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3章 景瑞怒了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3章 景瑞怒了

    白景瑞的單刀直入讓冷爵梟足足愣了兩秒。

    看來他知道了……

    “你不敢承認了?我現在能夠來問你,證明我已經知道了真相!喬伊人已經對我坦白了!”白景瑞的語氣變得有些憤怒,但還是能聽出他在極力克制自己不發火。

    這時候,冷爵梟站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

    他聲線平穩道:“伊人對你一見鐘情,她父親作為我爸過去的得力保鏢,我為她牽線搭橋,我沒覺得這就是對不起你。畢竟后續故事是你們自由發展的結果,讓她懷孕的不是我,愿意娶她為妻的人也不是我。如果你是在責怪我不該安排你們第一次的見面,那我只能說聲抱歉。”

    冷爵梟理智而又充滿力量的幾句話,頓時讓白景瑞氣的失語,手機那頭只能聽到他不悅的呼吸聲。

    “景瑞,我實在不知道你在生氣什么?你獨自一人生活這么多年,你既不喜歡相親也不喜歡社交,你長期一個人,有時我都覺得你有些孤獨。”

    他的實話并未讓白景瑞接受,反而更加生氣了。

    白景瑞冷笑一聲反問道:“冷爵梟,你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你該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我會怕孤獨嗎?即使我真的孤獨,我用得著你來給我安排個女人嗎?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擔心什么?我現在都不和林語嫣單獨見面了,難道這樣都不能讓你滿意?”

    他的咄咄逼人,讓冷爵梟微微蹙眉,覺得白景瑞現在完全不像平時那么冷靜,有些詫異。

    “你確定現在是合適的談話時機?”

    白景瑞冷嗤一聲:“怎么,你覺得心虛跟我聊不下去了?”

    冷爵梟無奈地走到沙發處坐下,勾唇笑了一聲:“我為什么要心虛?你和喬伊人發生關系,本來就是男女間很平常的事情,你未娶,她未嫁,如果事后你感覺到后悔,你完全可以用其他方式補償她。現在都什么年代了,就算你是喬伊人的第一個男人,她也不會對你死纏爛打。以我對她的了解,她一直是個很有自知之明的姑娘。”

    “再說了,她意外懷孕的這件事,你作為孩子的父親,喬伊人尊重你的身份來找你商量,這難道很過分嗎?如果你不想要這個孩子,她可以選擇自己生下來或者流產,她作為一個成年人會對自己的行為負責。而你知道后卻擔起了孩子父親的責任選擇娶她,我對你的為人很敬佩,至少喬伊人不用去醫院遭那份罪。”

    他繼續道:“但如果你把這所有的因果關系都要推到我的頭上,我實在是無法可說,你想罵就罵吧。如果你不想對伊人好,請你早點和她說清楚,她絕對不會拉著你不放,我只是希望你善待她。”

    一番話讓白景瑞有些冷靜下來,他開始反省自己,為什么會這么生氣?

    就算現在是氣頭上,但冷爵梟說的話,白景瑞是聽進去了。

    喬伊人確實是個好姑娘,從始至今都沒有強迫過他什么。

    哪怕現在住一起了,喬伊人也只是像個好房客一樣,和他保持著距離,并未因為一張結婚證書就有了額外的奢望。

    其實喬伊人很想對白景瑞好,但冷爵梟在過去就已經警告過她,想要博取白景瑞的好感,一定不能主動,必須擺對自己目前的位置。

    此刻白景瑞的憤怒,也不過就是覺得有種被好朋友賤賣的感覺。

    但一想到喬伊人,他又覺得他這樣想很糟糕,喬伊人是個安靜的姑娘,平時就專心作自己的事情,從未打擾過他。

    “白景瑞,你還在聽嗎?”手機那頭長時間的沉默,讓冷爵梟忍不住問出口。

    “你現在在哪?”白景瑞忽然換了話題,想將這件事一筆帶入暫時不討論了。

    他的用意,冷爵梟自然懂,就回道:“我在家看柳中庭的資料,我和語嫣今晚剛回市里,我們被迫又玩了出綁架加營救的戲碼……”

    “什么?我完全不知道……是柳中庭所為?”

    “準確的說是皇甫少華,柳中庭只是漁翁得利,這次柳中庭對我公然宣戰,我要是還不動手,估計人家真的以為我是只病貓了。”

    冷爵梟語氣中的無奈,白景瑞懂。

    他感慨道:“真是難為你了,你一個跨國集團老總,一邊處理生意上的事情,一邊還要在刀光劍影中生存,生活真是過得太‘刺激’了……”

    “沒辦法啊,早知道我就去當演員了,像你一樣輕松的走走紅毯拍拍電影,閑下來還能背個包去獨自旅行……”

    白景瑞無情拆穿他的訴苦:“你這是在跟我抱怨你的婚姻生活不幸福嗎?”

    “呵,那倒沒有……就是太過幸福,才覺得陪家人時間太少,或許是時候培養思辰來接我的班了!”冷爵梟瞬間腦補出律師弟弟各種處理工作時的場景……

    “得了吧,冷思辰自己的事業玩的風生水起,他要是對你的冷氏集團感興趣,還需要等到現在?”

    “白景瑞,你瞎說什么大實話……”

    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幾句,最后,白景瑞像是放棄了爭辯。

    他忽然道:“冷爵梟,喬伊人的事情,說實話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我對你的用意揣度,或許真的是我多心了。”雖然沒有直接道歉,但也已經在示弱了。

    冷爵梟笑了一聲:“沒事,我明白你生氣的理由。你放心,以后這樣類似的事情絕對不會再發生,我也懶的再管。”

    “我現在都結婚了,不可能再有這種事了!”

    白景瑞的完全肯定,讓冷爵梟輕笑道:“話別說的這么滿,據我所知,娛樂圈內對你賊心不死的女明星還是有不少的,更別說一些瘋狂女粉絲了,你以后喝酒小心點吧。女人真要耍起手段來還是挺恐怖的,我看你太過負責人,到時候別又多出個私生子。”

    “去你的!你這是咒我呢?”

    “我哪敢,不過景瑞,我替伊人謝謝你,至少現在你沒想過要離婚。你們連孩子都有了,為了孩子著想,我建議你可以試著和伊人相處下,如果你們真的合不來也就不要勉強。當然這只是我的個人看法,伊人的父親喬天行是個很有骨氣的人,如果有一天你和伊人離婚,喬天行絕對不會來找你麻煩。除非你欺負他女兒。”

    白景瑞回了句:“我改天會帶伊人去見她父親。爵梟,柳中庭的事情,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幫忙的地方,你盡管開口。你知道我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機的,除非我在拍戲時可能接不到,但要是事情緊急,我的助理會來及時告訴我的……”

    冷爵梟正色道:“景瑞,伊人現在是孕期,語嫣也是,我們當人家老公的,還是多花時間陪她們,懷孕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我和皇甫少華的私人恩怨我會自己解決,就不牢你費心了,我不想把身邊的朋友都拖下水。你和伊人平時也出門小心點,作我的朋友是有可能會被綁架的,要么你直接在網上發個聲明跟我絕交得了……”

    “滾!我白景瑞會怕那些歪門邪道?皇甫少華要是敢動我的人,正好我也可以找個機會治治他!”

    說到底還是鐵哥們,就算身邊有這種棘手的爛事,也不會在第一時間想著要撇清關系。

    “行了,我就不和你聊了,還要處理柳中庭的事情。你哪怕還想罵,回頭再給我打電話吧。”

    白景瑞假裝生氣罵了他幾句后就給掛了。

    之后,冷爵梟在書房喝了忠叔給送來的咖啡后,開始和慕容景和慕白視頻會議,一起商議對策……

    這次被綁事件,慕容景和慕白這兩人與皇甫少華以及柳中庭的梁子算是徹底結下了!

    ……

    第二天上午八點,林語嫣用著從姜老師那配套拿來的易容產品,把自己給易容成了一個特別不起眼的中年婦女,包括龍月也易容了。

    她們開著車去了樓清寒的醫院。

    冷爵梟一早對林語嫣的要求是,要么帶二十名保鏢出門,要么易容。

    不然他不放心。

    皇甫少華和柳中庭這兩個陰險的男人,誰知道躲在什么暗處使壞心眼,何況冷爵梟他們不可能完全躲起來不出門了。

    林語嫣自然是選擇了易容,帶太多人出門浩浩蕩蕩的,反倒會更加引起別人的注意。

    不到一小時,林語嫣和龍月到了醫院。

    在林語嫣推門走進病房時,樂悠悠正在玩手機。

    她抬眸看了林語嫣一眼,一看是張完全陌生的臉孔,她立刻問道:“這位大嬸,請問你找誰?”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