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2章 終成大嫂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2章 終成大嫂

    冷思辰的話令冷爵梟沉默了很久,當冷思辰以為他不會再回答時,冷爵梟側臉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透著淡淡的欣慰:“我以為你永遠不會認我這個大哥。”

    這還是冷爵梟第一次當面聽到冷思辰這樣稱呼他。

    冷思辰笑了笑沒說話。

    “你的這個問題我沒法給你準確答案,因為需要你自己去體驗過才會知道。如果是從我的角度來說,沒有語嫣我一定不會幸福。如果只能用婚姻的模式將她留在我身邊,我會毫不猶豫的結婚。當初我也是這么選了。”

    他的語氣雖然說的很隨意,但冷思辰卻從中聽出了他內心豐富的情感。

    這種發自內心的真實答案,往往是最有說服力的。

    冷思辰垂下眼眸贊同道:“你說的沒錯,確實需要自己體驗過才會懂。每個人的人生經歷都不同……”

    冷爵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思辰,有句話我想對你說,你和樂悠悠的事情,以后不要再麻煩語嫣了,你和悠悠都是她的朋友,她夾在中間很為難!你作為男人,理應該哄好自己的女人。”

    “悠悠是不是給語嫣打電話了?”冷思辰猜測道。

    他脫出而出的稱呼讓冷爵梟眸色暗沉,平靜道:“對。”

    說著他站起身慢慢往樓梯下走去,一直走到了草坪上,在離開前,冷爵梟抬眸看了冷思辰一眼,說的有點意味深長:“思辰,你既然承認我是你大哥了,以后你也要稱呼語嫣為大嫂。”

    前有樂悠悠,現有冷爵梟。

    冷思辰心里有些莫名的揪心,他們都在提醒他改變稱呼。

    林語嫣最終成了他的大嫂,再無其他可能。

    他抬手抽了口煙,回的淡定:“恩,我知道了。”

    冷爵梟說道:“早點回屋吧,天冷了,沒必要把自己凍感冒,語嫣和丹尼都在餐廳吃夜宵,不差你一個,想吃就來。”

    在他轉身之際,冷思辰問道:“大哥,你現在都不叫亞撒的名字了,叫他丹尼,你真的接受他了?”

    “不管是亞撒還是丹尼,他都是我的兒子。是我沒有盡到作父親的責任,讓亞撒受到了傷害,他感覺沒有安全感,丹尼才會出現。如果亞撒愿意回來,我會很歡迎。丹尼如果不肯走,我也不會強迫他離開。”

    他對兒子的寬容和理解,讓冷思辰心底升起一絲感慨:“大哥,你真的變了,原來幸福的家庭生活真的可以讓一個鐵血的男人有溫柔的一面。然而我喜歡看到你的這一面。也許,婚姻生活真的沒有那么壞……”

    冷爵梟沒有再說話,他的嘴角掛著絲淺淺的笑意踱步離開了。

    他離開五分鐘后,冷思辰拿出手機給樂悠悠發了則短信:按時吃飯和吃藥,好好休息,我改天再來看你。

    一直在醫院病房里翻來覆去睡不著的樂悠悠,在聽到冷思辰的獨特短信聲音后,她高興地坐起身,將他的短信反反復復看了十幾遍。

    到后來甚至是流下了激動的眼淚。

    在這段感情中,樂悠悠始終處于被動的地位,而冷思辰的一喜一怒都時刻牽動著她的心情。

    在別墅餐廳收到樂悠悠短信的林語嫣,那是半小時以后了。

    她看著樂悠悠給她發的短信說:語嫣!如果可以,明天你能來醫院陪陪我嗎?我找了三本關于婚紗的雜志,希望你幫我一起看,你曾經可是優秀的設計師!眼光獨到,我相信你的品位!

    閨蜜挑婚紗,這種事情自然是要去,義不容辭。

    林語嫣快速回了信息,說明天就去看她。

    到了凌晨一點睡覺時,冷爵梟摟抱著她輕聲問道:“老婆,你明天要去醫院看樂悠悠?”

    “對呀,我不是跟你說了,我去幫她挑婚紗。而且她動手術后,我還沒去看過她呢……”

    他道:“行,我讓穆天買好禮物,你就代替我順便看望她吧,我公司里積壓了一些重要文件,我這幾天都會加班,改天我們一起去看望你媽媽。”

    林語嫣心里有些咯噔,她遲疑道:“看望我媽媽?為什么?”

    他眸色微冷:“你忘了,關于我們復婚的事情……”

    “老公!我不是說了嘛,這件事讓我先去探探口風!你等我的消息好不好?你先忙工作,我會找個合適的機會向我媽提出來的!”

    冷爵梟壓了壓心中的焦躁,他妥協道:“好吧,跟你假裝離婚后,我完全沒有安全感,你老公我需要一紙婚約的安定感。復婚的事情最多超不過七天,七天之后,如果我還是得不到確切的消息,我就直接找你媽談話。”

    林語嫣不敢再激怒他,手指在他皮膚上畫星星,眨著看似可憐的小眼神:“謝謝老公!我會努力噠!”

    他的眼眸因為她調皮的手指變的復雜起來,他暗啞著聲音說道:“快把你的小爪子拿開,我可是在特殊時期。”

    林語嫣:“……”

    手指頓時閃開,她一臉尷尬的傻笑:“哈哈……不是故意的……”

    “小妖精,你可真讓人發愁……睡吧。”他將她的手藏到被子中,強壯有力的手臂摟抱著她。

    長期抱著她睡覺,林語嫣也已經習慣了,不出五分鐘,她就心安的睡著了。

    而冷爵梟卻是睡意全無。

    等她睡著后,他輕輕起身,將被子給她蓋好后就離開了臥室。

    當他穿著睡衣走出臥室時,龍花龍月姐妹已經站在了門口。

    他道:“龍花,你跟我來書房。龍月,你就守在門口。”

    “是,冷總。”

    ……

    書房內,龍花站著對冷爵梟匯報:“冷總,王彩霞身邊,我已經調集了六名精英住在了劉光明公寓的附近。他們會保護好王彩霞。”

    “恩,你再調集幾個王彩霞的麻將朋友去約她打麻將,明天開始我會大規模的捐款,消息都要傳到王彩霞的耳朵里。”冷爵梟坐在轉椅上,手指在飛速地敲擊著鍵盤。

    “好的,我會派人去辦。”

    接著,龍花又說了些在公司出現的一些人員問題,冷爵梟決定在明天去公司后立即解雇這些在公司里被查到的蛀蟲。

    他解開了私人郵箱里的防盜密碼,權銀龍在半小時前將有關于柳中庭名下產業的資料都給他發了過來。

    基本上,能查到的都查到了。

    是時候在柳中庭的資產儲備上作出反擊了!

    龍花繼續道:“昨天董事長收到了王宣德發出的婚禮請柬,下個月10號就是王宣德和陳小英的婚禮,董事長已經答應會去參加。忠叔在上午也收到了婚禮請柬。”

    “恩,忠叔已經告訴我了,我們家董事長格局大,他都去參加,我們理應去給他助陣。婚禮往往有好戲可以看……”冷爵梟雙眼看著電腦屏幕,一目十行的掃著柳中庭的資料,腦子里已經有了初步的計劃。

    “說到婚禮,冷總,陳梅當時的婚禮也很‘出彩’,雖然當時太太出于好意幫陳梅擋了渾水。可等你們走后,陳梅過去的一個相好還是找上了門。那男人曾經包養過陳梅,后來因為卷進了跨國洗錢案出事了,陳梅為了自保就甩了他。”

    “婚禮接近尾聲時,那男人拿著汽油瓶想跟陳梅同歸于盡,被何耀東家里的保安隊給抓住送去了派出所。不過,陳梅和何耀東的婚禮也泡湯了,何家當場悔婚了。這件事發生后,陳梅的經紀人花了不少錢將消息給壓下去了,聽說是因為陳梅和她所在公司的老板也有過一段關系,老板怕陳梅將事情說出來,只能幫陳梅收拾爛攤子。”

    冷爵梟抬眸掃了眼龍花,他道:“這件事,盡量不要讓太太參與其中。”

    “恩,我會盡力。但太太的為人……”龍花有些為難道。

    他隱隱嘆氣:“我這愛管閑事的老婆……真希望女兒快點生下來,讓她忙點……”

    龍花靈機一動提議道:“冷總,我有一個建議。”

    “說。”

    她道:“要不,我們給太太去報個班?孕婦瑜伽班,孕婦早教班,孕婦培訓班……總之讓太太忙著她和寶寶的事情,也許她就沒那么多時間去管那些不重要的閑事了。”

    冷爵梟陷入了沉思,覺得龍花的提議也不錯。

    他抬眸道:“去搜集市里最好的培訓班,這些教學資質我要自己審核,還需要面試。”

    “好的,我明天開始就辦!”

    他又想到了一件事,立刻道:“你讓高隊長去查一下喬楚朋友的事情,就是網紅安柔被殺的案件,把檔案調過來,我們自己去查,查到有用的線索就交給太太,讓她去還喬楚的人情。”

    等事情都交代完了,龍花便離開了書房。

    這時候,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

    冷爵梟掃了一眼,看到是白景瑞的電話就接了。

    “冷爵梟,我問你,我和喬伊人的相遇是不是你一手安排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