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7章 知情不報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7章 知情不報

    早上五點,林語嫣渴醒,昨晚的魚罐頭實在是太咸了……

    當她看到丹尼就睡在對面時,心里是踏實還有心安,她躡手躡腳的起身,生怕吵醒這父子倆。

    在離開前,她看了他們一眼,輕輕關上門去廚房喝水了。

    沒多久,她就走到了廚房。

    一進門就看到南宮桀坐在角落的位子上喝茶。

    他抬眸看到她,有些疲憊的眼神里揚起一絲笑意:“早上好。”

    “你也這么早?所以昨晚的拼酒比賽你輸了?”林語嫣帶著絲調侃走向柜子處,從里面拿出一個玻璃杯。

    南宮桀無奈道:“昨晚我贏了,就在十分鐘前,花海彬剛剛離開,他可是真的站了一個晚上沒睡覺,他……是條漢子!”

    林語嫣倒了半杯水,一口氣喝完后問道:“你贏了為什么臉上還是這副表情?”

    “其實昨晚沒有輸贏,我和花海彬的酒量差不多,但他為了想要冷爵梟兌現的承諾,他故意輸給了我……”

    她眼中劃過一絲訝異:“那花海彬心里肯定痛苦極了,昨晚我看他是一副非贏不可的架勢。”

    南宮桀喝了一口茶,不禁笑道:“贏的喜悅比不上跟你老公去挖死人的樂趣。”

    “你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林語嫣朝他走去,在他的對面座位上坐了下來。

    他望著她回道:“花海彬自己說的,他雖然故意輸給了我,但是他把輸的理由也當著大家的面說了,生怕他的好酒量名聲給毀了,呵……”

    “不過,昨晚喝的很痛快!時念的酒果然是難得的珍藏。”

    他的感慨讓林語嫣沉默了幾秒,她忽然想到了一個人便問道:“南宮桀,這次我們離開金沙島沒有帶走南宮月,你覺得她會有危險嗎?”

    南宮桀眸色一頓,搖了搖頭肯定道:“我相信不會的,柳中庭的三妹柳菲兒我看是真把月月當朋友,她不會允許自己的大哥傷害月月的,而且月月對我們的事情全然不知,如果柳中庭真的拿月月要挾那就太蠢了!別說你們了,就連我都不會自動送上門去。”

    林語嫣微微嘆氣:“希望柳中庭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卑鄙吧……”

    “語嫣,倒是你要小心啊!這次回去后,你的生活將不得安寧!柳中庭的罕見過敏癥治了這么多年都沒有解藥,可見很難治愈,現在他發現你很特別,很可能會想盡辦法將你抓去作實驗!你不要低估一個長期患病的人,哪怕他的那種過敏癥不致命,但他飽受這么多年的折磨,我想他的內心已經快崩潰了……”

    他眸色一沉繼續道:“別忘了,他當初還玩那種互相殘殺的游戲呢,就算那些人都是被關在監獄的罪犯,但這樣無視生命,連我都覺得有些殘暴了。”

    林語嫣此刻的表情也嚴肅起來,她正色道:“我明白,謝謝你的提醒,等我和爵梟回去后會想辦法解決這件事。”

    他點了下頭,眼神中少了絲擔憂,林語嫣的身邊有冷爵梟,這個強大男人的存在,可以讓人信任。

    “對了,冷爵梟對我這次來救他是什么感受?他是不是在背地里說我壞話?”南宮桀笑的有些自嘲。

    “沒有,他什么話也沒說。他應該知道我為什么讓你參與了這件事。爵梟沒有那么小肚雞腸,如果上次你沒有那么損,其實他對你的印象已經在改觀了。畢竟當初他害你損失了兩處軍火庫,而你事后沒有來算這筆賬,只不過你后來……”

    林語嫣沒有繼續說下去,反正他能聽懂。

    “我知道,是我太蠢了!自己作死……慢慢來吧,希望時間能夠讓你們對我重新改觀。我現在慢慢發現冷爵梟其實是個值得交的朋友,你對說過的那些話我也真的想清楚了,不該有的念頭我不會再有。我希望你能繼續把我當朋友,給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

    他眼中的期待和隱隱擔憂,讓林語嫣微笑著伸出了右手:“你好,我叫林語嫣,請問你叫什么,如果你愿意,我們可以成為朋友。”

    她的這種獨特方式和寬容讓南宮桀愣了好幾秒,等反應過來時他一臉欣喜地伸出手與她相握,笑的有些感動和傻氣:“我叫南宮桀,我很愿意成為你的朋友。”

    之后,兩人相視一笑,廚房里似乎充滿了陽光的味道,第一次讓南宮桀感受到,有一種叫真摯友誼的東西在慢慢發酵……

    ……

    與此同時,金沙島上卻發生了大變化。

    柳家主別墅的大廳里,柳淵正在大發脾氣,他不斷罵著那群被打了麻醉劑依舊昏迷不醒的保鏢們。

    坐在一處沙發上的柳金龍說了句:“爸,你別生氣了,不就是跑了個高小云嘛,跑了就跑了唄!”

    “我能不生氣嗎?她可是我的三姨太!就這樣被人帶走了,他們到底有沒有把我放在眼里?”

    柳淵氣的脖子發紅,他突然沖著柳金龍繼續發火:“這件事還跟你有關!都是你的這群狐朋狗友!竟然敢帶走我的女人……我一定要派人去把她給抓回來!”

    “爸,我勸你還是別折騰了!”柳金龍的眼神已經有些不耐煩。

    二姨太米朵一言不發的坐在沙發上,因為起來太早,臉色還有些疲憊,也因為柳淵一大清早亂發脾氣,誰聽了都覺得煩。

    何況還是為了一個女人。

    高小云被人救走的事情,在米朵心里是巴不得,總算覺得清凈了。

    將這種心不甘情不愿抓來的女人當姨太太,讓米朵都覺得丟人。

    又不是沒錢找女人,非得作出這種下作的事情來,丈夫柳淵的行為在米朵的眼中是極為不恥的。

    柳淵掃了眼柳金龍怒聲道:“什么叫別折騰了?柳金龍,我告訴你!快讓你的朋友將我的三姨太送回來,不然……”

    “不然你想怎么樣?你知道救走高小云的是些什么人嗎?南宮桀的事情我就不說了,你也知道他過去的經歷,你當他這么好惹嗎?還有被大哥關起來的那三個男人,其中一個可是冷爵梟!我們柳家不是他的對手!他們之所以會將高小云一起帶走,因為高小云曾經是冷爵梟老婆的鄰居,高小云來金沙島的第一個月我就查到了,我只不過沒說而已!”

    柳金龍的話讓柳淵僵持了好幾秒,眼神幾番變幻,臉色漸漸發沉,他遲疑地問道:“你大哥抓了冷爵梟?”

    還不等柳金龍回答,此時出現在二樓走廊處的柳中庭響亮地回道:“不錯!他是被關在了地牢里,但我本來想在離開金沙島時帶走他。可惜有人知情不報!”

    銳利陰沉的目光落在了柳金龍的身上。

    柳金龍笑的有些尷尬:“大哥,你為什么這樣看著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