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3章 欺負穆天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3章 欺負穆天

    林語嫣在走出大廳前,她答應了唐文軒,說會認真考慮。

    在對方真誠而又充滿期待的眼神中很難當面拒絕,哪怕心里已經拒絕了,但表面上還是需要給別人一點希望。

    這種善意的謊言也無法避免。

    但不得不說,當唐文軒發出這樣的邀請時,林語嫣在心中有那么一剎那確實心動過。

    時隔七年多不曾演戲了,而且劇本還是她自己寫的,她飾演原型人物的女一號自然合適。

    可一想到她已經懷孕的事情,還有冷爵梟那張冰塊臉,她就打退堂鼓了。

    待她和歐陽坐在車里等樓清寒和慕容景的時候,歐陽率先問道:“太太,你真的會考慮唐總的建議嗎?”

    林語嫣沒有看歐陽,她正在查看龍月給她發的短信。

    她低著頭隨口問道:“歐陽,你這是在替你家冷總問嗎?”

    “歐陽不敢,我只是覺得太太有孕在身,即使太太想出演女一號,冷總也不會同意的……”

    他的話讓林語嫣笑出了聲:“就連你都知道這兩個重要原因,你說我還會去嗎?”

    歐陽一聽笑逐顏開:“那太好了!太太,你要是不去,冷總一定會更放心!”

    還不等林語嫣說什么,她右眼的余光掃到兩個男人,正是樓清寒和慕容景。

    “歐陽,我下車了,我去坐慕容景的車。”

    “好的,太太,讓歐陽為太太打開車門……”

    她見歐陽一副急迫的樣子就坐著沒動,省得他心里責備自己動作不夠快。

    等歐陽把車門打開后,林語嫣下車走向樓清寒。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就上了慕容景的車。

    慕容景依舊開車,樓清寒坐在后座,他掃了眼林語嫣的坐墊,眼神里閃過一絲笑意:“冷爵梟還真是個細心的男人。”

    林語嫣開門見山道:“樓清寒,你妹妹樓靜要是犯法了,你會想辦法撈她嗎?”

    她的話讓樓清寒的臉色剎那間就有些轉白了,他平靜道:“剛才我和慕容景下樓的時候,他把事情告訴我了,如果小靜真的下毒害顧不凡,我不會包庇她的!法院該怎么判就怎么判!”

    但他又及時補充道:“不過這件事情現在還沒有查清楚,我也會幫小靜一起查,我不會讓人冤枉了她!不是說顧不凡中了兩種毒藥嗎?那其中一種可能是別人下的毒。等找到小靜后,我會去當面問問她這件事。我知道顧不凡是冷爵梟的表弟,林語嫣,你可以代替我告訴我冷爵梟,我不會徇私舞弊的!”

    見樓清寒已經表明了態度,林語嫣也沒有什么要說的了,她嘆氣道:“行吧,我會把你的意思傳達給爵梟。慕容景,你開車吧,我們現在就去醫院,龍月發短信說顧不凡在五分鐘前已經醒了,留在醫院的辦案人員已經在開始問他了。”

    ……

    等林語嫣他們到了醫院看望顧不凡之后,已經一個半小時過去了。

    在林語嫣離開醫院之前,冷爵梟出現在了醫院,顧不凡的事情他也全部知道了。

    最后,冷爵梟帶著林語嫣一起回家了。

    醫生告訴他們,說顧不凡需要住院一星期,將身體里的殘留毒素都排除體外后就基本沒事了,回去后吃兩個星期的流質食品慢慢恢復腸胃。

    回去的路上,林語嫣依偎在冷爵梟的懷里說的有些傷感:“爵梟,你說樓靜她是出于什么樣的心思要給顧不凡下毒呢?”

    “還真是最毒婦人心。”冷爵梟對這件事也頗為感慨。

    顧不凡和樓靜都已經離婚了,樓靜居然還想不開要害顧不凡,可以說是由愛生恨!

    冷爵梟對樓靜的評價讓林語嫣有些聽著刺耳,她解釋道:“也許樓靜沒有下毒,現在不是還沒查明真相嘛……”

    他勾起她的尖下巴,笑的有些嘲諷:“傻女人,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你難道還不敢相信?要不要跟我打賭?”

    她慫了:“打賭就算了吧。”

    “呵,其實你也認定了樓靜給不凡下毒這件事,你只是在心里無法接受樓靜想要不凡死的事實,畢竟她曾經深愛過不凡。”

    “你身為編劇,應該明白這世界上有很多種愛。樓靜的愛無疑就是最自私的那一種,得不到就毀掉。這種愛,誰遇到誰倒霉……”

    林語嫣挑眉笑道:“呦,愛情大師,看你說的頭頭是道,不如你改行寫劇本吧?”

    冷爵梟滿眼不屑道:“切,寫劇本能賺幾個錢,還不夠……”

    忽然間,他沒有說下去。

    他想到林語嫣就是編劇,他這樣去輕視她的收入似乎不妥。

    果然,即便是沒說下去,可冷爵梟的意思被林語嫣聽出來了。

    她立刻從他的懷中起身,撇嘴道:“也是,我這種寫劇本的苦逼編劇哪里比得上冷總簽份合同賺的多呢……”

    “老婆,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可以在別的事情上發揮的更好,我沒理由去選擇不擅長的事情不是嗎?”

    林語嫣傲嬌著小臉望著窗外沒理他。

    他主動將身子向前傾,將臉埋進她白皙的頸項處,噴著溫熱的語氣哄道:“我的好老婆,你生老公氣了?”

    “我哪里敢啊,我要是惹您不痛快,您將我趕出去住可怎么辦?現在我有孕在身怎么可以流落街頭呢……”

    冷爵梟頓時無語,家里所有房產證的名字上都是她,連兒子都沒份,她居然還說怕流落街頭?

    娶個戲精老婆也是夠好玩的。

    他勾唇一笑親了親她的臉頰:“您可是我老板!您掌控我的生殺大權呢,快,給我笑一個,您要是再不笑,我可就要死……”

    死字剛從嘴里說出來,就被林語嫣一把捂住他的嘴,她瞪著眼說道:“神經病!不準你咒我老公!”

    冷爵梟眉眼帶笑點點頭,她湊近在他唇上親了下:“無聊!”

    他順勢拉住她懷抱著她的腰肢,正準備更進一步。

    林語嫣羞的想推開他,輕聲道:“別鬧了!穆天在開車呢……”

    電燈泡穆天一臉嚴肅目視前方,可臉頰微紅正襟危坐的開著車。

    “你是第一天認識穆天嗎?你別管這個木頭人,他又看不見!”冷爵梟一臉無所謂,心里只想親她。

    她雙手撐在他身前阻止道:“哎呀,別鬧了!”

    他眸色中閃過一絲掃興,抬眸沖著穆天問道:“穆天,你看的到嗎?”

    “冷總,我看不到,我瞎了。”

    林語嫣:……

    他們這掩耳盜鈴式的對話真當她是白癡嗎?

    “穆天,你跟著你家冷總學壞了!”

    穆天回道:“太太教訓的是。”

    冷爵梟最終放棄了一親美人方澤的念頭,改為摟抱著她,他望著她輕笑道:“語嫣,你高看穆天了,如果他真學壞了,他早就不是單身狗了!就連歐陽都比他強……”

    這激將法即時奏效,穆天不甘道:“冷總,誰說我比不上歐陽!只要我主動出擊,我一定可以將時小姐追到手!”

    林語嫣的八卦耳頓時豎起,她忙問道:“誰是時小姐啊?穆天你說的是時念嗎?”

    “是的,太太,我說的就是時念時小姐。”

    穆天的肯定答復讓林語嫣眸色流轉看向冷爵梟,得到了冷爵梟的頷首證明。

    “我去!穆天,你眼光真是高!如果你能追得上時念,我就獎勵你十萬元人民幣!”

    林語嫣設立獎金的方式讓冷爵梟勾唇一笑,他點點她的鼻尖覺得她貪玩,但說出來的話卻是支持自家老婆。

    “穆天,這樣吧,你要是哪天能讓時念承認是你女朋友,我個人追加到五十萬獎金。”

    穆天有點傻眼了,沒想到他想追時念的目標就這么不被看好嗎?

    居然還設獎金?

    聽起來像是鼓勵,可何嘗又不是一種“輕視”呢?

    “好!冷總,太太,我可當真了!我一定會追上時念讓你們刮目相看!”穆天想甩掉單身狗稱號的念頭前所未有的高漲。

    林語嫣好心提醒道:“穆天,不是我打擊你,時念心里可一直有喬楚……”

    “我知道,那又怎么樣?喬楚這種男人不會喜歡時小姐的,只有我這樣的暖男才最適合時小姐!”

    “好!穆天你有這樣的信心真是太好了!我坐等你失敗的消息!”林語嫣說的極其認真。

    冷爵梟面色無常,但心里憋著笑,除了他一直欺負穆天外,現在又加入個林語嫣了。

    穆天眼帶委屈,一臉苦哈哈:“太太,你還真會“鼓勵”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