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5章 罕見怪病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5章 罕見怪病

    柳淵一聽,表情似乎很重視,他對身邊的二姨太米朵說道:“朵兒,要不我們出去迎迎他們?這可是中庭半年來第一次回家……”

    米朵的眼底劃過一絲不悅,但表面上還是勾起一絲笑意:“好,那走吧。”

    不出半分鐘,柳淵和米朵隨著管家走出了大廳門口。

    林語嫣他們四個已經在心中打起了十萬分的警惕。

    如果猜的沒錯,很可能就是柳中庭!

    十分鐘后,當柳淵和米朵返回大廳時,在他們身后看到一人,林語嫣的瞳孔微微一縮!

    是皇甫少華!

    他身后還跟著他的女秘書吳婉兒。

    一瞬間,過去他們和皇甫少華的那些仇恨全部浮現在了林語嫣的腦海中……

    “真是不好意思,讓各位久等了。”

    說話之人,目測身高一米八七,長相極其陰柔俊美,額前一片銀白和其余烏黑濃密的發色形成黑白鮮明的對比色,讓人感覺有些活在二次元的既視感。

    他的右眼戴著鑲著銀邊的黑色純皮眼罩,右眼可能是瞎了。

    柳淵的臉色顯得有些泛紅,很是喜慶高興:“中庭!你沒來晚,其實是我們大家都提前到了,快,請坐!”

    父親對兒子那么恭敬,甚至有些討好的意味,這讓林語嫣他們心中對這個柳中庭有了更多的疑問。

    “爸,阿姨,我向你們介紹下,他是我的朋友皇甫少華,今晚我們都會住在島上。”柳中庭一身深藍色的阿瑪尼西裝裁剪的很合身,西裝口袋里放著一朵粉色的玫瑰,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沒有那么的陰郁和黑氣。

    吳婉兒身為皇甫少華的下屬,根本沒有被介紹的資格。

    而柳中庭帶來的一名女伴,他也是簡單介紹了下,并未聲稱是他的女朋友。

    等寒暄過后,大家都落座了,管家來問柳淵是否可以開始宴席。

    米朵掃了眼唯一空著的位置,眼神像是意料之中。

    柳淵也看向位子,他問道:“三姨太呢?”

    “老爺,三太太托她的女傭來跟我說過,她說三太太感覺到身體不適,今晚的宴席她就不參加了。”管家恭敬地回道。

    “哼!又是老招數!算了,不用管她,你吩咐下去,宴席開始吧。”

    “是,老爺。”

    ……

    一小時后,晚宴也吃的差不多了,柳金龍和柳菲兒要送出的禮物也都送過了。

    很討他們母親米朵的喜歡。

    米朵今晚高興喝多了酒,酒精上頭后就提前上樓休息去了,柳淵自然去陪老婆了。

    剩下的就是年輕人的自由時間。

    柳金龍早已經喝的有點醉醺醺了,但還不至于醉的不省人事。

    這酒一喝多,他也開始大膽起來,主動坐到了林語嫣的身邊。

    而坐在林語嫣左右兩邊的時念和南宮桀,他們已經拿去洗手間的借口去查探了……

    喬楚留在席上與林語嫣有個照應,他們四人有著默契,絕對不能讓一人落單,以免遭遇不可預知的不測!

    “林少,整個晚上,你就一直在喝水,你這也太不給我們大家面子了!你又不是未成年,老喝水有什么意思?”柳金龍手中舉著兩杯紅酒,一杯已經遞到了林語嫣的面前。

    他的話讓坐在不遠處的四個男人都同時望向了林語嫣。

    柳中庭的手中正搖晃著紅酒杯,他眼底的那抹探究讓林語嫣的掌心滲出一絲冷汗。

    皇甫少華從始至終都當林語嫣不存在,但他每一次似無意的眼神掃過來時,都讓林語嫣

    咽著口水緊張無比。

    在這兩個男人的眼皮子底下裝男人,這著實考量她的勇氣和膽量!

    林宗整晚都很低調,就是和表妹柳菲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但不知道是不是林語嫣自己多疑,她總感覺林宗每次看她的眼神透著深意,好像已經認出了她的身份……

    喬楚已經站起身坐到了南宮桀的位子上,他一把奪過柳金龍手中的紅酒,輕笑道:“柳二少,你好像喝多了就容易健忘,林少不是跟你說了她喝酒過敏,所以這酒我代她喝!”

    “過敏?呵呵呵……”

    男人意味深長的笑聲回蕩在整個大廳,所有人都看向了柳中庭。

    “大哥,你笑什么?”柳金龍的眼中透著一絲詫異。

    柳菲兒倒是率先回道:“二哥,我看你真是喝多了!林少爺喝酒過敏算個什么事?這個世界上有誰比得過我大哥的過敏癥?”

    “菲兒!不要多話!”柳金龍有絲緊張道。

    柳中庭將紅酒杯放下,他抬眸望著柳金龍說道:“你不用斥責三妹,其實這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反正你們幾個都知道,現在當著這兩位賓客的面,我不妨就告訴他們。”

    “林少爺,你說你喝酒過敏,這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對酒精過敏的人不少,大部分人就是皮膚發紅起疹子,極少數人酒精中毒會直接猝死。但你見過被人觸碰皮膚就會起紅斑的人嗎?”

    這最后一句顯然是個問句,林語嫣搖了搖頭:“沒見過。”

    柳中庭那唯一露在外面的黑眸里揚起一絲笑意,他站起身徑直朝著林語嫣的方向走來。

    他的舉動讓她開始細心打量起他的穿著,所有的細節都是那么完美和考究……

    直到她的眼神停留在了他的特殊手套上,林語嫣才記起一件事:整個晚上他都戴著這雙手套!

    難道有這種癥狀的人就是他?

    柳中庭的到來,讓柳金龍微微側身留出了空間,柳中庭直接往時念的空位上坐下了。

    林語嫣頓感周圍的空氣都帶著絲危險的氣息。

    但她依舊保持著冷靜,假裝自己就是一個叫林少爺的男人,而不是林語嫣。

    “林少爺,你想對我進行測試嗎?”柳中庭伸出了他的左手,左手上戴著看似透明的皮手套。

    她望著他的眼神不像是開玩笑。

    “什么測試?”林語嫣平靜地問。

    他笑的有些神秘:“讓你見識下好玩的事情。”

    “如果你的手觸碰我的皮膚,不出十秒,我的皮膚上就會起紅斑,而且還會奇癢無比,不過你不用擔心,我自己隨身帶著藥。”柳中庭說的稀疏平常一臉淡定。

    林語嫣的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原來真的是他自己。

    “不用測試了,整個晚上你都帶著手套,我相信你。”

    她的拒絕反倒讓柳中庭堅持道:“你相信我,可你的朋友喬少爺好像覺得我是在說假話?”

    林語嫣側眼望著喬楚,喬楚的表情倒真是一臉疑惑。

    他道:“你就測吧,你知道的,我不習慣碰別人的手。”

    “如果柳大少真的患有這種罕見的過敏癥,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拿這種事情取樂。”林語嫣倒是說的一本正經。

    她的為人著想讓喬楚在心中暗罵,這個傻女人也不知道懂得利用敵人的短處!

    萬一柳中庭真有這毛病,到時候他們還可以用來對付柳中庭。

    “林少爺,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柳中庭一副你快試的表情讓林語嫣很不解。

    喬楚鐵了心想知道柳中庭是否有這怪毛病,他施壓道:“林少,你快試啊,萬一是真的話,我們回去后說不定還可以幫柳大少找找治療的偏方呢……”

    林語嫣感受到喬楚眼中的暗示,她也后知后覺的想到了他的用意。

    “柳大少,那得罪了。”她不再猶豫,立刻去摘下他左手的手套。

    那些知道柳中庭有這毛病的人都已經見怪不怪,一幅幅很正常的表情。

    就屬南宮月和喬楚特別感興趣了。

    還有此刻已經將手套摘下來的林語嫣,她盯著柳中庭白皙過分甚至有些病態白的手背有些遲疑。

    柳中庭失去耐心,他一把抓起林語嫣的右手緊緊握在了他的掌心……

    20秒過去了,可他的左手始終沒有起任何的紅斑,也沒有一點瘙癢的癥狀。

    直到兩分鐘后,林語嫣覺得有些尷尬了,她稍微用力抽了下手說道:“柳大少,你可以放開我的手了,我看你的手好像沒事……”

    在場的知情人都震驚無比,眼睛都一眨不眨的。

    柳中庭的劍眉擰起,黑眸里透著百分百的不可思議,他滿眼不可置信道:“怎么會……”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