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6章 被困船艙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6章 被困船艙

    凌晨四點,冷爵梟昏昏沉沉的從一間輪船倉庫里醒來。

    他從地板上坐起身,身邊的慕容景立刻問道:“你怎么樣?身體還好嗎?”

    冷爵梟一手扶額感覺腦袋有些發沉,他的臉色有絲蒼白。

    當他的視線掃向慕容景的時候,離冷爵梟較遠的慕白也疾步走了過來,他眼底泛起一絲欣喜:“爵梟,你總算醒了!”

    慕白的話讓冷爵梟頓時看向四周的環境。

    他們三被人關在長方形的鐵板船艙里,環境算不上惡劣,但這里只有一扇大鐵門,上面有鐵柵欄,空氣只能是在走廊上流通。

    前方三十米處放著一些雜物,當視線繼續往下移的時候,冷爵梟猛地盯住了地上兩具尸體。

    一男一女的尸體,臉上都各自蓋著衣服。

    冷爵梟轉眸掃了慕容景一眼問道:“他們是誰?”

    “那女的是我秘書,那男的是慕白的貼身保鏢。”慕容景的表情有些麻木。

    慕白嘆了口氣道:“他們雖然出賣了我們,但他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即使是出賣,也是被逼的!誰也無法眼睜睜看著家人去死,我們身為他們的老板,能夠理解他們的選擇。”慕容景抽了口手指縫里的香煙。

    煙霧使得船艙里的空氣更加稀薄和難聞,慕白不悅地擰眉道:“你還有心情在這里抽煙?你能不能把這該死的香煙給滅了!”

    “不抽煙難道坐著發呆等死?”慕容景笑的有些諷刺。

    冷爵梟慢慢站起身,他沉思了會問道:“知道是誰抓了我們嗎?”

    慕容景搖搖頭:“這龜孫子還沒露過面!我是第一個醒來的,你們倆估計都和我一樣,都是被幾個婦女和孩子包圍后中招的吧?”

    慕白和冷爵梟都沒說話,表示默認。

    “也不知道到底是誰的敵人?我們三被一起抓來,這其中有什么共同點嗎?”慕容景將這句話拋了出來。

    “誰知道!據我所知,除了你要殺我外,我商圈里的朋友還沒惡化到這種程度……”慕白率先分析道。

    冷爵梟往旁邊走了幾步,活動了下腿腳,他眸色暗沉,心情雖然很糟糕,但始終保持著敏捷的思維。

    他來回走了幾圈,在試著理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慕白,我被抓前,是收到了你的短信……”他極其簡略的將事情復述了一遍。

    慕白和慕容景相識一眼,頓時明白了不少。

    “爵梟,看來這是一場連環計,對方將我們三個串聯到了一起!我的秘書和慕白的貼身保鏢之前都已經被人控制了,他們出賣我們的行蹤后,對方就在暗中給我們下套,抓了我們后,再利用假消息使你中計。”慕容景狠狠將煙頭踩滅,對幕后黑手恨得咬牙切齒。

    慕白一手托著下巴眉頭緊鎖,他聲線透著絲擔憂:“也不知道這次我們還能不能活著出去……”

    “你們放心,我們暫時不會有事。如果對方要殺我們,趁我們昏迷時就可以動手。可現在我們都還活著,對方應該有別的安排。不知道這艘船開往哪里……”冷爵梟的眼神相比慕容景的焦躁和慕白的擔心,他更為冷靜和沉著。

    “等著吧,我們現在都醒了,總會有人來的。到時候我們再問。”冷爵梟走到不遠處的一張破舊沙發上坐下了,此刻只能是保持思考和維持冷靜,還有保存體力。

    如果這里沒有人送水和食物,那現在他還需要少說話。

    冷爵梟閉上眼睛,他開始在腦中分析他現在能想到的可疑人物,心底劃過一絲后悔。

    當時他不該在車上卸了易容妝,以致于讓自己的真實身份完全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

    救慕白心切的原因也是被抓的真正原因。

    不知道語嫣能不能找到他……

    ……

    整整一小時后過去了,依舊沒有任何人來船艙。

    慕白開始焦躁不安起來,他來回在船艙里踱步,寒冷饑餓和恐懼逐漸占據他的大腦,他開始慌了。

    “爵梟!你說你的人現在有沒有在找你了?”

    冷爵梟看了他一眼道:“找是肯定的,我只是不敢肯定他們是否能夠找到我。”

    慕容景笑了聲,說的有些調侃:“我就想看看,我會不會英年早逝,如果我死在這搜船上,那我去閻王爺報到時我肯定罵的他狗血淋頭……”

    “慕容景!你別他媽的說瘋話了!哪有什么閻王爺!事實就是,我們三個人很可能都要死在這里了!還他媽的不知道是誰要殺我們……”

    慕白的怒罵聲還未停止,船艙里響起一陣陰測測的男人笑聲。

    冷爵梟聞聲望向船艙的一處角落,上面有處暗格開了個小窗口,里面出現了擴音器。

    “冷爵梟,我真的很意外,你會被我親手抓住兩次!我還以為慕白的命在你眼中不重要,沒想到你是真的把他當朋友啊……”擴音器里再起響起男人聲。

    男人的聲音頓時讓在場的冷爵梟他們寒了臉。

    久未現身作亂的皇甫少年出現了!

    還是以勝利者的姿態。

    冷爵梟出聲問道:“皇甫少年,這次你又想玩什么把戲?不要兜圈子了!”

    此刻在船長室的皇甫少華穿著一身水手服,外面披著一件軍綠色的時尚呢大衣,他的嘴里叼著雪茄,一雙大長腿架在辦公桌上,眼神里透著絲享受。

    他優雅地舉起雪茄濃濃地吸了一口,從容不迫地吐出煙圈。

    身邊站著的親信吳婉兒手里舉著話筒,皇甫少華湊近話筒繼續說道:“哼,上次在死亡島算你命大,讓你逃過一劫。不過也正是這個原因,我害得死亡社社長被迫解散了社團,還讓他失去了那座島嶼……都是因為我將你送到了死亡島,才引起這么多糟心的禍亂!為了表示我的歉意,這次我會將你親自送到社長的面前,讓他來決定!”

    冷爵梟沖著擴音器低沉道:“皇甫少華,我上次給你留了話,希望能夠當面見你一面,可你始終沒有回應我。當年在高中畢業時,你為了救我意外受傷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不管怎么說,我欠你一個人情和一次鄭重的道歉。現在醫學這么發達……”

    “冷爵梟!你他媽的別說了!過去對我的傷害已經造成了!是不可逆轉的!你想用一句道歉就彌補我所失去的一切,你簡直是癡心妄想!”

    皇甫少年氣的將手里的雪茄狠狠丟在地上,他一把抓過吳婉兒手里的話筒,用唇貼著話筒暴怒道:“你就等死吧!我發過誓!我一定會讓你對我下跪求饒!”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