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5章 要被挖墳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5章 要被挖墳

    “你把話給我說清楚!誰無理取鬧了?到底是誰當著未婚妻的面去關心其他女人?冷思辰,你到底什么時候才會清醒?林語嫣已經結婚了!”

    樂悠悠說的有些聲嘶力竭,她的憤怒和眼中的痛,沒有讓冷思辰停下腳步。

    他只是寒著聲說了一句:“等你冷靜后我再來找你。”

    “冷思辰!”

    病房門已經關上了。

    他的無視和拒絕交流,氣的樂悠悠直跳腳。

    去而復返的林語嫣,剛才沒來得及將禮物交給樂悠悠。

    電梯門一開,她就看到了滿眼寒霜的冷思辰。

    “你要走?”

    他微微蹙眉:“你怎么又回來了?”

    她舉起手中的一盒極品燕窩,說道:“禮物忘給悠悠了……”

    冷思辰拉著她的手臂直接走進電梯,伸手一按,電梯門給合上了。

    他很快放開了她的手臂解釋道:“我勸你還是別去了,悠悠在發神經,誰去了誰當她的出氣筒。”

    “啊?怎么回事?”

    林語嫣眼中的不解讓他心累,沉默了好幾秒,見她始終望著他等著他回答,冷思辰唉聲嘆氣道:“本來我不想說實話,但我感覺樂悠悠以后還會因為同樣的事情找我茬,我現在就告訴你。她一直對我過去喜歡你的事情耿耿于懷!包括現在,她都覺得我對你是余情未了……”

    電梯里,陷入復雜尷尬的氣氛中……

    林語嫣瞬間沉默了。

    她臉上的表情也沒好看到哪里去。

    等電梯到醫院地下停車場的時候,林語嫣才回神道:“看來剛才在病房里,不是因為我多疑,原來悠悠是真的很介意我在你們倆獨處的時候出現……”

    “語嫣,剛才是我打擾了你們!不是你的錯!更何況我們什么事也沒有,是樂悠悠自己神經過敏亂懷疑我!甚至也因此排擠你,你不要怪罪自己……是樂悠悠自己腦子有問題。”

    冷思辰臉上的憐惜讓林語嫣覺得心口壓抑,她道:“冷思辰,說真的,我真的累了,夾在你們倆中間我究竟算什么?以后,只要你在的時候,我都不會再出現。我不想悠悠誤會我們,我能夠理解她,她是因為太在乎你了才會這樣想……”

    他冷笑了幾聲:“你還真是高風亮節!真是史上好閨蜜!寧可選擇躲著不見我,也要討好自己的閨蜜!林語嫣你需要這么沒原則的慣著樂悠悠嗎?你知不知道這次她過敏的事情……”

    林語嫣立刻打斷他:“你不要再說了!”

    明知道冷思辰要說什么,而林語嫣選擇不聽。

    她將手里的燕窩直接塞到他的手里,疾步離開了。

    從林語嫣出現的那一刻起,本來坐在駕駛位等著她的龍月已經下車朝她走來了。

    “林語嫣!你就自己騙自己吧!你會慣著她,我可不會!”冷思辰將手中的燕窩狠狠砸在地上,氣的直接往自己的車方向走去。

    龍月看著那極品燕窩被冷思辰丟在了地上,她迎面向林語嫣問道:“太太,那燕窩……”

    “不用管了!被砸在地上的東西也沒法送人了,我們走吧。”

    “好的,太太。”

    ……

    等龍月將車駛出醫院停車場時,林語嫣接到了林宗的電話。

    她擰起眉心,覺得有些不明所以。

    為什么他會給她打電話?

    忽然想到了林宗在為樂悠悠改戒指的事情。

    昨晚樂悠悠還跟她發過短信,說林宗不喜歡來醫院送戒指,但戒指已經改好了。

    樂悠悠也不敢讓林宗將戒指送到冷思辰那,怕冷思辰想多了以為是她在催婚。

    所以讓林語嫣幫忙給她收戒指。

    林語嫣一按接聽鍵就回絕道:“林先生,樂小姐的戒指麻煩請你自己交給她本人,我有點忙,這幾天不會在市里……”

    “你不在市里?那你外婆的墳墓要被挖的事情,你是管不著了?”

    林宗的話讓她驚異極了,她冷聲道:“你在說什么?我不明白。”

    “林語嫣,我長話短說,我不是來送樂悠悠戒指的,戒指會讓我助理明天送到醫院。我現在給你打電話是來告訴你一件我認為你會在乎的事情,你外婆的墓地在嶗山,我師父和大師兄已經去嶗山了,如果我推算的沒錯,他們會在今晚凌晨三點挖你外婆的墳墓,為了尋找我師父一直在找的金器秘典。”

    幾句話把林語嫣完全說懵了!

    “你……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林語嫣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從哪里問起。

    頭皮都發麻了,林宗的師父和大師兄要挖她外婆的墳墓?

    為了什么金器秘典?

    什么鬼啊!

    林宗無奈道:“你現在在哪?我們馬上見面,見面后我再詳細跟你解釋!”

    林語嫣猶豫了,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林語嫣我告訴你,我沒跟你開玩笑!如果你外婆的墳墓被挖,她的尸骨被驚動了,可跟我沒關系!到時候別怪我沒提醒過你!”

    “你在哪?我去找你。”最終,林語嫣還是決定去見林宗。

    就當給他一次胡說八道的機會。

    林宗此刻已經在前往嶗山的路上,他目前在一處高速公路旁的休息驛站里。

    距離林語嫣的車程是一小時。

    林語嫣沒有再猶豫不決,讓龍月加快速度前往目的地。

    路上,龍月擔憂道:“太太,這件事不向冷總匯報嗎?”

    “關鍵是現在不知道如何說這件事,我相信林宗和柳中庭不是一伙兒的……”

    龍月又道:“要不,我給歐陽打電話讓他跟我們匯合?”

    “不用了,他和穆天都很忙,讓他們幫助爵梟吧,我給天意打個電話,看他還在不在市里,以他的身手,我們會有優勢。”

    說完,林語嫣就將天意的手機號撥了過去。

    巧的是天意還真的在市里,他正在圍剿柳中庭當初留在市里的人馬,說剛剛將最后一個人給打傷了,柳中庭的人馬都從本市撤走了。

    本來他想休息個一天,聽到林語嫣找他幫忙,他立刻答應了,說他現在離驛站不遠,四十分鐘就能到。

    林語嫣就約他在那見面。

    龍月這才放心了不少,也同意先暫時不將目前的狀況匯報給冷爵梟了。

    ……

    五十分鐘后,林語嫣他們提前到達驛站。

    天意一直等在機車旁,在看到跟林語嫣通話時形容的兩名婦女形象后,他大步走向前,眼里帶著一絲笑意。

    “林小姐,你這裝扮挺像樣,不是五毛錢的特效,你要不說,我還認不出你。”

    林語嫣笑了聲,眼中有些小得意。

    轉眼,她問道:“你上次的傷好點了嗎?”

    天意笑道:“早沒事了,我身體好,比一般人好的快,再說了,我后期用的藥也很有效,就是使用武器還沒以前那么精準……”

    “不急,慢慢恢復吧。”

    他點了下頭:“恩,我們要見的人呢?”

    龍月道:“在里面。”

    “那我們進去吧。”

    五分鐘后,林語嫣他們三人在一處茶鋪里看到了林宗。

    林宗戴著迷彩帽,還戴著副灰色的口罩,他沒認出林語嫣他們。

    因為林語嫣在電話里沒說她易容后的樣子。

    等林語嫣走到林宗的方桌前準備要坐在他身邊時,林宗隨手將茶水潑在他旁邊的坐位,讓她頓時沒法坐了。

    “我靠!你這夠缺德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