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81章 親子鑒定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81章 親子鑒定

    半年前,在高遠長年累月的陪伴下,她從他一次朗誦的詩歌中醒了過來。

    她花了整整半年的時間,來熟悉這個已經高速發展的世界。

    在這半年里,她也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

    她三分之二的人生已經過去了。

    而三分之一的人生是在昏迷中度過的。

    光是心理上的疏導,她就花了整整兩個月的時間去面對這殘酷的現實。

    但人生再怎么糟糕,她在這世界上還有唯一的親人,那就是她的親兒子!

    她的孩子在世界上的某一個地方等著她。

    可是,高遠在她蘇醒后的第二天就告訴了她一個真相:她被車撞飛倒在血泊中,手里一直緊緊攥著的一張紙條,上面的地址雖然是真的,可那戶人家根本沒有收養過男嬰。

    證明陳小英告訴她關于孩子的消息是假的……

    高遠甚至在當時猜測,陳嵐被車撞的事情也是陳小英派人所為!

    可是他沒有任何證據,當時的肇事司機被抓后,證明是酒后駕車。

    而且那人對開車撞了人的事情供認不諱,承擔了全部法律責任。

    對方也并未承認有人暗中指使。

    這件事情就成了懸案。

    陳嵐就這樣成了最倒霉的受害者。

    直到陳嵐調整好了心理狀態,終于有勇氣找回自己的孩子和直面陳小英。

    高遠陪著陳嵐回了國。

    在一次精心的安排下,陳嵐和高遠出現在了陳小英和王宣德的婚禮上。

    以為可以逼迫陳小英說出當年真相的陳嵐,她萬萬沒有想到,陳小英會在王宣德的書房里說出一句話。

    陳小英說:你兒子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死了……

    陳嵐當場崩潰暈了過去。

    林語嫣緊握拳頭,語氣憤憤不平道:“陳小英真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她到底有什么資格奪走陳嵐的孩子?”

    事情講到這里,冷爵梟的臉色猶如冰窖,冷的沒有一絲溫度,雖然黑眸里沒有淚水,但眼眶是紅的。

    陳嵐的人生真的太過凄慘,讓人聽了都感覺到心痛和壓抑。

    “爵梟!你相信陳小英說的話嗎?”

    他望著她,低沉問道:“什么話?”

    林語嫣揪著心說了一句:“她說陳女士的兒子死了?你相信嗎?”

    冷爵梟沉默了。

    他的黑眸里久久不能平靜,在跟林語嫣說出關于陳嵐當年發生的事情后,他的腦中又重新將所有的事情思考了一遍。

    五分鐘以后,他突然道:“陳小英的話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語嫣,我想等到了醫院后去辦一件事。雖然聽起來很瘋狂,可我已經決定了!我想和陳女士一起去親自鑒定中心!”

    冷爵梟這個主要憑直覺的決定,非但沒有讓林語嫣感到震驚,她反而激動地握住了他的手鼓舞道:“老公!我支持你!陳女士真的太可憐了……雖然我知道我這樣說太主觀了,但我還是想告訴你,你和陳女士看起來真的很像!尤其是你們的眼睛……”

    一直在前面開車的穆天早已經淚流滿面,他偷偷擦了下眼淚道:“冷總,有件事情我一直沒有說,就是怕你對陳小英的印象更差……一個月前,董事長讓我幫忙整理你爺爺在世時的那間書房,里面有多書……在其中一本里,我看到一張很舊的收據,上面還有簽名和手印,當事人就是陳小英!白紙黑字寫著陳小英在很多年前收了你爺爺的一張地契!”

    這個消息很驚人,林語嫣率先問道:“什么時候?”

    穆天回道:“就在冷總出生的那一年,陳小英當年抱著冷總出現在冷家老宅后,第二天就離開了老宅,兩天后陳小英去了國外……你爺爺給陳小英地契的事情,就連董事長都不知道。”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陳小英拿自己的親生兒子換地契?”林語嫣氣的聲音發顫。

    冷爵梟眸色一沉有些擔心,他拉起她的手背親了下說道:“老婆,不要激動,小心動了胎氣。你看我這個當事人聽了都沒什么感覺,你就更不要不生氣了。”

    她猛地回頭看他,紅著眼眶道:“我真的好想掐著陳小英的脖子問問!她到底有什么資格為人母!像她這種沒有良心的女人也配當母親?”

    林語嫣的情緒如此激動,穆天頓感愧疚道:“太太,你不要生氣!陳小英這種人不會有好下場的!從目前的種種跡象表明,陳小英和冷總很可能真的沒有血緣關系!以前我沒有特別注意,現在我看陳小英和冷總真的一點都不像!我之前還以為冷總長的像董事長,但陳女士進婚禮大廳的時候,我和歐陽都看到了,當時我還和歐陽說,看著她有些眼熟……現在終于找到原因了!”

    “話雖如此,就怕是一場空。不管怎么說,到了醫院我們就知道了。”冷爵梟眉心微蹙,心中不免忐忑起來。

    一邊期待著陳嵐就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一邊又在心疼陳嵐的遭遇。

    如果陳嵐真的是他的親生母親,他絕對不會放過陳小英!

    ……

    一小時后,冷爵梟和林語嫣趕到市里的一家外資醫院。

    投資人正是陳嵐的朋友高遠。

    陳嵐已經被送往高級病房了,冷祁山和高遠都在病房里陪著陳嵐。

    在陳嵐被送往救護車的同時,冷爵梟就派出十名保鏢去了醫院保護陳嵐,這種發自內心的保護本能,甚至讓他沒有時間去思考為什么。

    他只知道他一定要保護好陳嵐。

    當冷爵梟和林語嫣手拉手出現在病房時,神之巧合的是,陳嵐就在他們推門進來的那一刻睜開了眼睛。

    她那雙歷經滄桑卻依舊純凈的眼眸讓冷爵梟會心一擊,眼泛酸澀緊繃著臉色,一時難受的說不出話來。

    “冷先生,你能告訴我關于你的出生時間嗎?”

    陳嵐開頭的第一句話就是這么直接。

    高遠有些震驚的望向冷爵梟,冷祁山也望著自己的兒子。

    當所有人都在等冷爵梟自己說出時間時,他說出的話卻更為驚異:“相比出生時間,我更希望跟您去醫院作一次親子鑒定,您同意嗎?”

    “爵梟,你……”冷祁山震驚了,他不理解兒子的怪異行為。

    躺著的陳嵐忽然坐起身,她那張風韻猶存但毫無幸福喜悅的臉上出現了極其復雜的表情,她不敢置信的問道:“你剛才說什么?”

    還不等冷爵梟回答,林語嫣一臉興奮地拉著他的手走向前,紅著眼說道:“阿姨,讓爵梟跟您去測一次親子鑒定吧,不管怎么說,我們都想要一個答案!”

    她多么想要認陳嵐當婆婆,這個不幸了大半生的女人,讓林語嫣打從心眼里的想要對她好!

    可在還沒有親子鑒定之前,她也不想過分親昵嚇壞了陳嵐,喊她一聲阿姨是最合適的稱呼。

    冷爵梟主動握住了陳嵐的一只手說道:“希望您給我一次機會。”

    根據陳嵐說出的那些事實,顧影川完全可以排除在外了。

    他的年紀和陳嵐的親生兒子完全對不上。

    但是冷爵梟的出生時間和陳嵐所說的卻基本相同,也許會有那么幾天的出入,但陳小英當年要是想隱瞞冷爵梟的準確出生時間,太正常不過了。

    “爵梟,爸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陳小英當年在你爺爺面前出示過一份親自鑒定書,證明她和你是母子關系。當然,我和你也有過親子鑒定。”

    “爸,萬一陳小英在親自鑒定的事情上造假呢?”林語嫣當場提出了質疑。

    冷祁山嘆氣道:“當年我自然是深信不疑,從未懷疑過她。但后來陳小英回國了,在我得知她的亡夫顧真沒有死的情況下,我瞞著你們又去找她測試了一次。她當時很生氣,她沒有親自來鑒定中心,但她讓顧影川送來了一個冷凍的胎盤……”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陳嵐激動的大聲問道:“你說什么?冷凍的胎盤?”

    她的情緒突變讓冷祁山有些疑惑,他點點頭說道:“是,陳小英讓顧影川給我帶話,說這是她當年生下爵梟時從醫院里拿回來的胎盤……”

    陳嵐再次回憶起當年的事情,捂著心口一臉痛苦道:“我當年親耳聽到為我接生的老護士說過,陳小英在抱走我兒子時,她把胎盤也帶走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