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9章 各取所需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9章 各取所需

    當柳中庭將真話說出來的時候,林語嫣有那么一瞬間腦子出于空白的狀況,她只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快的要跳出喉嚨!

    右手掌心里捏著的一支紅色唇膏不斷收緊,隨時準備著對他突襲。

    雖然毫無把握,不知道柳中庭的身手如何,但如果門外的鐵鷹沖進來,她不會乖乖束手就擒!

    空氣中彌漫著柳中庭身上的玫瑰香味,還有林語嫣身上故意噴灑的男人香水味。

    兩種味道交織在一起時,隱隱感覺到一種緊張刺激的危險氣息圍繞在林語嫣身邊。

    終于在沉長的無言中,林語嫣找回了自己的理智,她往沙發椅背一靠,輕笑出聲:“柳大少,我不懂你在說什么。”

    “是嗎?”柳中庭眸色暗沉,眼神始終一瞬不瞬地盯著她。

    對于林語嫣的沉著冷靜在心底升起一絲欣賞。

    明明知道她老公在他手里,可她還能穩于泰山坐在沙發上,冷爵梟的女人果然也不一般!

    他垂下眼眸掃了眼自己白皙病態的手,笑的有絲神秘:“林語嫣,我們作一場交易如何?”

    當自己的名字被這樣直白的念出來后,林語嫣頓時明白了,她的身份是真的暴露了。

    暴露后,她反倒有了一股平靜。

    之前,她一直都是戰戰兢兢,生怕被發現。

    果然還是沒有逃過這一劫。

    林語嫣看了他一眼:“你是怎么發現我的?”

    “呵,你真的以為你的男人裝打扮很成功嗎?”柳中庭反問道。

    她自嘲地勾唇一笑,沒說話。

    柳中庭站起身慢步走到酒柜前,他回眸說道:“更何況網上還有你海量的照片,我還不至于那么蠢。”

    打開威士忌的酒瓶,他從柜子里拿出兩個透明的玻璃方杯,倒上了兩杯酒。

    等他把酒拿過來時,林語嫣的情緒已經更加的平穩。

    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柳中庭剛才提到交易,證明她此刻也有談判的資格,并不是毫無勝算。

    “喝一杯?”他走到了林語嫣的面前。

    她拒絕道:“酒就不必喝了,說說你的交易條件吧。”

    柳中庭掃了眼她的肚子,眼中閃過一絲疑慮,他舉起酒杯隨意喝了一口后說道:“我忘了,你說你酒精過敏。”

    “不過,我不相信。我更相信你是懷孕了才不喝酒。”

    林語嫣的眼神里明顯有了絲恐懼,雖轉瞬即逝,但還是被他察覺到了。

    他重新落座,將酒杯放在了白玉石面的矮桌上,他認真道:“你放心,我不會對一個孕婦下手。我沒那么殘暴。”

    “你怎么就能肯定我懷孕了?”林語嫣不甘心,不想直接承認了。

    “林語嫣,我們在此爭辯你有沒有懷孕的事情實在沒有意義,想知道你是否懷孕,我有很多種方法,比如最不暴力的一種,我找人抽點你的血就能驗出來。如果你是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可以告訴你。在晚上用餐時,你不吃的那些食物,我公司里的秘書最近也不吃,她已經懷孕2個多月了。”

    他的話讓林語嫣的眼底更加有了絲不安和警惕。

    柳中庭的聲調微微升高:“我說了,我不會害你!你大可不必這么提防著我,我不是出爾反爾的小人。”

    “柳中庭,你到底想要什么?我和我老公跟你其實并無過節!當初是皇甫少華綁架了我老公和他的下屬去死亡島,我帶朋友救出自己的老公那是天經地義!我們沒什么對不起你的!真要說對不起,那就是讓你損失了很多錢!但錢這件事完全可以商量,我們可以賠償你的損失!但你現在又將我老公抓走,你是想公然和我們為敵嗎?”

    林語嫣臉上的寒意和怒氣讓柳中庭隱隱嘆了一口氣。

    他拿起酒杯將威士忌一飲而盡,將空了的玻璃杯重重往桌面一放!

    他十指交叉兩手臂架在膝蓋上,身子向前傾,語氣也冷下八度:“好!現在讓我們來算算過去的這筆賬!我承認在死亡島的事情,你們都是無辜受害者。皇甫少華跟你們有私人恩怨,他當時通過死亡社里的一名成員引薦了三名罪犯,這件事我并不知曉。等事后查起來,我才知道當時他派人送進島的男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冷爵梟!”

    “我與冷爵梟本來就沒什么交集,更談不上仇恨了!但上次你們因為救他的事情讓我整個死亡島陪葬!這件事我哪怕是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很生氣!我花了不少人力和金錢才讓國際刑警轉移了目標,不會再查到我頭上!我柳中庭向來公私分明,誰讓我損失慘重,我就要加倍的討回來!”

    他突然直起背往沙發椅背靠去,陰柔俊美的臉上揚起一絲冷笑:“你們一定覺得我很不講理,按理說人是皇甫少華帶來的,我應該找他算賬。可造成我損失的人卻是冷爵梟!我自然是不會放過他了。”

    “其實當時你們有機會向我坦白,如果我知道抓了冷爵梟,我會立刻放了你們而且還會送你們出島。可惜,你們沒有……你們聽信了權銀龍這小子的話,你們采取了最激進的方式,為了逃脫就不惜搭上我的整個死亡島!你們知不知道,我建立這個死亡社團已經很多年了,我花費了多少心血?”

    當他把死亡社團上升到價值時,林語嫣忍不下去了:“抱歉,柳先生,這種把人命當游戲玩的態度我實在無法茍同!你也不必跟我談什么價值和意義了,你就直接告訴我,你愿意接受多少賠償才肯將這件事一筆勾銷?”

    柳中庭大笑出聲,好像聽到了荒唐的笑話。

    “冷太太,你看問題的眼光實在是太簡單了。我們之間的恩怨早已經不是用錢可以解決了……”

    他轉眸正色道:“這一次,抓走冷爵梟他們的人是皇甫少華。我派去的人并未想過要綁架他們,這不是我的風格。但皇甫少華又不是我的人,我沒法控制他的行為模式。當他主動聯系我說抓了他們的時候,說實話,我挺驚訝的。皇甫少華還真是狂妄啊……”

    說到這里,他的眼中又劃過一絲不解:“不過有一點,我不明白,如果皇甫少華真的這么痛恨冷爵梟,為什么他不直接把冷爵梟給殺了?還要把他們拿來獻給我出氣?我不明白他的用意。”

    林語嫣無奈道:“皇甫少華是爵梟的高中同學,他和爵梟之間的恩怨其實是間接的,皇甫少華曾經救過爵梟而受了很嚴重的傷,為此他心中積怨多年,他又不來索要賠償,什么話都不說就在暗地里開始報復。他把他自己從受害人變成了罪犯,我和爵梟也很無奈很被動。”

    聽了她的話,柳中庭才恍然大悟道:“原來還有這樣的原因。皇甫少華一直沒有告訴我。”

    “柳先生,既然你當初的想法并非是想對我們趕盡殺絕,我們現在能不能心平氣和的談一下你所謂的交易?”林語嫣抓住這一點不準備放手了。

    尤其現在,她明顯感覺到柳中庭并非她想象中那樣殺人如麻。

    “好!那我也不再兜圈子了。林語嫣,你當時在我手背上測試后,我又讓我三妹當場測試了,可惜還是過敏。”

    柳中庭一臉虔誠繼續道:“事實證明,你的皮膚對我來說是特別的。我想帶你去見羅博士,他是治療我過敏癥的主治醫師,我想讓他看看你的皮膚組織,說不定他能夠找出原因。很可能還可以在你身上煉制出抵抗過敏源的血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