聲音冷了三分:“林先生,我覺得人與人還是有距離的好。”

    冷思辰話語中的隱隱警告,并未讓林宗生氣,反而讓林宗笑的有點意味深長。

    林語嫣沒管他們之間的暗流,她一心想著要為樂悠悠挑到最獨一無二的戒指。

    “冷太太,麻煩請你戴上手套。”林宗將防塵手套遞給了她。

    當她戴上黑色的防塵手套后,便將錦盒打開了,在看到那枚完美圓形的超大粉色鉆戒時,林語嫣的少女心被全部勾了出來……

    “天哪……真的好美……”

    粉色鉆石戒指的戒托極富設計感,優美簡潔的線條卻在第一眼就能看出設計師的用心,感覺上好像是沒有過多的設計,但林語嫣能夠肯定林宗畫了海量的設計圖。

    她帶著一股敬畏的眼神問道:“林先生,你是不是為這枚戒指畫了很多設計稿?”

    林宗眼睛微瞇,帶著絲欣賞的笑意:“被你看出來了,我挺意外。”

    林語嫣接著再看這枚戒指的切割不禁又連連點頭,說了幾句贊美之詞后,她將戒指重新放進了錦盒。

    她滿眼真誠的對冷思辰說道:“買吧,我相信悠悠一定會很喜歡!”

    冷思辰猶豫了下,還不等他說什么,林宗率先提醒道:“冷太太,我想再重復一次,戒指的尺碼我不會改,你們要不要在買之前,讓你的好閨蜜親自來店里試戴一次?”

    他的話頓時讓林語嫣的臉色垮了下來:“暈!差點忘了這茬!林先生,你的這個習慣真的很不好啊……”

    林宗笑了笑沒說話,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語嫣,用你的手指試戴下吧,你知道悠悠的無名指和你的哪根手指一般大小嗎?”冷思辰先提出了一個方案。

    一聽是試戴,林語嫣頓覺不妥,她問林宗:“林先生,這枚戒指你說是你的私藏,這十年期間,有人試戴過嗎?”

    林宗很肯定道:“不曾。”

    “那我不試戴了!還是讓悠悠自己過來試戴吧,冷思辰,你別忘了悠悠的話,她說要獨一無二!如果她是這枚戒指的第一位試戴者,我想悠悠會很開心的。”

    她的慎重和儀式感讓冷思辰不解地勾唇一笑:“真不理解你們女人的心,男人把自己都獻出去了,女人卻在拼命在乎一枚戒指……”

    “你是不懂!不然也不會拿過去的戒指給悠悠當求婚戒指。”林語嫣有些戲謔道。

    “你是不是準備抓著這件事取笑我一輩子?”冷思辰滿眼無奈,有點力不從心。

    坐在旁邊的林宗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直接問道:“冷先生,當年你在電話里說能夠戴上那枚唯愛之心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冷太太?”

    他這一問,讓現場氣氛頓時尷尬起來。

    林語嫣掃了林宗一眼,不以為然道:“戴上了又能怎么樣?有這么了不起嗎?很多跟我手指一樣的女人都可以戴上……”

    “了不起。冷太太,你信不信,我現在去大街上連著找三十個跟你手指大小差不多的女人,沒一個可以戴的上!”林宗的眼神變的有些犀利和莫測。

    林語嫣對他作品的這種大眾態度,讓林宗在內心開始較勁。

    冷思辰的眸色中劃過一絲驚異,他當場問道:“林先生,難道你的戒指有魔法不成?”

    雖然問的不至于像是嘲笑和諷刺,但語氣中的質疑和好奇是很明顯的。

    林宗垂眸笑的有些神秘,從他爺爺的爺爺那一輩就開始當珠寶手藝人了,到了他爺爺那一代才創立了珠寶品牌。

    而林宗的天賦加上他的刻苦鉆研,早已經研究出一門獨創技法,為了保密,他從未對外公布。

    其實他的作品不僅僅是因為他喜歡用了稀世珍寶。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的孤品戒指,能戴下的人不多。

    可以說寥寥無幾。

    除了他所偏愛的珠寶使用了獨創技法,那些他需要快速出售的珠寶并未使用這種技法。

    但冷思辰手里的‘唯愛之心’戒指和茶幾上放著的‘初戀’粉鉆,卻使用了他的林氏獨創。

    林宗的眼神變的幽深和復雜,他拿起錦盒,望著錦盒中的完美粉鉆問道:“冷太太,你敢不敢試戴這枚戒指?如果你能夠把這枚戒指戴在你的無名指上,我可以向你承諾,冷先生的未婚妻一旦喜歡這枚戒指,我會破例為她改。你敢戴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