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9章 只有對錯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9章 只有對錯

    林宗的話讓本來就已經尷尬的車廂里更加尷尬和詭異了……

    就連林語嫣都擰著眉心望著他。

    “你為嘛這么看著我?我沒有胡說,我師父確實是這么告訴我的。”

    林宗的一本正經讓天意已經失了聲,沒有因為好奇而再去問。

    龍月自然是不高興,她覺得這個林宗太不相識了!

    居然編出這種荒誕的理由來接近太太!

    “林先生,我不管你是開玩笑還是說真的,我以后都不想再聽到這種荒謬迷信的論調,這只會讓我對你這個人更加的不信任。”

    林語嫣的話言盡于此,說的頗為認真嚴肅。

    這讓林宗這才意識到,他本來沒有用意的話卻真的引起了誤會!

    他眸色有些微冷,因為林語嫣的刻意強調而顯得有些不悅。

    “林語嫣,你不要以為我剛才這么說是因為我對你真的感興趣。我要鄭重其事的說明一點,我對你沒有任何興趣。哪怕你不是已婚的身份,我也不會真的娶你為妻。”

    林宗的眼眸中流轉著的傲氣和清冷,讓前座的龍月聽不下去了!

    她回過頭立刻嘲笑道:“我說林先生,你還真是好笑。我們太太哪里有說你對她感興趣?你何必急著否認!再說了,剛才是你自己好端端的說出什么‘命中姻緣’這種無聊的玩笑!現在你又把自己端那么高裝什么貴人!”

    龍月當面懟他,林宗沒有忍著裝紳士,他當即回道:“無聊的玩笑?你怎么敢說這是無聊的玩笑?你憑什么敢下這樣的斷言!”

    眼見著自己的女保鏢和林宗快互罵起來,林語嫣趕緊出聲掐架:“好了好了,大家都別吵了。”

    “本來就是一句玩笑話,林宗,你也別生氣了……”

    林宗火了,還較真起來了:“什么叫玩笑話?我沒有開玩笑!我師父也不會拿這種事情尋我開心!如果不是因為你能夠戴下我獨家設計的戒指,我也不會相信師父說的是真的!”

    這話題牽扯出來后,突然有點沒玩沒了的趨勢。

    天意是扯出這個話題的當事人,他覺得有點對不起林語嫣。

    他主動問道:“林先生,不知道你能不能解釋下戒指的事情?為什么林小姐能夠戴下你設計的戒指?難道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玄機嗎?”

    林宗的師父要偷林語嫣外婆墓地里的金器秘典,且不說能不能找到,但光是不惜挖墳都要得到的架勢,這金器秘典就不是尋常物。

    而且天意之前在車里也聽到林宗說了過去的事情。

    那金器秘典的創始人過去拿著這本東西,設計出獨一無二的首飾是為了去殺當朝的皇帝!

    這首飾就不是一般的東西了。

    天意的問話讓龍月和林語嫣都有了興趣,她們選擇沉默,等著林宗來回答這個問題。

    林宗余氣未消,他有些心情不爽地望向了車窗外。

    車廂里的氣氛又陷入了沉寂。

    倒也沒人再逼他說話了。

    免得再次吵起來鬧不愉快,畢竟他們現在是同路人,鬧僵了不好。

    就當林語嫣他們放棄聽到解釋時,林宗自己說了出來:“按照我師父的說法,其實往遠了說,我和林語嫣是同門同宗的師姐和師弟,這要是在古時候,如果男方設計出的戒指,女方能夠戴下,他們就應該成親。當然,這只是過去的一種說法,我現在并未有這種思想。”

    最后一句,他撒謊了。

    他怎么會忘記,當他知道林語嫣第二次能夠戴上他獨家設計的戒指時,他那種震撼心情!

    林語嫣是第一人。

    他震撼的不是她能夠戴上的第一次,而是戴上的第二次,因為戒指的大小完全不同!

    這絕對不是巧合這么簡單了。

    林宗當時在辦公室馬上給他師父打電話,就是因為滿心的失落,還有對金器秘典真實存在的深信不疑。

    他獨家設計的戒指不僅提煉出了師父對他的技藝親授,還有他自我研究后的寶貴精粹。

    那兩枚林語嫣都能戴上的戒指,他運用了獨特的戒托設計和材質。

    如果真是對的人,對方在戴上戒指的那一刻,戒托會自行收縮大小為對方改變。

    在林宗這個專一癡迷的設計師眼里,每一件出自他獨家設計的首飾都帶有獨特。

    雖然那些首飾不會成精變成人,但他把那些首飾都看成是有生命的特殊存在。

    林語嫣想了很久,說出了一句她認為還算得體的話:“古時候的預言確實很浪漫。”

    她沒有再詆毀林宗所說的理由,她沒說相信了,但也沒再說是玩笑。

    從林宗態度的反應上看,林語嫣明白了林宗是個帶點迷信的匠人或者藝術家。

    這跟他的經歷也有關系,他的師父是一個重要影響因素。

    為了避免挑起事端讓林語嫣不高興,龍月心里其實還有些對林宗嗤之以鼻,但也不敢再說些什么了。

    天意的身份更為自由些,他倒是評價了一句:“不難否認,古時候有很多事情用科學也至今無法解釋,說不定世界上真的存在很多神奇的巧合,又或者說真的是命中注定。”

    “呵,命中注定算不上。在我看來,人和人之間只不過就是緣深緣淺的關系罷了,我和林語嫣的關系就是緣淺,注定了只能當個普通朋友,但我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好。任何事情,如果去強求都是在違背自然規律。我林宗活到現在,信奉的是順其自然。生命并沒有什么意義,何必去尋找答案追求所謂的意義,追求意義的本身就沒有意義。我的心里,只有對錯之分。”

    林宗此刻的語氣已經頗為平靜,仿佛剛才差點惱羞成怒的人根本不是他。

    “所以,在你眼中,你師父要挖我外婆墳墓的事情就是錯,你寧可得罪你師父也要幫我?”林語嫣眸色沉靜地問道。

    他輕點了下頭:“不錯,就是這么簡單。”

    “謝謝你能夠遵循你的原則和底線。林先生,我想你這個朋友還是值得交的。”她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想與他化解隱形的隔閡。

    林宗望著她的手,猶豫了幾秒后也伸出了右手。

    他嘆息道:“成為你朋友的代價就是得罪我師父,希望我師父不會將我逐出師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