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6章 金器秘典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6章 金器秘典

    林語嫣這一出聲,林宗帶著狐疑的眼神望著她。

    聲音有些熟悉……

    還不等她自動承認身份,林宗先問道:“你是林語嫣?”

    “呵,你倒是眼睛很毒!一眼就認出我了?”林語嫣原來有些生氣的表情上帶著一絲欣賞。

    林宗道:“你的聲音并未像在金沙島時有過刻意處理,何況我們之前剛通話不久,我能猜出來也不奇怪。”

    提到金沙島,她詫異道:“你果然當時就認出了我!”

    “其實我是認出了你的手,畢竟你的手指能夠戴上我的戒指,我自然是印象深刻……”

    “你剛才故意潑水在座椅上,是為了避免我們坐下嗎?”林語嫣好奇道。

    林宗已經站起身,將兩百元放在了桌上想結賬走人,他語氣平淡道:“我們邊走邊說吧。”

    四人開始往外走。

    不出五分鐘就到了停車場,林宗回頭對她道:“我本來等的就是你,不認識的人想坐在我的身邊,我懶得拒絕,潑水是最直接的。”

    “切,如果來的不是我們,別人跟你當場吵起來怎么辦?”天意嘲笑他自以為是的聰明,語氣有些不屑。

    林宗淡淡地看著他:“如果和我吵起來,大不了我走人就是。”

    說到底,林宗這人就是怕麻煩。

    “行了,不說這個了,快說說那件挖墳的事情!”林語嫣的眉宇間立刻嚴肅起來。

    “林語嫣,不是我想勞師動眾,恐怕我們得親自趕去嶗山阻止我師父!如果你不想你外婆的墳墓被挖,我們最好現在就啟程。你們開了什么車?”

    他的話讓林語嫣蹙眉,她沒多問,指了下前方不遠處的一輛定制寶馬車。

    林宗道:“我開了越野車,你的那輛寶馬車開山路不行,開我的車走吧。”

    “林宗,你確定我們真的需要親自去一趟嶗山?”林語嫣還是問的很不確定。

    一臉面無表情的林宗就這樣直視著她的目光,一言不發。

    “好,我明白了。”

    林語嫣側臉看了眼龍月道:“龍月,那我們去一趟嶗山吧。”

    “太太,這件事要不要匯報給冷總?”龍月有點擔憂,她看向林宗的眼神也很不友善。

    林宗的語氣有些高冷:“你不用這樣看著我,關于你們在金沙島后面的事情,我從我表妹那聽了一些。我才知道我表哥的一些事情。但我要聲明強調的是,我和柳中庭沒有任何關系。當初我去金沙島完全是因為我舅舅柳淵。你們要是不信我,我也沒辦法,我也懶的管你們的閑事。”

    “還有,林語嫣我可以告訴你一個消息,我舅舅已經不再追究他三姨太丟失的事情,當初你們救走的女人和她的男朋友可以說是安全了。只要他們不再想著報警抓我舅舅,我舅舅也不會想要自找麻煩。他對你老公冷爵梟還是很忌憚的。”

    這個消息無疑是好的。

    他臉上的不屑和冷漠,讓林語嫣在直覺上也覺得林宗和柳中庭不是一路人。

    她道:“謝謝你告訴這些,也謝謝你當初沒有在餐廳當面揭穿我。”

    “不用謝我,我只是不愛管閑事。如果這次不是因為我不贊同師父的作法,我也不會來告訴你。挖墳這種事情,在我看來,至少對死者是大不敬。師父一直對我不錯,他除了執著于尋找金器秘典這件事很瘋狂外,我師父在大部分時間下其實挺正常的。”

    林語嫣沉默想了幾秒后說道:“天意,怎么樣,你愿意陪我們去一趟嶗山嗎?”

    “來都來了,出國我都陪你。”天意一臉奉陪到底的表情。

    “那好!我們出發吧。龍月,這件事先不告訴爵梟,等我在車上知道更多細節后,我會再告訴他。”

    林宗二話不說轉身就走向他的越野車了,林語嫣也及時跟上。

    天意和龍月也往前走去。

    四個人一輛越野車,天意主動要求開車,說他不信任陌生人開車。

    龍月坐在副駕駛位,后座是林宗和林語嫣,他們開始在談論事情的來龍去脈。

    “林語嫣,你外公的真名叫王玄,我沒說錯吧?”林宗問道。

    林語嫣在腦中過了下這個名字,小時候聽母親講起過兩次,她點了下頭承認了。

    林宗正色道:“我師父查到你外公王玄和他都是古時候有名首飾匠人王全福的后代,當時王全福有兩個關門弟子,但那本金器秘典,王全福在臨死前偷偷交給了你外公的祖父,而我師父的祖父在得知后自然是很不滿。在你外公的祖父消失后,我師父的祖父一直在尋找這本金器秘典。”

    “那本金器秘典到底是什么?”

    面對她眼中的疑問,林宗娓娓道來:“金器秘典里面記載的都是制作金銀首飾的獨家技法,相傳是位民間大師用畢生的心血寫成,這位民間大師正是王全福的爺爺。但金器秘典當初被寫出來,里面設計出的首飾是為了刺殺當朝的皇帝。這其實是前朝和當朝之間的仇恨,那時有不少被秘密培訓出來的女人被送進宮里當秀女,能夠接近到皇上身邊的女人,她們就用首飾里的機關刺殺皇帝,他們想改朝換代,不過聽過都沒有成功……”

    林語嫣冷颼颼地飄出兩個字:“宮斗?”

    “差不多吧,這種跟我們八竿子打不著的事情,不提也罷。我要說的是,我師父為什么要得到這本金器秘典,是因為他想造出這些獨一無二的首飾暗器,好高價賣給不同國家的間諜組織。我師父除了對首飾很癡迷外,對金錢也很癡迷……”

    林宗臉上難得出現一絲羞愧的神態。

    林語嫣覺得新鮮,她接著問道:“你的手藝都是你師父傳授的?”

    “不全是,但他確實教會我不少。”

    她輕笑一聲:“所以你現在要大義滅師?”

    他擰眉不滿道:“你瞎說什么?誰要大義滅師!我不過就是想拉著你去阻止我師父,免得他的名節不保,當一個盜墓賊真的很不光彩。我也怕當盜墓賊會遭報應。我大師兄剛正不阿,人非常好,他到現在都還沒娶老婆呢,我不希望他被我師父給影響了。”

    “剛正不阿?那他為什么不阻止你師父?”

    林語嫣的提問一下子問到了要點上,林宗嘆氣道:“但他有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孝順!可以說是愚孝了……他不會反對我師父的任何決定。”

    “我去!現在居然還有這樣的人?你大師兄是老爹控?他多大了?”

    她眼中的嘲諷令林宗頓感不舒適,他不悅道:“你別這樣調侃我大師兄,他能這么聽我師父的話,完全是因為出于感恩之心。我師母在我大師兄滿月的時候就因病去世了,我師父終生未再娶,一個大男人獨自將我大師兄帶大,所以我大師兄說這輩子都要好好孝順師父不會忤逆他。”

    “抱歉,你這么說我就能夠理解了……”

    車廂里安靜了大概一分多鐘,林宗忽然問道:“林語嫣,你要不要給你媽打給電話?問問她關于金器秘典的事情,如果金器秘典根本不在你外婆的墓地里,我師父他們也不用去盜墓了!可以避免驚擾了你外婆的遺體。”

    他的話在理,外婆白小河死了快三十年了,那時候國家還沒奉行火葬,老一輩人的都還是土葬,下葬的棺木里放的可是真遺體。

    林語嫣沒猶豫立刻拿出手機給母親王彩霞的電話撥了過去。

    在市里的王彩霞正在兒子劉光明的公寓里包餃子,她拿起桌上的毛巾擦了擦手,按了接聽鍵。

    “語嫣,你現在在哪呢?你們回來后休息好了吧?媽今天在家包餃子,晚上你和亞撒都過來吃……”

    還不等她說完,林語嫣就打斷道:“媽,我不在市里,餃子就下次再吃吧。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什么事?”

    林語嫣忐忑的問出口:“你知不知道外婆當年下葬時,她陪葬的東西里有沒有一本叫金器秘典的古籍?”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