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6章 意外偷聽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6章 意外偷聽

    三天后,陳小英和王宣德的婚禮在本市的一處私人別墅舉行。

    這處帶超大游泳池的大別墅是王宣德買給陳小英的結婚禮物。

    被邀請參加婚禮的人不多,除了一些王宣德私下的重要朋友,其他的就是雙方各自的家人和親戚了。

    畢竟王宣德的第一任妻子死后連半年都不到,現在又開始二婚了,婚事不宜高調。

    二女兒王佳倩還在坐牢沒法參加婚禮,就算在場也一定不會來。

    大女兒王佳敏自然也沒有到場。

    相比冷祁山和冷爵梟父子,他們準時到達婚禮現場。

    一起來的還有林語嫣和冷思辰,丹尼沒有參加被留在家里寫作業。

    當他們一家人走進別墅大廳時,在招待客人的王宣德和陳小英朝他們立刻走來,顯示出對冷家人的重視。

    “祁山,你們能來參加我和小英的婚禮,真是我們的榮幸……”

    王宣德滿面春光已經向冷祁山伸出了右手,他身邊的陳小英挽著他的手臂,笑容也很是幸福。

    冷祁山伸出了右手與王宣德象征地握了握,冷祁山公式化的一笑:“你們的婚禮,我自然要來參加,我也希望看到小英能夠得到幸福。”

    “哈哈哈,謝謝祁山兄的祝福啊!能夠得到你的祝福,我和小英的這門婚事算是得到了最好的禮物……”

    冷爵梟就是見不得王宣德這副虛偽的面孔,他勾唇說道:“王總,我覺得你要是能夠得到你死去妻子的祝福會更好。”

    話音剛落,王宣德和陳小英的臉同時僵住了。

    陳小英忍不住說道:“冷總,今天可是我的婚禮!”

    她的語氣頗為陰寒,連笑容都已經沒有了,可見王宣德的第一任亡妻張玉芬是禁忌,不準其他人提起。

    冷爵梟不以為然道:“今天自然是你和王總的婚禮,在場的人都知道。”

    還不等陳小英說什么,冷祁山假意不悅道:“爵梟,今天是你媽的婚禮,你就不要提起張玉芬的事情了,免得讓王總不高興。”

    王宣德的臉色依然不好,冷祁山讓冷爵梟不要提起,可他自己卻把名字說了起來。

    在不遠處招呼客人的顧影川掃了眼這邊的情況,他大步走過來想替陳小英和王宣德解圍。

    林語嫣看了眼顧影川,打從心里討厭這個男人。

    她輕聲道:“爵梟,你陪我去附近走走吧,我感覺有點頭暈。”

    “好,我們走。王總,王太太,先失陪了。”冷爵梟轉身帶著林語嫣離開了。

    等顧影川走到王宣德面前時,他看到的是冷爵梟他們的背影了。

    “影川,你來的正好,替我們好好招待你冷叔叔,我帶你媽媽上樓一趟。”王宣德心情有些郁結,暫時不想招待客人了。

    還不等王宣德轉身,冷祁山忽然說道:“宣德,我有幾句話要跟你私下說,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王宣德微微蹙眉想了想,看了眼身邊的陳小英。

    “宣德,沒事,你不用陪我,你招呼冷董事長吧。”陳小英表現出一副大方優雅的神態,挽上顧影川的手對在場的人微微一笑便離開了了。

    一直站在冷祁山身后的冷思辰掃了眼大廳,他道:“爸,我去趟洗手間,你和王總慢慢聊。”

    等他走后,王宣德隱隱有些嘆氣,他對冷祁山說道:“祁山兄,有什么話我們去書房聊吧……”

    ……

    十分鐘后,王宣德的書房內,冷祁山從西裝內兜里拿出一張六寸的彩色照片。

    他將照片放在了茶幾上說道:“宣德,這個人你應該知道吧?”

    王宣德拿起照片掃了一眼便將照片放下了,他語氣不佳道:“我知道。他是小英死去的亡夫叫顧真。”

    “是小英告訴你的?”冷祁山平靜問道。

    “祁山,你要跟我說的話就是這些?”王宣德的眼底泛起一絲不耐煩。

    “不只這些。”冷祁山說完這句話后,并未接著往下說。

    他的賣關子讓王宣德突然站起身走向酒柜處,他隨意問道:“喝什么?”

    “不了,我已經戒酒了。”冷祁山回道。

    王宣德就給自己倒了杯威士忌。

    他直視冷祁山,聲線發沉道:“我知道你愛了小英很多年,在你知道小英為我生了一兒一女后,或許你心里是怨恨我的吧?”

    冷祁山臉上的表情并未有所改變,他早知道來參加婚禮,王宣德會提到他和陳小英的子女。

    “為什么要怨恨你?小英從未愛過我,我早已經想通了。既然她最終愛的是你,我祝你們倆幸福。但是,宣德,你真的了解小英嗎?”

    他的話讓王宣德舉起酒杯的手微微一頓,王宣德的眼神里有些微閃。

    他垂眸掩去眼底的疑慮,語氣頗為堅定:“當然比你更了解她!”

    “是嗎?希望真的像你所說。”

    冷祁山此時已經站起身,他伸手從褲兜里拿出一張小卡紙,上面寫著一個國外的手機號。

    他將小卡紙隨手放在酒柜上說了一句:“上面的手機號碼是小英亡夫顧真的聯系方式,你可以打給他,問問他為什么還活著?你也可以去問問小英,你們通天電子科技上個月虧損的兩億科技股去哪了?”

    幾句話讓王宣德的眼神微瞇,臉色沉重不堪。

    冷祁山語重心長道:“宣德,你我相識一場,就算愛上了同一個女人,但不要被同一個女人給騙了。哪怕你不愛你的妻子張玉芬,但好歹她也為你生了兩個女兒,這么多年死心塌地的跟著你。你真的不覺得她的死很蹊蹺嗎?不要被有兒子繼承家業的喜悅完全沖昏了頭腦!如果你身邊的家人是殺人兇手,你能保證有一天他們不會將黑手伸向你的脖子嗎?”

    “冷祁山你說夠了沒有!”王宣德怒紅著臉,情緒很是激動。

    “我言盡于此,反正你們通天電子科技跟我們冷氏集團沒有生意往來,你和你大女兒聯手創下的通天電子要是哪一天被顧真這個男人奪走,我是一點也不意外!”

    說完,冷祁山離開了書房。

    留在書房里獨自喝酒抽煙的王宣德,他呆滯的坐在沙發上一直沒有再走出去……

    ……

    趁著冷爵梟在外面跟慕容景打電話的空檔,林語嫣先去了趟洗手間。

    自從懷孕后,去洗手間的次數明顯增多了。

    她去了南區一樓最近的洗手間,選了處最靠近窗戶的里間關上了門。

    還不等她用消毒紙巾擦馬桶圈,就聽到有人大力推門進來。

    刺耳的高跟鞋聲音頓時傳來,對方在用腳踢了三處房門看到都沒人的情況下就開始接聽電話。

    林語嫣所在的洗手間,對方沒來得及有耐心檢查完。

    就在林語嫣猶豫出聲還是不出聲的時候,對方握著手機說話了:“喂,說話!”

    她一說話,林語嫣就聽出了她的身份。

    是顧穎。

    “你說什么?杜子康辭職了?好端端的他怎么會辭職?我不是讓你盯著他的嗎?他身邊到底有沒有其他女人?”

    顧穎聊了一些關于叫杜子康這個人的事情,林語嫣并不認識。

    沒過多久,顧穎就掛了電話。

    林語嫣本以為她要走了,沒想到顧穎的手機又響了起來。

    只聽顧穎在電話里說她下她的方位后又掛了。

    一直靜靜站在里間的林語嫣顯得很尷尬,她在等顧穎離開。

    可顧穎遲遲不走。

    林語嫣從衣兜里輕輕拿出了耳機,將它連接在手機上,假裝自己在聽音樂不知道顧穎在場。

    還不等林語嫣準備走出去與顧穎打招呼,洗手間里又突然進來一個人。

    顧影川一進來后就鎖上了洗手間的門,他立刻問顧穎:“這里有其他人嗎?”

    顧穎搖了下頭道:“沒有。”

    得到她的答復后,顧影川放下戒備,他蹙眉問道:“杜子康為什么辭職了?老子給他月薪兩萬,說辭職就辭職!媽的我現在連人都找不到!”

    “你別問我啊!我怎么會知道他去哪了!我還在找他呢!我苦苦追了他半個月!他總算松口答應和我出去約會了,哪知道人突然就不見了!哥,我現在懷疑杜子康是不是被王佳敏給抓走了?”顧穎滿臉擔憂,這個她一眼就看上的冷酷司機,還不等她去勾引他,人就消失了。

    顧影川眼底頓起一片擔憂和焦慮:“杜子康手里握有我害死張玉芬的證據!要是被王佳敏知道了會很棘手……”

    一說到這件事,顧穎也馬上不安起來:“哥,你別太擔心了!我看杜子康不像是這種人,如果王佳敏已經拿到這些證據了,我想她早就找人上門來調查了!再說了,張玉芬當初是自己失足摔下樓的!跟你沒關系!”

    林語嫣當場聽到這個勁爆的內幕,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一個噴嚏聲響徹整個洗手間!

    顧影川寒著臉怒問道:“誰在里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