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5章 懷疑目標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5章 懷疑目標

    面對林語嫣的問話,張山狠踢了一腳他兒子的小腿,怒罵道:“混賬東西!人家問你話呢?還不快說!”

    張強看起來其實挺膽小怕事的,讓人聯想不到會敢盜墓。

    他有些畏畏縮縮道:“當時村里有人來找苦力,說要給他母親在棺木里放些遺物……我們當時閑著在打麻將就去幫忙了……”

    “然后呢?你把話給他們說清楚!”張山又吼了一嗓子。

    林語嫣臉色陰沉,想不到有人在冒充白小河的子女,忽然間她想到了母親提到的一個名字:周鐵樹。

    “我們來了之后才知道,原來是要挖白老太太的墳墓,當時我們有些不敢了,因為我只聽說過白家有過兩個女兒,不知道還有兒子,怕有人冒充……”

    王彩霞緊跟著問道:“你快說說,對方長什么樣?”

    張強像是在努力回憶,大概過了半分鐘,他道:“這個男人看起來大概三十歲,他說他姓周,他說他父親小時候在白家待過好幾年,說白老太太也是他父親的養母,后來因為他父親的身體原因,所以白老太太去世時也沒能出現。現在他父親想給養母送些遺物表示孝心,就想找人開棺……”

    “你個龜兒子!真是愚蠢!人家說什么你都信?就算是要孝順,有挖自己養母墳墓放遺物的嗎?”張山氣的手腳發抖,他往附近來回掃了幾眼,也沒找到可以打人的東西,他直接脫下自己的棉鞋狠狠抽打在張強身上。

    張強雖然盜了墓,但對這個親爹倒是沒有很忤逆,他只是雙手抱著頭一個勁的往后退,嘴里直叫喚:“爸!你別打了……你怎么又打人!”

    四名保鏢就站在身后,張強無處可退,張山毫不留情地抽打著兒子卻沒有讓林語嫣他們有絲毫的同情。

    冷爵梟掃了眼歐陽,歐陽頓時呵斥道:“別打了!”

    張山的手稍微一頓,張強趁機將他手中的鞋子搶奪下來不給他爹了。

    “你們父子倆別再演戲了,幫人非法盜墓的事情,我們不會就這么算了,你們把事情交代清楚后,我們會選擇報警處理。”

    冷爵梟冷冰冰的幾句話,讓張山的心一下子掉進了冰窟窿,他在刻意為他兒子減輕罪過,希望林語嫣他們饒了他兒子。

    可還是于事無補。

    張山望著這個極其俊美的冰山男人,心里突生畏懼,不敢再這么鬧下去了。

    他有些哆嗦的趕緊將兒子重新扯過來,壓低的聲音罵道:“混賬!快把事情說清楚!”

    張強瞄了瞄周圍這些人的氣勢,這時候歐陽故意將衣服攏了攏,里面的角度剛好讓張強看到歐陽腰間的武器。

    頓時嚇得他直接雙腿跪地,臉色慘白道:“我說我說……”

    “是我太貪心!我其實看出這男人說的話有些不對勁了,我怕惹事,我當時已經想退出了!但那男人一得知我們想離開,他讓身邊的秘書馬上打開了一個皮箱子,里面全是錢……為了錢,我們就開棺了……”

    “開棺后,我們都不敢看棺木里的死人骨頭,是那男人自己放遺物進棺木的,我們當時都避得遠遠的,啥也沒看到……等他的秘書來叫我們時,我們重新又把棺木給合上了……”

    張強的話讓林語嫣立刻想到了白小河尸骨被敲碎的事情,奈何現在王彩霞也在當場,怕母親聽了受不了,她沒有問。

    她雖沒有問,冷爵梟卻是很有默契的記著這件事。

    等之后歐陽把張山父子帶走報警處理后,歐陽在私下問了張強關于棺木里的情況。

    此刻,張強把事情都交代完了。

    林語嫣他們對事情有了更多的了解。

    來盜走金器秘典的人很可能是周鐵樹的親兒子,要么就是冒充周鐵樹親兒子的人。

    對于周鐵樹曾經是白小河養子的事情,現在村里的人知道的還不少,王彩霞小時候的同齡人大部分還活著,也大多還生活在農村。

    對方不知道白小河的墓地所在,所以去村里找知情人,再用金錢堵住了他們的嘴。

    他們這么明目張膽的欺騙,對于張強他們這些無知村民來說也算不上天大的事情,頂多晚上睡不好,過個幾天就將這事給淡忘了。

    如果不是林宗來通風報信說他師父的事情,恐怕林語嫣他們到現在也不知道白小河的棺木被人動過。

    畢竟也只有清明節時期才會回來祭祖。

    法事算完了,張山父子也被帶走了,林語嫣他們準備返回了。

    分開前,王彩霞對林語嫣說,說一定要找到白小河的金器秘典,不能讓白小河死后的靈魂還不安生。

    何況這是他們王家的東西,是王玄祖傳下來的,既然有人要盜墓,那這本古籍以后絕不能再放進棺木里了。

    以后就一代代傳下去。

    本來冷爵梟想安排王彩霞和劉光明乘直升機回去,王彩霞自然是拒絕了,母子倆還是選了包車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歐陽告訴林語嫣,張強后來說出了關于棺木里的事情。

    他們回來重新蓋棺時,確實看到尸骨全碎了,當時他們還以為是年代久遠骨頭自然脆裂導致,并未想到是人為。

    所以他們無法肯定白小河的尸骨是不是那男人敲碎的。

    也只有等見到人后才知道答案了。

    張強不知道那陌生男人具體叫什么,只知道那男人姓周。

    外貌特征是長相粗狂,看起來十分慎人,身高足有一米九很魁梧,而且那男人從不笑,右邊的眉毛只有一半,另一半好像是被燒毀了。

    就憑著這些信息,冷爵梟已經讓在本市的龍花開始查了。

    林語嫣讓龍月隨著王彩霞他們坐包車回去了。

    等林語嫣和冷爵梟回到市里時,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再等他們吃完宵夜洗完澡躺下時,都已經凌晨一點多了。

    身體累極,可躺著卻毫無睡意的林語嫣依舊在想外婆的事情。

    冷爵梟坐起身,他無奈將她拉過來,讓林語嫣的頭靠在他身上,雙手為她輕輕按摩太陽穴。

    “語嫣,別想這么多了,調查起來肯定需要些時間,在這段時間你就安心過好你的生活,你要記住你現在是個孕婦,將這些事情全部交給我去處理就行了。”

    林語嫣抬眸想看他,他擰眉道:“閉上眼睛。”

    她乖乖地閉上了,享受著他的按摩,腦中的神經脹痛感在漸漸消失。

    “爵梟,抓到那男人后,一定不要輕饒了這個人!外婆都去世這么久了,他們居然敢這么喪心病狂的敲碎她的骨頭,媽要是知道了肯定得崩潰……”

    他承諾道:“這種人渣我會處理掉。”

    “你不會是想殺人滅口吧?”林語嫣半瞇著眼問道。

    冷爵梟無奈道:“你怎么動不動就想到殺人滅口這種事?你老公可是正經商人,又不是黑幫。人渣這么多,我都要去殺個遍,那我不累死了?”

    她睜開了雙眼,他的手指停下了按摩。

    “那你想怎么樣?”

    他淡淡說道:“讓人渣一貧如洗比殺了他們還難受,先讓他們嘗嘗一貧如洗的滋味,再嘗嘗眾叛親離的味道……一步步來,有時間讓他們慢慢崩潰。”

    冷爵梟黑眸里釋放出的陰寒之氣,讓林語嫣都感覺周圍好像開了空調,冷不丁地打了個噴嚏。

    他下意識抓過被子將她捂得更嚴實了。

    她抽了抽鼻子,伸出大拇指:“大哥,那就拜托你了,看來你比我狠……”

    慢慢玩死這招確實更毒。

    他的唇角勾起一絲弧度:“你就乖乖當好你的冷太太,快睡吧,明天我們還有很重要的事情。”

    她蹙眉:“什么事啊?”

    林語嫣的不以為然和健忘,讓冷爵梟瞬間寒了臉:“都說一孕傻三年,你現在就開始傻了!”

    他的滿眼不悅和失望,讓她立刻坐起身,她努力想了想,總算想起來了。

    “哈,你說的是復婚這件事吧?”

    他白了她一眼不愿搭理她,見他要起來,她急的馬上抱住他的腰撒嬌道:“老公別走!你別生氣嘛……我當然記得這件事了!我怎么可能忘記?”

    “哼,強詞奪理,還狡辯!”

    其實她一直覺得她和他根本就沒有離婚,那本走形式的離婚證也早被丟在了抽屜里的某個角落,哪還會時時記在腦中。

    無計可施的她將身體緊緊貼在他的后背,她輕聲道:“老公,再生氣就不帥了……”

    不出幾秒,冷爵梟全身肌肉緊繃,他咬牙切齒道:“林語嫣!你最好是在我回臥室前就睡著了!”

    她嚇得頓時躲開,小聲道:“你去哪?”

    “抽煙!”

    動不了她,他也只能是抽抽煙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