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4章 同意復婚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4章 同意復婚

    “爵梟,你誤會媽了……”林語嫣哽咽道。

    王彩霞抬頭望著這個霸氣十足護妻心切的男人,她忽然想起冷爵梟在過去所有的好來,對他在心中積下的怨恨好像是少了一些。

    她即使感覺再怎么對佟瑤有虧欠,但心里僅剩的良知也不至于完全被血緣關系給沖沒了。

    女兒佟瑤的所作所為確實是罵聲一片。

    其實她在私底下還去佟瑤生前的公司里了解過情況,不少當時旗下的藝人都忍不住對佟瑤破口大罵,哪怕王彩霞是佟瑤的母親。

    還有佟瑤死后,穆天出示的種種鐵證。

    王彩霞在理智冷靜的情況下,自己又單獨看了一遍。

    她才真的開始愿意去相信大女兒林語嫣是真的受了太多委屈。

    而這些,林語嫣卻從未在她面前提起,還在維護佟瑤在母親心中的形象。

    等王彩霞悔悟時,冷爵梟當時被皇甫少華給抓走了……

    此時此刻,望著過去被她一直認可的前女婿,王彩霞鄭重其事的問道:“冷爵梟,如果我不答應你和語嫣的復婚,你會怎么辦?”

    林語嫣有些眼神緊張地盯著冷爵梟,她希望他不要言辭激烈惹怒母親。

    冷爵梟將林語嫣的情緒全部收進眼底,心里泛起陣陣苦澀,繃著一張臉緊抿著唇沒有說話。

    即使心中有很多強勢的話,在心愛女人的面前,也忍著不說了。

    反倒是王彩霞點點頭道:“謝謝你因為語嫣的關系,還將我這老太婆放在眼里。冷爵梟,我女兒瑤瑤的死,我這輩子都不會忘了!因為我是她母親,當母親的絕對不會不愛自己的孩子,哪怕她并不是一個好人。但如果你是真的愛語嫣,想保護她和孩子,就不必在乎我這老太婆的看法,我沒有綁住你們的手腳,復不復婚是你們的自由,我管不著。”

    說完,她徑直往兒子劉光明的方向走去。

    冷爵梟神色復雜地望著王彩霞的背影,林語嫣的眼眶又紅了,感慨道:“老公,媽同意我們復婚了。”

    “恩,我知道。但她在心里還是沒有接受我。”

    他聲音中的遺憾讓林語嫣泛起心疼,她伸手摸摸他的耳垂:“沒關系,我接受你就行了,不能對媽要求太多了,佟瑤的死是媽心中抹不去的傷疤。”

    “語嫣,明天我們就去復婚。”他斬釘截鐵道。

    林語嫣微微一笑:“好,聽你的。”

    ……

    十分鐘后,盧晉協助妹妹盧葦準備開壇。

    在場的人都站到了盧葦要求的位置。

    為了防止吸入不健康的濃煙,冷爵梟讓在場的人都戴了防毒氣的口罩。

    其實在場的人除了王彩霞和盧葦,沒有人真的相信迷信那一套。

    盧晉就是因為不再相信了,才選擇不再當天師。

    還好祖宗傳下來的這門特殊工種,還是有人傳承,總算沒有辱沒了祖先。

    盧葦穿著一身藏青色的道服,嘴里念念有詞,完全不像是裝腔作勢。

    冷爵梟望著兄妹倆的架勢面無表情,就算只是為了完成這種表面儀式,但他倒也不至于去嘲笑這種古時候的封建迷信。

    某種程度上說,古時候流傳下來的一些迷信,其實也是一種文化的傳承。

    相信的人已經不多了,但還是有人會信。

    哪怕只是為了尋求心理安慰。

    盧葦帶來的兩名助手聯系了職業開棺師,他們并不是一般的苦力。

    這些開棺師都有他們圈內的職業認證書,對這個行業也有著嚴肅嚴謹的一面。

    開棺師們著裝統一,在盧葦初步開法事結束后,開始謹慎莊嚴的開棺……

    半小時后,棺木被打開了。

    王彩霞不敢看,怕心里受不了,劉光明扶著她去稍微遠一點的大石塊處休息了。

    走過去的時候,王彩霞一直在哭。

    她的母親白小河算不上高壽,生前的那半年活的是郁郁寡歡,一直念叨林語嫣的外公王玄,王玄當年失蹤后,連尸體也沒有找到。

    王玄成了白小河的心病。

    心病難醫,唯有源頭才是解藥。

    這時候,一名四十歲左右的開棺師,臉上戴著口罩,當他看到棺木里的情況后,眸色沉重不堪。

    冷爵梟使了個眼色給穆天。

    穆天走向前去了解情況,白小河棺木里的是尸骨,林語嫣雖然不像母親王彩霞那樣承受不住,但她也不敢往前看。

    等穆天看到棺木中的場景后,臉色頓時白了三分。

    他湊近那名開棺師低問了幾句,在得到開棺師的答復后,穆天又重新返回了。

    “什么情況?”冷爵梟直接問道。

    穆天蹙著眉心,語氣沉重道:“據開棺師目測,白老太太的尸骨被人給敲碎了,事情應該就發生在三天前。而且里面沒有任何遺物。”

    林語嫣驚得失語,她呆滯了好幾秒,眼神里的不可置信讓身邊的冷爵梟立刻抱住了她。

    “語嫣,你冷靜點,媽現在還不知道,我們最好是瞞著她。”他在她耳邊低語。

    她紅著眼眶點點頭,難受的說不出話來。

    這挨千刀的盜墓賊!

    偷了東西還不夠!還要作出這種泯滅良知的事情!

    不知道對方是對白小河有很強的恨意,還只是一時興趣敲碎人骨……

    “語嫣,讓他們繼續吧。”

    她抬頭看了眼冷爵梟,說好。

    回過神,她哽咽道:“穆天,麻煩你去跟他們都通知一聲,不要將棺木里的事情告訴我媽。”

    “好的,太太。”

    等盧晉和盧葦將整套法事辦完后,開棺師們又將棺木合上了。

    二十幾分鐘后,開棺師們整齊的并排站在一邊。

    墓地恢復原樣了,還將當時盜墓賊破壞的一些地方也給修復好了。

    至于白小河的尸骨就碎在了棺木中,要是拿出來修復,肯定不行。

    而這件事,王彩霞也并未知道。

    她得到的消息是,她母親白小河的棺木里沒有任何遺物。

    王彩霞當場提出了質疑:“語嫣,你小姨雖然沒來,但昨晚我給她打電話時聽的清清楚楚,她說當年棺木里的遺物是她親手準備的,你小姨十分肯定,她說確實放了一本你外婆生前珍藏的古籍,我也清楚的記得你外婆說過一次,那本古籍是你外公在生前唯一留給她的東西了。”

    “還有,你外公當年在世時留給了你外婆一套金首飾,算是給你外婆的結婚禮物。在你外公失蹤五年后,你外婆為了養家迫不得已賣給了同村人。后來我和你爸結婚的那一年,我攢下了些錢,本來想從對方手里贖回你外婆賣掉的那套首飾。可惜對方說,他早已經給轉手賣掉了,已經找不到轉手人了……”

    她臉上的滿眼遺憾讓林語嫣心里難受不已:“媽,你別擔心,不管是這本古籍還是外婆的那套金首飾,我都會想辦法查清楚的。這件事就交給我吧。”

    “恩,光明,你也幫你姐姐一起查。”

    劉光明就站在王彩霞身邊,他點頭答應:“我肯定會幫姐姐一起查的,媽,你別擔心了。”

    還不等林語嫣再說什么,歐陽在這時候帶著四名保鏢將兩個男人帶了過來。

    兩個男人一老一少,老的看起來六十多歲了,年輕男人穿著身不上檔次的西裝,脖子上掛著根金項鏈,說他是暴發富都是高看了。

    歐陽對著冷爵梟他們大聲道:“冷總,這兩個人鬼鬼祟祟的,我覺得可疑就給抓過來了。”

    當中年人在看清王彩霞的臉時,他詫異道:“你是不是王彩霞?”

    王彩霞蹙眉望著這個看起來似乎陌生的男人,腦子里在搜尋對這人的印象。

    大概過了十幾秒,她有些驚訝道:“你是不是村里的張瘸子?哦不是,張大哥?”

    張山尷尬地笑了笑:“我也聽習慣了,你就叫我張瘸子吧……王彩霞,我這次帶了我的逆子來跟你們當面道歉!”

    他這話讓在場的人都有些不明所以。

    張山從皺巴巴的棉服里拿出一把大眾的車鑰匙,他遞交給了身邊的歐陽。

    歐陽看了一眼沒有接。

    他的冷漠讓張山急了:“王彩霞,我這混賬兒子為了買車,他跟一幫兔崽子受人指使才起了盜墓的心思!我兒子整天游手好閑,他都要靠他在粉筆廠打工的老婆養著,哪里有錢買車!我一開始以為是他偷來的,被我打了一頓后才知道真相……我真是慚愧啊!剛才你們在開法事,我都不敢靠近,就怕你媽的陰魂跑來向我們索命……”

    林語嫣眸色漸漸發沉,她寒聲問道:“盜墓的事情,你兒子受誰指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