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8章 當面識破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8章 當面識破

    十分鐘后,林語嫣離開了小閣樓。

    高小云交代的事情,她都記下了,但心情也更加沉重了。

    如果能,她自然是希望可以救出高小云和她的男朋友。

    可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找到冷爵梟他們,并確認他們都平安無事。

    林語嫣在走出閣樓后往前面庭院的走廊上走去,走了不出二十米遠,被躲在一棵大樹下的人影猛地拉進懷里。

    她剛想出聲,南宮桀及時捂住了她的嘴。

    “是我南宮桀!剛才我和時念在這里經過時,看到有個身影很像你,我為了確認一直等在這里,時念已經先回大廳了。”

    林語嫣拉下他的手急問道:“怎么樣?打探到什么了嗎?”

    南宮桀點了下頭:“雖然我們沒親眼見到冷爵梟他們,但我們知道他們被關在哪里了!守在那的保鏢足有二十人,而且各個有武器!我和時念假裝喝醉酒路過白色洋樓,我們很快就被他們驅趕,即便我們是柳金龍的客人,也沒有對我們另眼相待,可見里面被關的人很重要!”

    “南宮桀,我們先回房間討論下吧?”林語嫣查看著四周的環境,就怕有保鏢會進來這里。

    高小云之前在房間里對她說過,柳淵疑心病很重,怕高小云會和保鏢偷情,他沒有派保鏢守在這里。

    因為她男朋友反正被關在地牢,高小云也不敢跑,保鏢自然也是不需要了。

    但島上會有固定時間換班的保鏢巡邏,他們也會經過小閣樓。

    “我和時念簡單查看了下,就屬這處閣樓里最安靜,也沒也什么保鏢會經過這里。我怕我們回房間商量,萬一柳金龍在暗地里派人裝了竊聽器反倒對我們不利!”南宮桀一臉嚴峻道。

    林語嫣若有所思道:“既然你們覺得爵梟他們被關在白色洋樓里,那我們要怎么進去?”

    “這是個問題……”南宮桀陷入了沉思。

    還不等她再說什么,靠近走廊大門處出現了一個男人。

    男人一身黑色勁裝,他的小手臂上戴著皮質的套筒,上面停著一只白色的貓頭鷹。

    他的手臂往空中用力一震,貓頭鷹就飛進了走廊里的庭院……

    沒多久,貓頭鷹發出聲音又返回飛到了男人的手臂上。

    突入的貓頭鷹和男人,讓林語嫣他們一直躲在大樹后不敢出聲,甚至屏住了呼吸。

    可他們在看到貓頭鷹飛過并盯著他們看的一瞬間,林語嫣就感覺被發現了……

    果然,不出十秒,男人已經離林語嫣他們越來越近。

    他一臉正色的大聲說道:“林少爺,大少爺有請,他有要事與你商量。”

    躲在大樹后的兩人也沒再繼續躲下去。

    南宮桀和林語嫣同時走了出來。

    林語嫣面無表情地問道:“請問是柳中庭柳大少嗎?”

    “對!”

    她又問:“請問你是誰?”

    男人答:“我是他的下屬叫鐵鷹。林少爺,盡快跟我走吧,大少爺還等著你。”

    南宮桀帶著絲慵懶地問道:“這么晚了還談什么事!我都喝醉了,剛才要不是林少爺扶起我差點在地上睡著了……林少爺,快扶我回房吧……”

    “南宮先生,恐怕不妥。我讓閣樓處的女傭送你回房間,林少爺需要馬上跟我走,大少爺脾氣不太好,怪罪下來我可是要受懲罰的。”鐵鷹滿臉剛毅,看起來有些陰沉。

    說著,他拍了拍雙手大吼一聲:“這里的人呢?快出來,把二少爺的客人送回房間!”

    很快,離庭院不遠處的平房內走出兩名女傭,她們匆匆跑上前。

    鐵鷹又重新說了一遍,女傭馬上去扶南宮桀。

    南宮桀一手扯開她們,他假裝醉酒耍酒瘋:“你們別碰我!老子不喜歡陌生人碰我……大不了我自己走!”

    走的時候還不忘去搭林語嫣的肩膀,想趁亂將她帶走。

    可他們才走了兩步,鐵鷹攔在前面,左手已經摸向腰間的武器,他眸色發沉道:“南宮先生,不要為難鐵鷹。我也只不過是聽令辦事。”

    南宮桀微垂的眸色閃過一絲殺意,但他明顯感覺到這個鐵鷹不是一般人。

    強者之間都能互相感應到對方的身手。

    最主要是鐵鷹身上有武器,而林語嫣他們四人在上島的時候,柳金龍就讓他的保鏢將南宮桀他們的武器給收繳了。

    美名其曰,在島上很安全不需要帶武器。

    他們不允許帶私人武器,但柳家手底下的保鏢幾乎人人有武器。

    自然是極其的不公開,奈何這是人家的地盤,林語嫣他們只能按照東道主的規矩行事。

    “南宮桀,柳大少既然有要事跟我商量,那我就去一趟!你回去后找時念他們喝酒,我就不奉陪了!”林語嫣從南宮桀的手臂中掙脫出來。

    她一臉淡定道:“鐵鷹,我們走吧。”

    望著林語嫣和鐵鷹離開了庭院,南宮桀的眼底很不甘心,但又無可奈何,只能盡快回去找喬楚他們商量對策!

    ……

    半小時后,林語嫣坐在臥室里的沙發上已經整整十分鐘了。

    來的還真是巧,柳中庭正在洗澡。

    鐵鷹就陪著她站在沙發邊上,猶如機器人一動不動。

    林語嫣滿腦子里想的都是南宮桀提到的白色洋樓,她是撓心抓肝的想著冷爵梟,太想知道冷爵梟他們的安危了。

    高小云對她說的話也不斷在她腦中回放。

    她說柳金龍在地牢里養了不少野獸,不下十幾種野生動物。

    而高小云的男朋友也被關在地牢。

    林語嫣不禁在猜測冷爵梟他們是否也同樣被關在地牢,待會等離開這里后,她得找個法子故意讓柳金龍帶她去地牢觀摩那些野生動物……

    還處在思緒中的她,沒多久就在眼中看到一雙繡著金色玫瑰的黑色皮質拖鞋。

    在往上看,正是穿著黑色浴袍的柳中庭。

    此刻,他渾身散發著一股濃郁玫瑰花的清香,熏得林語嫣有些雙眼發沉。

    一個男人居然用玫瑰香的沐浴露,味道還這么大。

    林語嫣看了一眼他的正臉后,就垂眸望著地毯。

    “林少爺,你好像很不高興看到我?”柳中庭已經走過她的身前,在她不遠處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林語嫣低著頭說道:“柳大少,聽說你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跟我商量,請問是什么事?”

    柳中庭淺笑道:“林少爺,你不敢看我嗎?難道是因為我的右眼?”

    他的右眼依然戴著眼罩,但此刻已經換了一種風格,現在是銀色絲質的眼罩,可能是在睡覺時專門戴的。

    為了避免誤會,她抬眸解釋道:“不是不敢看你的右眼,我只是在想也許我盯著你說話,會讓你更加感到的不舒服,所以我還是盡量不與你的眼神接觸。”

    她知道,有身體上缺陷的人,往往會在意別人的眼光。

    即便是習慣了很多年,但還是會在意。

    林語嫣無法確定她的某一個眼神會帶有歧義,為了避免這種尷尬,她還是減少正眼接觸的時間。

    最主要的是,她是真的心虛。

    即便是時念給她易容的男人妝挺像模像樣的,但身為女人的她,假身份還沒有運用到感同身受,偶爾還是會覺得別扭。

    說到底,還是怕被柳中庭認出來。

    林語嫣的解釋讓柳中庭愉悅的輕笑出聲,他撥弄了下額前的頭發后,對身后的鐵鷹道:“鐵鷹,你先出去吧,守在門外,有事我叫你。”

    “是,大少爺。”

    不出十秒,鐵鷹就大步離開了房間。

    客廳里只剩下林語嫣和柳中庭。

    “柳大少,麻煩你有什么話趕緊說,我真的感覺有些困了,想早點回去休息……”林語嫣的眼中已經有些不耐煩,坐在這里耗著時間陪他說這些沒用的話題,誰知道她早已是心急如焚。

    她的表情盡收柳中庭的眼底。

    他眸色流轉,將眼中的調侃意味收起,語氣突然變的意味深長:“其實……你是想早點回去和你的同伙救冷爵梟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