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0章 角色扮演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0章 角色扮演

    三天后,陳梅和何耀東的婚禮在本市一處歐式風格的別墅莊園舉行。

    林語嫣本來不想參加,她被母親王彩霞在不同時間打了五次電話后,勉強同意參加了。

    說到底還是為了維持那淡泊虛假的親屬關系。

    王彩月嫁女兒,她現任老公劉國富肯定在場,作為劉國富和王彩霞的共同兒子劉光明自然也要去。

    王彩霞為避免被自己親妹妹王彩月說閑話,她必須拉著林語嫣到場。

    婚禮沒有對媒體公開,請了些陳梅影視圈內的朋友,還有何耀東身邊的一些富家子弟。

    為了炫耀自己幸福的陳梅,甚至邀請了何耀東的前妻樂悠悠。

    樂悠悠在來的路上就告訴了林語嫣,她和冷思辰會一起參加。

    陳梅的這種示威,她才不會怕。

    到了別墅莊園。

    林語嫣和兒子下車前在車里對臺詞。

    “媽媽,我都記住了,你放心吧,我不會在外婆面前說漏嘴。”丹尼梳著酷帥的發型,一身高級標準的三件套西裝。

    他手里轉著一把銀色武器,很是晃眼。

    望著這個第二重人格的兒子,林語嫣努努嘴問道:“你爸爸說,只要等皇甫少華抓住后,你就會讓亞撒回來是嗎?你可要說話算話!”

    丹尼點點頭沒說話,濃密卷翹的睫毛掩蓋了他眼底的黯然。

    他這副樣子反倒讓林語嫣心里有點不忍心了。

    但一想到亞撒,她只能狠下心。

    她蹙眉道:“把武器收起來,我知道你爺爺準許你玩這些東西,你有這個天賦我也不想反對什么。但今天我們是為了你外婆才來參加的婚禮,咱們就安安靜靜吃完酒席就走,好嗎?”

    “媽媽,你要是真的認為我會惹事,要不我還是走吧?你就跟外婆說我病了……”丹尼不耐煩道。

    林語嫣一把捂住他的嘴,不悅道:“小孩子家家的別詛咒自己生病。行,媽媽也不說你了。待會我陪著你,免得你無聊。”

    說完后,她和丹尼就一起下車了,司機就將勞斯萊斯開走了。

    今天的林語嫣穿了件淺灰色的長款蕾絲晚禮服,低調但很優雅。

    她和丹尼身上的淺灰色兒童西裝看起來就像是母子裝。

    就在他們準備走進婚禮大廳時,看到旁邊走出來兩位大師哥。

    看到其中一位,林語嫣伸手笑道:“景瑞,你也來了?”

    白景瑞一身黑色西裝帥氣非凡,他的俊美很難讓人移開視線。

    可偏偏他身邊的男人存在感太強,林語嫣很自然的被吸引,對方渾身透著一股隱形的氣場和森冷氣質。

    男人的相貌雖比不上白景瑞,但他的那雙黑眸如同神秘深邃的漩渦,讓林語嫣只是看了一眼就為之沉淪……

    意識到盯著對方看很不禮貌,她立刻再次看向白景瑞。

    “景瑞,他是……”這樣主動問出口,林語嫣自己都覺得驚訝萬分。

    也許是因為這個男人的眼睛真的太像冷爵梟了。

    還有他的身高和體型,都幾乎一樣……

    林語嫣的心跳開始加快,總覺得這個男人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白景瑞看了身邊的朋友一眼,他笑道:“語嫣,我來介紹一下,他叫……”

    不料,男人主動傾身向前,站的離林語嫣僅有二十厘米。

    她嚇得就要往后退,男人一手攬住她的腰肢邪肆一笑。

    林語嫣的雙手抵在男人身前,羞紅著臉罵出口:“喂,你快放開我!你耍什么無賴啊!”

    本以來白景瑞會幫她,沒想到白景瑞就這樣站在原地,嘴角還掛著抹趣味的笑意。

    這實在是太反常了!

    她突然冷靜下來,抬眸再次去看男人的眼睛,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圍繞在她的鼻尖,令人沉醉又心動不已。

    林語嫣滿眼震驚地問出口:“爵梟?”

    冷爵梟勾唇笑道:“果然是枕邊人,一眼就被你看出來了。”

    “天哪!你的容貌怎么變了?難道是姜老師……”

    還不等她說完,王彩霞從遠處朝著這邊喊:“語嫣!你們怎么還不進去?”

    林語嫣頓時回頭望去,看著母親和弟弟已經下車,看樣子是剛好看到他們。

    “爵梟,你快放開我,被我媽看到不好!”

    她的心虛讓冷爵梟的眸色漸漸冷了下來。

    他不悅的表情讓林語嫣立刻道:“你答應過我的,給我三個月時間。”

    這個該死的承諾,他真的很想反悔!

    冷爵梟隱隱嘆息一聲,放開了她。

    這時候,白景瑞道:“真是難為你們倆了,不僅假離婚,甚至還玩起了角色扮演。”

    林語嫣的表情有些尷尬,看來這件事,冷爵梟已經告訴了白景瑞。

    就在她抬眸想哄冷爵梟時,冷爵梟直接略過她,對身后的白景瑞道:“景瑞,我們走。”

    白景瑞對林語嫣輕聲道:“待會我們里面見吧。”

    她無奈地點了下頭。

    望著他們離去的身影,丹尼站在身邊說道:“媽媽,爸爸為了配合你演戲,這三天都沒去公司上班,每天到姜爺爺家報到學習易容技術,為的就是以后可以經常出現在你身邊。”

    林語嫣聽了后,心間泛起滿滿的酸楚。

    她對冷爵梟有愧,他為了她,真是受了委屈。

    真希望母親可以早點想通。

    很快,王彩霞和劉光明已經走到了面前,王彩霞直接問道:“語嫣,剛才摟著你的男人是誰?”

    丹尼馬上打圓場道:“外婆,那位叔叔是白叔叔的朋友,剛才媽媽差點扭到腳,幸好是那位叔叔抱住了媽媽。”

    “哦,是白先生的朋友啊……剛才我看到這個男人相貌也很不錯,身材也高大,不知道他的工作是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單身……”王彩霞有些若有所思。

    還不等林語嫣發火,丹尼機靈道:“外婆,媽媽才剛和我爸爸離婚不久,你怎么能這么快就想著把我媽媽嫁出去?我可不想這么快有后爹!”

    說完,很不高興地掃了王彩霞一眼就走了,看著小外孫不樂意了,王彩霞馬上追上去解釋:“亞撒,外婆沒有這么意思,你聽外婆解釋啊……”

    走在身后的林語嫣心生無奈,自從佟瑤死后,母親的脾氣和思想都有了很大的改變。

    變的都快不認識了。

    劉光明看了林語嫣一眼道:“姐,你別怪媽,佟瑤的死對媽的打擊真的很大。當年你失蹤的時候,媽強撐著一股信念支持到你回來為止,好生活才過了沒多久……可現在佟瑤死了,對媽來說一時之間真的接受不了。”

    “我昨天給我在國外的醫科博士學姐打過電話,我把咱媽的事情告訴她了,學姐說,咱媽現在處在思想混亂階段,她得時刻找事情打發時間,不然一旦閑下來想到佟瑤的死,可能就會情緒失控。所以現在,咱媽不理智的給你四處張羅對象,希望你能夠理解她。”

    林語嫣停下腳步,她一手搭在劉光明的手臂上,滿眼感激道:“光明,謝謝你這段時間一直照顧媽。你真的成熟了不少,姐真的好高興。”

    她垂眸嘆氣:“我其實很想陪著媽,但我就怕她一看到我就想起佟瑤的死,所以我平時都盡量不出現在她面前。辛苦你了。”

    劉光明道:“姐,你別想那么多了。給咱媽時間,她會慢慢好起來的。媽現在跟我住一起,你放心吧,我會多陪著媽的,我還在國外時,都是姐夫和佟瑤在照顧媽,現在該輪到我了。”

    “還有我。”

    姐弟倆相視一笑,有了前所未有的互相理解和支持。

    “姐,你告訴我實話,你和姐夫是不是假離婚?”劉光明忽然道。

    林語嫣的眼中劃過一絲詫異:“你……怎么知道的?是路易斯告訴你的?”

    他搖頭:“沒有,我自己猜的。姐夫對你那么好,我也贊成你們假離婚。我當時在醫院說的那些話,其實是為了說給咱媽和林叔叔聽的,他們年紀那么大了,很多事情,我們當兒女的該多遷就點。”

    “恩,我知道。”林語嫣鄭重地點了下頭。

    “好了,咱們都進去吧,陳梅還等著炫耀她那一百萬的婚紗呢……”劉光明嘴角揚起一絲嘲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