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5章 互懟拼酒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5章 互懟拼酒

    “怎么,又去挖尸體?”冷爵梟滿眼不屑道。

    “哈哈哈……你最懂我……”

    花海濱總算是真的走了。

    冷爵梟一臉輕松道:“快吃吧,都冷掉了。”

    林語嫣拿著勺子道:“兒子,一起吃,你媽我哪里吃得了這么多!”

    丹尼瞄了瞄那魚塊,其實餓的有點眼睛發綠了,他遲疑道:“真的夠吃?”

    “夠了!快吃吧!”

    像是得了圣旨般,丹尼抓起叉子去吃魚,坐在椅子上吃的非常專注……

    林語嫣笑著看了眼冷爵梟:“老公,你也吃點吧。”

    冷爵梟望著她男人裝扮的樣子,腦中閃過一些曖昧禁忌的畫面,嗓子微微一緊道:“那我就吃點土豆吧。”

    一家人在柔和的燈光下吃的很安靜,相互間看對方的眼神充滿著愛意和慶幸。

    慶幸著這幸福的時刻這么快又重聚了。

    “老公,花海彬找你幫忙挖尸體是怎么回事?他不會是個盜墓賊吧?”林語嫣的嘴里吃著魚。

    冷爵梟伸出拇指去擦她嘴角溢出的魚油,無奈道:“像個孩子……”

    將她嘴角擦掉的魚油隨手放進了他的嘴里,他嘗了下味道后說道:“花海彬的這支雇傭兵隊伍是他自己組建的,他上大學那會來我們學校當臥底,我很不幸成了他的同桌,還很不幸成了他騷擾的對象,其他同學都覺得他煩,覺得他是神經病和人來瘋,都不愿意和他成為朋友。”

    他無奈道:“我那時上學有點無聊,學霸當的有點膩了,就參與了他接的私活,有兩次,就是挖死人,不過倒也算不上盜墓,是有錢人要找祖先的野墳,說是遷祖墳,其實就是得了消息要找祖先的墓地想發筆死人財。”

    林語嫣眼神微僵,很難想象出自己的老公去挖死人墳的模樣……

    “你別這樣看著我,我當時去了也沒動手,我就站在他的旁邊給他講解,他對于那些理論知識一竅不通,有一次幸好我說的及時,不然他早中毒死了。”

    冷爵梟眼中難得出現點小傲嬌的表情,林語嫣伸手勾起他的完美下巴輕笑道:“我可能口味有點重,我只要一想到你站在一處神秘的墓地,一臉冷酷的說出那些知識點,我就覺得你實在是太帥氣太迷人了……”

    丹尼吃的咳咳嗆出了聲,他低著頭捧著盤子就走:“你們慢慢聊,我去廚房看看還有沒有……”

    夫妻倆看著兒子灰溜溜地走了,相視一笑。

    冷爵梟一臉沉痛道:“可惜了,你有孕在身,不然我真想用實際行動告訴你,對你,我永遠是‘百無禁忌’……”

    她一臉嬌羞,馬上轉移了話題:“老公,你真的好聰明!我喜歡你的兩手準備!就算我找不到你,花海彬也能找到你!”林語嫣一嘴油膩地親上了他的臉頰。

    冷爵梟微微擰眉,擦了下他的臉頰,刮了下她的鼻尖:“小花貓。”

    “老公,你下次和花海彬一起盜墓時,能不能帶上我?我真的特想親眼看看,挖到千年老墳時那一堆光燦燦的金銀珠寶,想想都覺得刺激啊!”

    他嫌棄道:“沒想到你還有這個愛好?以前我怎么沒發現?”

    她笑的有些尷尬:“嘻嘻,人有很多面的嘛……其實我上初中那會就看那些封面破舊的盜墓小說了,我那時也就是想想,現在有機會真的參與其中,我當然是想親眼看看……”

    “以后再說,你現在有孕在身,哪里能像只猴子一樣上躥下跳!這次你來金沙島已經讓我擔心不已,你還是別考量我的耐心,要不然我把辦公室搬到家里,每天看著你!”

    林語嫣滿臉排斥:“別別別,我不去了……你別天天守著我,我肯定會憋瘋的……”

    他壓了壓心口的不悅情緒,說的有些無奈:“希望我們女兒不要像你。”

    ……

    廚房里,丹尼安靜的坐在一邊吃東西,他親眼見證了花海彬和南宮桀是怎么拼上酒的。

    一開始,無非就是互相說了幾句后,沒多久就懟上了。

    現在冷爵梟他們被救出來了,大家的心情也放松不少,情緒也就上來了。

    “花海彬,你說你一口氣喝完整瓶紅酒,還能再喝一瓶六十度的白酒,你騙鬼呢!”南宮桀滿眼的嘲諷和不信。

    花海彬的手下刺頭倚靠著廚房的門,他手里喝著一瓶啤酒,輕笑道:“老大,他不信你!我們就喝給他看!”

    “有病,大晚上的喝這么多,明天不要辦事了?”花海彬沒搭理南宮桀。

    南宮桀恥笑道:“廢話別說這么多!不能喝就說不能喝!哪里這么多借口!”

    “喂!你別太囂張,我們這幾年跟在老大身邊,早已經見證了好幾次,用不著為了讓你相信就喝給你看!”刺頭不敢再勸花海彬喝酒,只能是在氣勢上死扛著。

    廚房里還有幾名雇傭兵,他們手里捧著土豆罐頭,迎頭附和著:“就是,幼稚!”

    其實他們心里巴不得花海彬拿出實際行動震住南宮桀。

    事實勝于雄辯,這道理誰都懂。

    “一群打嘴仗的娘們!”南宮桀站起身,將吃完的盤子放到了水槽處沖刷了下。

    當他準備離開時,花海彬一腳踏在門框上,攔住了南宮桀的去路。

    花海彬斜著眼,眸色發沉地望著他:“南宮桀,今晚誰要是喝完整瓶紅酒和白酒能夠雙腳走出這里,誰就是爺!輸的人一晚上就站著不許睡覺!你敢不敢賭?”

    南宮桀勾唇笑的很大氣:“酒呢?”

    話落,時念及時的出現在廚房,她拎著一木箱說道:“酒來了!剛才有人跑來跟我要我的珍藏,如果不是這樣豪喝,我還不肯拿出來呢!”

    她已經卸了妝容,一副指揮隊長的帥氣模樣,雖然是女人,看起來也是英姿颯爽女中豪杰的風范。

    喬楚面無表情地站在她身后,對廚房里發生的拼酒事件,眼中也帶著一絲興趣。

    很快,消息傳遍了,除了那些在忙的船員,其他人都來觀戰。

    連冷爵梟和林語嫣也來了。

    丹尼的小身影擠到冷爵梟身邊,他掃了眼身后站著的穆天和歐陽,問道:“你們覺得誰會贏?”

    穆天搖搖頭:“不確定。”

    歐陽道:“難說。”

    得不到答案,丹尼抬頭問冷爵梟:“爸爸,你覺得呢?”

    冷爵梟手中握著一杯熱茶,他垂眸吹了下熱氣喝了一口,沉思了下,滿眼篤定道:“南宮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