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9章 潛藏玄機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9章 潛藏玄機

    林宗的這個承諾很誘人。

    但林語嫣有些糾結,她怕樂悠悠知道她試戴后會不高興。

    她問道:“林先生,為什么一定要讓我試戴?如果樂小姐喜歡,你為什么就不能為她修改?”

    此時的林宗已經不再變的那么好說話。

    他站起身說道:“冷太太,這枚粉鉆本就是我的私藏,我可以繼續珍藏下去。我不是急著要出售。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強。你能夠戴上我設計的‘唯愛之心’,所以我只不過就是有點好奇,想看看你能不能戴上這枚‘初戀’。”

    林宗的好奇也是冷思辰的好奇。

    就連林語嫣都開始有些茫然的望著自己的那雙手。

    她的手指修長纖細白皙,確實都可以當手模了。

    但對于林宗說的那種假設,林語嫣其實挺懷疑,她問道:“這枚粉鉆和那枚心形鉆戒不同?”

    “不同。”他的眼神很平靜,但卻充滿了肯定。

    她擺擺手道:“那肯定戴不下,別試了。不同的大小戴在同一根手指上,不會合適的。而且我的手指沒有變細也沒有變粗,我當年自己買的戒指現在戴都是剛剛好……”

    “冷太太,你何必諸多推辭,我說過我不勉強。這枚戒指我決定還是不出售了,你如此嫌棄,我也不想賤賣了它,對它不夠尊重。”林宗伸手便去拿錦盒。

    林語嫣眼看著這枚獨一無二的戒指被他又收了回去。

    她一手抓住他的手腕道:“等等!我現在就問!”

    冷思辰一直沉默著,他其實已經對戒指的特殊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林宗將錦盒再次放在茶幾上,他眸色微轉道:“請便。”

    林語嫣不再猶豫,她立刻當著他們兩個人的面將電話打給了樂悠悠。

    她告訴樂悠悠,說林宗愿意出售他的私藏粉鉆,但是有個條件,需要她現在試戴這枚戒指后拍張照片留念,為了在今后珠寶展覽上展示這枚粉鉆的攝影作品,還要刊登在這家珠寶品牌的年刊上。

    但有個好處就是,林宗愿意修改這枚戒指了。

    雖然這個理由說的多少有點牽強,但林語嫣說這枚戒指真的很好,樂悠悠就心動了。

    林語嫣將照片拍了后發了過去,樂悠悠看到大鉆戒后,立刻打電話告訴林語嫣,說同意讓她試戴。

    電話掛了后,冷思辰和林宗都像看奇怪生物一樣的眼神望著林語嫣。

    林語嫣抬眸迎接他們的眼神,她有些不自然道:“你們別覺得我們女人事多,實在是你們神經太大條不懂女人心……”

    有過‘唯愛之心’戒指的前車之鑒,林語嫣對戒指這件事極其小心。

    她怕樂悠悠再次有想法,現在把每一處細節都考慮好了。

    冷思辰望著她有些泛紅的臉頰輕笑道:“原來你一本正經的對悠悠撒謊也是會臉紅的。”

    “你們都聽到了,所以這件事絕對不可以告訴悠悠!林先生,我能夠信任你嗎?”她的眼神有些懷疑和不安。

    畢竟這個林宗脾氣也有些古怪,她是真猜不準。

    “你放心吧,我不會說。我也不至于那么碎嘴。”

    林語嫣在心中冷笑,還不嘴碎?之前的事情就是因為他話多才讓樂悠悠不高興!

    “行吧,那我來試試這枚戒指,我已經得到女王的批準了!林先生,不要食言,悠悠如果戴了不合適,你一定要為她修改。”林語嫣不放心的再嘮叨了一次。

    林宗的嘴角揚起一絲公式化的笑容:“我要是食言,你去微博上找水軍黑我的人品,我保證不還擊。”

    林語嫣:“……”

    她摘下防塵手套,有些朝圣般地拿起那枚粉色鉆戒,不再猶豫,直接往左手的無名指戴上……

    當戒指毫無阻力很合適的戴在無名指上時,林宗的瞳孔在一瞬間有些收縮,冷思辰的臉色是前所未有的震驚。

    這枚粉鉆和那枚心形戒指明明大小不同,是林宗親口承認的,為什么她可以毫無違和感的戴上?

    讓林語嫣都驚的一時失語。

    過了十幾秒,她才后知后覺道:“怎么會這樣……”

    真的太神奇了。

    林宗的眼神由最初的不解到現在的淡定,也就在幾秒之間。

    他低沉道:“你果然可以戴上。”

    說完后,他轉身走向自己寬敞的辦公桌前,在白色的真皮轉椅上坐下了。

    林宗陷入了沉思,濃密的睫毛掩蓋了他眼底的一片幽深。

    “林先生,戒指我已經試過了,那改天……”林語嫣已經冷靜下來,她把戒指放回到了錦盒內。

    “你們走吧。冷先生,下次帶你未婚妻來這里,我會親手測量她的手指為她修改,來之前提前給我打個電話預約下時間,因為我不是每天都在旗艦店。”此刻的林宗變的有些疏離,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他的這種轉變讓林語嫣和冷思辰都有些不明所以。

    但又礙于林宗已經在送客催他們走,他們也不便久留。

    跟林宗道別后,冷思辰和林語嫣就離開了珠寶店。

    當他們剛走出珠寶店準備去停車場取車時,林語嫣提出她自己打車回去。

    冷思辰意外的沒有堅持送他,他只是目送了她。

    等林語嫣一走,他立刻返回到了珠寶旗艦店。

    他心中有大大的疑問要當面問林宗,但不想林語嫣在場。

    當冷思辰再次來到辦公室時,他一眼便看到林宗坐在沙發上,雙手撐在膝蓋上,手中拿著那枚粉色鉆戒,思緒早已經飄遠了……

    直到冷思辰走到了林宗的面前,他才反應過來。

    “冷先生?你怎么又回來了?”

    “林先生,我很想知道林語嫣為什么能夠戴上你手上的這枚戒指?我也很想知道她為什么可以戴上我手里的這一枚?”冷思辰將心形戒指放在了茶幾上。

    他眼中的各種疑問讓林宗心情更為復雜。

    林宗忽然道:“你抽煙嗎?”

    “已經戒了。”冷思辰回的簡潔。

    “那你介意我抽煙嗎?”林宗已經從茶幾上的抽屜里拿出了一包男式香煙。

    “不介意。”

    五分鐘后,林宗已經抽了三分之一的煙,但他還是沒有解釋關于戒指的原因。

    冷思辰已經有些等不及,他再次問道:“林先生,希望你能夠告訴我真相,很顯然這不是玩魔術,但這兩枚戒指林語嫣都能戴上,總有原因吧?”

    “真相對你很重要?”林宗吐出一口煙霧。

    “對!很重要。七年前我買的這枚‘唯愛之心’就一直讓我念念不忘。”

    聽到冷思辰的話,林宗注視著他,微瞇著眼神獨自下了定義:“恐怕讓你念念不忘的不是戒指,而是林語嫣。”

    他的話讓冷思辰的眸色一暗,但冷思辰沒有急著否認,他選擇了沉默。

    故意去撒別人不會信的謊言,沒有意義。

    不否認不解釋,那就是默認。

    林宗將煙頭滅了后坦白道:“說實話,林語嫣能夠戴下這兩枚戒指,對你而言沒有任何意義。你只是湊巧買了它,剛好她試戴過罷了……可對我而言,卻沒有那么簡單了……至于里面的原因,我不便與你細說,這是我的隱私。”

    一直以為自己和林語嫣會有奇妙緣分的冷思辰,在聽到林宗這樣的解釋后,可以說相當失望和沮喪。

    就連一個他尋找出來的借口都當場被林宗給打破了。

    原來他不過就是一個中間人。

    真正設計這兩枚戒指和手工制作出的是眼前這個男人。

    望著林宗不愿再多談的表情,冷思辰選擇離開了。

    他不知道林宗不肯說的隱私到底是什么。

    但為了林語嫣,冷思辰在離開前對林宗說道:“林先生,我不管你心中的秘密是什么,請你不要忘記一點,林語嫣的身份是冷太太。”

    相對他的提醒,林宗面無表情地回了一句:“冷先生多慮了,謝謝你的好意。出于對你的好意,我也提醒你一句,記得帶你的未婚妻來買這枚‘初戀’粉鉆,我答應了出售就不會后悔。”

    兩個男人心照不宣的相互提醒,都在暗示對方不要覬覦已婚的林語嫣。

    冷思辰走后,大概過了十分鐘,林宗拿出自己的手機當即撥了一個電話。

    對方的手機一接通,他惆悵道:“師父,我找到了獨一無二的女人了,可遺憾的是,她已經結婚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