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1章 寫檢討書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1章 寫檢討書

    林語嫣望著這個打扮的像神探一樣的年輕男人,側身問冷爵梟:“他是誰呀?”

    “他是我請來的盧天師。”

    冷爵梟的話讓盧晉有些汗顏,他立刻道:“冷先生,如今我已經不是盧天師了,只不過就是一個中藥鋪的掌柜。”

    接著,他轉眸對林語嫣說道:“冷太太,棺木里的遺骸不知道是否被那些人破壞了。如果你和你的家人有需要,可以給我打電話,我讓我妹妹給你的外婆再辦一場法事,能超度她的靈魂,讓她安息。”

    雖然這很迷信,但林語嫣對她外婆的了解,對白小河來說,這場法事免不了。

    這事還得請示王彩霞和王彩月姐妹倆的意思了。

    “謝謝盧天師,我先生能夠請你過來,想必你是有些真本事的。開棺和法事的事情我需要請示我母親,到時候我會再打電話通知你。”林語嫣已經接過了他手中的藥材鋪名片。

    正面是他的聯系方式,反面看來是他妹妹的聯系方式。

    “語嫣,外婆的墓地被人動過了,我們得及早通知你媽,我知道如果我們現在就這么回市里,你心里會感覺對不起你外婆,你趁早給你媽媽打電話吧。”

    冷爵梟是真的很了解她,林語嫣眼中泛起一絲光澤點點頭說道:“謝謝你理解我,我現在就想給我媽打電話……”

    “打吧,我就在你身邊。”

    他的聲音就像一杯溫暖的茶水將她包圍,在漆黑寒冷的夜晚,哪怕深處山腰墓地前,也不再害怕感覺冷了。

    林語嫣拿出手機給王彩霞打了電話。

    母女倆在手機里聊了大概有二十分鐘,最后決定了方案。

    選在第二天法事。

    王彩霞明天會趕到嶗山,王彩月那邊她會打電話去通知。

    電話掛了后,林語嫣將情況告訴了冷爵梟。

    商議之后,他們決定今晚就在嶗山最近的酒店休息一晚,第二天開棺辦法事。

    盧晉也立刻聯系了自己的妹妹蘆葦。

    一直處于旁觀者的林宗三人也沒走。

    等林語嫣他們準備下山時,她瞪著他們說道:“怎么?你們還不死心?是不是真要我報警抓你們才甘心?”

    趙寅一臉糾結地望著林宗,林宗明白了他的意思。

    “林語嫣,我師父他明天也想參與你外婆的法事,不知道方不方便?”

    林宗的話讓冷爵梟眸色一沉說道:“可以。如果不開棺不是親眼所見,我看你師父是不會離開的。”

    趙天賜替他父親說了一句:“冷先生,其實他們老一輩的事情,我們當晚輩的實在不便管,我爸找了一輩子的金器秘典,無非就是想對的起祖先……”

    冷爵梟笑的有些冷冽:“小趙先生這話說的未免太可笑了!據我所知,當年擁有金器秘典的所有者王全福,他在臨終前將這本古籍傳給了他的關門大弟子王鶴,王鶴就是我太太外公的祖父。你們想將別人的祖傳之物占為己有,那真是太可恥了。如果道理跟你們講不通,還有法律和暴力可以解決。但我不希望這種事情發生,你說呢,趙老先生?”

    趙寅的臉色幾經變幻,對金器秘典的所有權沒有任何拿得出手的證據,一張老臉不知道往哪里擱。

    林宗見他氣的不輕,主動道:“師父,冷先生和他太太對我們已經夠客氣的了,不過是看在我的面子上……”

    “哼!你個叛徒!枉我平時這么用心對你!你卻是胳膊肘往外拐!你真是氣死我了!天賜,我們走!”趙寅氣呼呼地甩手離開。

    兒子趙天賜蹙眉掃了眼林宗,但他沒說話就離開了。

    親眼望著師父和大師兄走了,林宗的表情難免有些落寞,他早料到師父會很生氣,只是當事情真的發生時,他還是會有些難過。

    等趙寅父子走后,林語嫣對林宗道:“不好意思,林宗,還是讓你為難了。”

    “沒事,我自己作出的選擇,我不后悔。林語嫣,我也走了,我會看著師父他們的,我等他們離開嶗山后我才會走。”

    冷爵梟向前一步伸出右手,眼中有絲敬佩:“林先生,你的是非觀讓我很欣賞,也謝謝你當初在金沙島沒有將語嫣的身份當著柳中庭的面揭穿。”

    他的話讓林宗和林語嫣都有些吃驚。

    “呵,不必驚奇,我知道的事情不少。”冷爵梟特地掃了眼身邊的林語嫣,眼神中無疑是一種警告。

    對他撒謊的毛病必須要改了。

    林語嫣有些心虛的將頭一撇,她的視線直接對上身后的龍月。

    龍月沖著她用口型在解釋:“對不起太太……我真的很怕冷總殺了我……”

    她一臉惶恐的表情讓林語嫣有氣沒處發,無奈地瞪了瞪她的眼睛。

    龍月簡直是一副快哭了的表情。

    她身邊的穆天和歐陽倒是像看好戲似的,難得有人比他們還慘,有點幸災樂禍的感覺。

    林宗就在冷爵梟威懾的眼神中帶著復雜的心情離開了。

    他在路上意識到,他當時在車里跟林語嫣提出什么命中姻緣的事情,想必冷爵梟也已經知道了……

    不由的感覺脖子上有些冷颼颼的。

    冷爵梟這號人,他自嘆惹不起。

    以后能不管閑事還是盡量不管,免得里外不是人。

    這時候,墓地前就只剩林語嫣和冷爵梟他們了,盧晉拎著工具箱走向前說道:“冷先生,我剛才已經在電話里跟我妹妹說好了,她明天會來一趟嶗山,我會親自帶她來見你們,至于法事的事情,包在我們兄妹倆的身上了。你們放心,我雖然已經十年沒當天師了,但我妹妹接了我們盧家的活,她很專業的。”

    “那就麻煩你們兄妹倆了。”冷爵梟一揮手,身后的穆天就走向前給盧晉遞出一張銀行卡。

    盧晉很坦然地接了過來,眉梢頓時挑高了不少,語氣甚至變的有些恭維了:“冷先生真是出手闊綽!你們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心盡力。那我先走了,明天辦法事的事情,我還需要去準備一些活鮮用來祭祀……”

    “去吧,我們明天見。”

    盧晉一臉喜色的離開了。

    不出十分鐘,冷爵梟帶著林語嫣到了直升機停靠的地方。

    機長開著直升機將他們帶離了嶗山。

    一小時后,林語嫣他們就住進了最近市里的五星級酒店。

    高級套房內,林語嫣正坐在辦公椅上趴在桌子上寫檢討書。

    冷爵梟去洗澡了。

    這次他沒有心軟,堅持讓她寫完檢討書后才能去洗澡。

    二千字的檢討書,林語嫣只寫了兩百多字。

    她咬著鋼筆頭,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寫。

    冷爵梟在進浴室前說了,說檢討書寫的不認真就要重寫,大不了他也不睡覺陪著她寫完為止。

    “真是變態……我都不當學生多少年了,居然還要寫檢討書?”林語嫣一臉愁眉不展。

    但她又慫不敢反駁他,確實是她撒謊在先,想起來就心虛。

    想來想去,她忽然想到該怎么寫了……

    十分鐘后,洗完澡的冷爵梟穿著浴袍走出來,一手拿著毛巾隨意擦著頭發,動作隨意而又充滿魅力。

    林語嫣望向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熱起來,她嘿嘿一笑:“老公,你好帥啊!”

    “別想蒙混過關,夸我帥沒用,因為我本來就帥。好好寫你的檢討書!”

    “你等等啊,我快寫好了……”

    說著她又低頭開始刷刷刷寫了。

    在林語嫣繼續寫檢討書的時候,冷爵梟給穆天打了電話,讓他安排夜宵去了。

    他知道林語嫣這一整天都沒怎么好好吃東西,想起來心口就憋著一鼓氣,都懷孕了還不知道照顧好自己!

    這個女人真是讓他頭疼……

    ……

    四十分鐘后,穆天推著酒店里的餐車來敲門。

    進來后,他就在客廳將餐食都放在了餐桌上,冷爵梟已經換了一套居家休閑服。

    當他走進辦公室來叫林語嫣用餐時,她剛好抬頭說道:“老公,我寫完檢討書了!”

    冷爵梟抬眸盯著她的小臉,笑的有些冷:“拿來看看。”

    林語嫣跟獻寶似的將檢討書對折后交到了他的手里,立刻道:“我去下洗手間,你慢慢看!”

    她走后,冷爵梟打開了檢討書。

    看到上面寫著:老公,對不起!我不該對你撒謊!我就是怕你太擔心我才會撒謊!我保證,下次不敢了!對不起對不起……

    在看到一長串的對不起之后,后面一大片的文字全是我愛你……

    冷爵梟的黑眸里頓時暗了幾層,眼神極其無奈,但嘴角勾起一抹他自己都察覺不到的弧度:“寫的一點也不認真,只會說甜言蜜語……”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