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0章 另有其人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0章 另有其人

    到了晚上十點,林語嫣他們到了嶗山。

    鑒于林宗說他師父可能會在半夜動手挖墳,林語嫣他們是馬不停蹄的先趕到了白小河的墓地。

    白小河的墓地葬在村莊的后山腰,那一大塊地原本都屬于白小河,只不過現在都被王彩霞包給了其他村民種植茶葉。

    但種植茶葉的地方離白小河的墓地還是有一段距離。

    路上,龍月一直攙扶著林語嫣,就怕夜路黑林語嫣要是摔跤了,她幾個腦袋也不夠頂。

    林語嫣現在懷著孕呢。

    天意拿著手電筒在前方探路,林語嫣和龍月并排走在中間,林宗拿著手電筒壓后,都是有意識的保護林語嫣。

    “太太,小心那塊尖石頭!”

    “我看到了,謝謝提醒。”林語嫣將手改為和龍月手拉手,更方便兩人一起上山路。

    “林小姐,距離你外婆的墓地大概還有多久能到?”天意隨口一提。

    林語嫣回道:“快了,走過前面那條山路,越過一片茶園,再走個十幾分鐘就好了。”

    “林語嫣,等我們到了后,你想今天開棺還是等改天?”

    林宗這話問的讓她一時間愣神了片刻,該來的問題始終要來。

    她道:“現在太晚了!真要開棺,也等改天吧,我還是遵照這里人的習俗,挑個吉利的時間辦這件事……”

    語氣里的排斥和無奈讓林宗也表示理解。

    “這個我可以看看,有時候客戶預定首飾也會講究這個時間,我們國人還是信這些。”

    林語嫣忽然想到了一直想問的問題,趁著現在直接當場問了。

    她停住腳步回頭看了身后的林宗一眼:“林宗,我問你個問題。”

    “哦,問什么?”

    “如果你師父和大師兄不聽勸告,堅持要挖我外婆的墓地,你說該怎么辦?”

    林宗望著她那看不真切的眼神,但語氣里還是很嚴肅的。

    他輕笑一聲:“你不該問我這個問題,我既然能將他們的行蹤告訴你,就證明我已經不會包庇他們。如果你當面都還阻止不了他們,你可以選擇報警,或者讓你的人對付他們。我師父和大師兄的身手很不錯,我不擔心他們會受傷。”

    “好!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那從現在開始,他們在我眼中就是盜墓賊!不再是你的師父和大師兄。”

    她的話讓林宗無奈地聳了下肩,表示默認了。

    林宗的‘大義滅師’還真有點讓林語嫣刮目相看了。

    但現在也只是聽他的口頭承諾,關鍵還是看到時候的具體反應。

    得到他的認可后,林語嫣轉過身繼續往前走了……

    ……

    等他們四人走到白小河附近的墓地時,忽然看到前面有燈光!

    待不斷走進后發現,正有兩幫人馬在僵持中,氣氛還挺詭異和緊張的。

    “冷總!”龍月率先喊出聲。

    一個高大的背影就此轉過身來,他臉色暗沉,在掃向林語嫣的眼睛時,她下意識的想躲閃,但又沒躲開,尷尬驚異的笑容先出來了:“老公,你怎么來了……”

    這實在是太意外了!

    “看你以后還敢不敢對我撒謊!”冷爵梟大步朝她走來,將林語嫣拉進懷里。

    他低頭責備道:“真是太不像話了!這大冬天的居然瞞著我來嶗山!林語嫣,你等著我回去收拾你……”

    “爵梟,我這也是迫不得已……”林語嫣轉眼看到了不遠處站著的一老一少。

    還不等她問出口,林宗從她身邊略過走向了那一老一少。

    “師父,你們怎么提前來了?”林宗有些驚訝,他也不過是推測。

    挖墳這種事情也講究個時間順序,他想不到師父居然這么迫不及待!

    “林宗,是不是你出賣我們?”趙寅穿著一身黑衣,黑灰色的頭發扎了個馬尾,腳下的那雙黑色布鞋挺樸素的。

    看到趙寅的表情有些震怒,林宗也不敢再有所隱瞞,他道:“是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林小姐。師父,挖人家長輩的墳墓,這種事很缺德會遭報應……”

    “住口!我不過就是想拿回屬于我祖上的東西!我哪里錯了?”趙寅滿身倔強的脾氣,看著面相就知道不是一般的軸。

    冷爵梟已經將自己身上暖和的頂級羊絨大衣脫了下來,他將衣服披在了林語嫣的身上。

    幫她扣好扣子后,他直起腰身拉著林語嫣的手走過去。

    他對著趙寅說道:“趙先生,你徒弟林宗也算是位有名的珠寶設計師,你忍心當個盜墓賊毀他名聲?”

    趙寅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糾結,但一想到金器秘典,他立刻道:“林宗是我徒弟沒錯!但我的事情跟他沒有關系!金器秘典我一定要得到!”

    林語嫣望著這個冥頑不靈的老頭,心里躥起一股火苗:“我稱你一聲趙老先生,算是給林宗一個面子。但是,趙老先生,我要告訴你,誰要是敢挖我外婆的墓地,我一定送他進牢房好好待著!”

    趙天賜馬上擋在父親面前,一臉剛毅:“不準抓我父親!何況我們都還沒動手!憑什么抓我們?”

    他的話令林語嫣眉心蹙起,她掃向明顯有被人動過的墓地,語氣頗為氣憤:“沒動過?那這是什么?”

    她的手往墓地的方向一指。

    聽到自家老婆誤會了,冷爵梟立即解釋道:“語嫣,他們確實還來不及犯事。我比他們早到了一小時,我們來的時候,你外婆的墓地已經被人動過了!”

    站在不遠處的穆天和歐陽都證實了。

    “就算你們來的時候已經這樣了,也不能證明他們很無辜!”林語嫣看著趙寅和趙天賜就很不順眼。

    她對這對想挖墳的父子是先入為主了,根本沒有好印象。

    林宗在這時候說了一句話:“林語嫣,雖然我師父和大師兄想挖墳是不對的,但大師兄不會撒謊,動你外婆墓地的是另有其人。”

    他的話讓林語嫣有些疑惑了,她掃了眼趙寅和趙天賜,看他們表面上雖然有些狂,但眼神卻不至于陰險狡詐,倒是真的不像在撒謊。

    “林語嫣,金器秘典的事情又不是只有我們知道!也許你外婆生前就將這件事情不小心透露給誰了……”趙天賜提出了一個假設。

    就在這時候,一直蹲在不起眼角落里的男人從地上站起身,他手上戴著一雙特殊手套,右手拿著一個檢測儀。

    當他轉身面對眾人時,一臉肯定道:“墓地在三天前就被人動過了,走之前有點倉促,才沒有把墓地外面的石塊移到準確的位置。如果我猜的沒錯,棺木里即使真有你們說的東西,那現在一定不再里面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