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6章 我是喬楚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6章 我是喬楚

    矮個子沒敢放下,他說道:“老大,這只是麻醉標而已……”

    “廢話!我知道!我叫你放下!”高個子低吼一句。

    就在他們倆有分歧時,林語嫣早已經將武器拿出來對準了他們。

    高個子立刻說道:“美女,別動手啊,我們不是壞人……”

    “你們是誰?”林語嫣眸色沉穩并未害怕,但心里有一絲緊張。

    膽識過人的高個子頓時雙手高舉回道:“我們只是來這里接應直升機,待會會有一名犯人送往醫院……我們可都是同事啊,你是哪個組的?”

    男人的聲音有些耳熟,林語嫣握著武器在回憶,腦中忽然閃過一個名字。

    她挑眉試著喊他的名字:“你是花海彬?”

    本來就覺得林語嫣的身形有些眼熟,現在她這一問,花海彬完全確定了:“你真是林語嫣啊……”

    這一確定,矮個子男人馬上收起了武器。

    花海彬對他說道:“去門外守著。”

    “好的,老大。”

    矮個子男人離開后,一身警衛服的花海彬大步向林語嫣走去。

    待走到她面前時,他摘下了臉上的口罩,一張壞男人俊臉就出現在林語嫣的眼中,他笑的有些痞氣:“你身段真是好,穿那么厚還能讓我看出前凸后翹的……”

    “少貧嘴了,你怎么會出現這里?”林語嫣眼帶疑問。

    花海彬收起笑意說道:“拿人錢財,來這里救個小姑娘。”

    “可這里是男子監獄啊!”

    他笑道:“我知道,那小姑娘之前假扮男人來這里調查她未婚夫的死因,可倒霉的是她剛巧被掃黃隊給掃進看守所了,她身上什么證件也沒有,還不肯交代事情,她爸怕她在這里吃苦,就找人聯系我的雇傭小隊來救人,碰巧我剛好在這,這種肥差事我樂意賺一筆。”

    “哦,原來是這樣……你剛才見到爵梟他們了嗎?”林語嫣問道。

    花海彬點頭:“見到了,我和他簡單聊了兩句,他還有事要辦,等回頭我再來找你們。”

    林語嫣想起上次的承諾,她問道:“你這次來市里就是來找爵梟的?”

    他一臉訕笑:“對呀,好久沒跟他好好喝一杯了……”

    “切,你是來找他挖墳的吧?”她的眼神已經冷了幾分。

    被林語嫣猜中心事,花海彬有些尷尬地捋了下頭發:“別說的那么難聽嘛……”

    他突然興致大發,跟林語嫣講起他向往已久的墓穴。

    林語嫣聽了半天早已經不耐煩,還不等他說盡興,她打斷道:“夠了!再聊下去天都亮了!你們趕緊帶著人走吧!”

    他笑的有些好奇:“嫂子,看來你不太喜歡我呀?”

    “你一來就要找我老公去挖墳,你覺得我會有好心情嗎?花海彬,我勸你好好珍惜我老公給你的一次承諾,說不定哪一天你還需要我老公去救,別輕易把權利使用在挖墳這種事情上!”林語嫣之前對盜墓的事情也就是聽個新鮮,當她外婆的墳地被人盜挖還被人敲碎骨頭后,她再次聽到挖墳這種事情就極為反感。

    “總感覺你和上次我見你的時候有點不一樣了……”花海彬有些詫異,他被林語嫣反感了,面子上有些掛不住。

    不想繼續尬聊,花海彬跟她道別準備去看看另一邊的情況。

    還不等他見到矮個子,一群人已經上了天臺。

    這群人里面還有冷爵梟。

    “爵梟,你怎么上來了?”林語嫣一眼看到他后就走了過去。

    冷爵梟望了她一眼,轉眸對花海彬說道:“你要帶走的人我給帶出來了,剛才差點被吳婉兒的手下給誤殺了……”

    花海彬看了眼昏迷中的小姑娘,她的男式假發都快掉了。

    “謝謝啊。”

    “不客氣,吳婉兒已經被抓住了,我們準備撤了,回頭再聯系吧。”冷爵梟拉著林語嫣的手準備離開。

    “爵梟,過幾天我去找你們。”花海彬沖著他們的背影說了一句。

    冷爵梟的背影一頓,回頭看了他一眼:“不準來我家,我們電話聯系。”

    “嘖嘖,看來我在你眼中連朋友都算不上……”花海彬抱怨道。

    “花海彬,你知道你的雇傭兵團有不少仇人吧?你敢來我家嗎?”冷爵梟的聲音里透著萬年冰川的冷。

    “不敢不敢,我開玩笑而已……何況嫂子也不歡迎我,我不會去的,放心吧!”

    林語嫣掃了眼花海彬沒說話,冷爵梟拉著她的手離開了天臺。

    不出五分鐘,天臺上出現了一架直升機。

    當冷爵梟他們離開看守所的時候,花海彬也帶著人同時離開了。

    望著車窗外的直升機越飛越遠,坐在車里的林語嫣擔憂道:“爵梟,花海彬這次來找你是去盜墓,你真的會去嗎?”

    她的話讓他垂眸想了會,沒有急著回答她。

    “老公,你說話呀!”

    冷爵梟抬眸望著她的眼睛說的挺認真:“我知道你不希望我去,但上次的事情花海彬確實幫了我們,我要是食言會被他笑一輩子的,語嫣,有些事情我們男人必須要言出必行,希望你能夠理解我。”

    “花海彬跟我說的墓穴充滿了危險和不確定,這你也要去?”林語嫣的臉色白了三分,眼中有隱忍的怒意。

    這一問,冷爵梟沒有再回話。

    想到她和兒子,他的心里自然是不舍。

    可承諾過的事情,他不可能因為怕死怕危險就不去了。

    林語嫣見他一臉剛毅和復雜的眼神也不想再為難他,主動換了話題:“你準備拿吳婉兒怎么辦?”

    他微低著頭回了一句:“引蛇出洞。”

    “皇甫少華會為了救他的秘書而冒險嗎?”她有些懷疑這辦法是否可行。

    “對于皇甫少華這種自私的人,他當然不會為吳婉兒冒險,但如果他得知吳婉兒‘抓到了我’,我想皇甫少華會露面的……”

    林語嫣問道:“你們想給皇甫少華下套?”

    他伸手蹭了蹭她的臉頰,唇角微勾道:“不錯,慕容景和慕白已經準備好了。”

    她一臉語重心長:“老公,皇甫少華很狡猾,你們都要小心。”

    “恩,我們會小心。”

    他心中猶豫了下,但還是說了:“語嫣,如果花海彬真來找我去盜墓,你答應我一定好好在家待著,好嗎?”

    她眸色中很糾結,為了暫時安撫他的情緒,她回了句:“我不想騙你,到時候看情況吧。”

    冷爵梟無奈地抱緊了她,即使口中有很多話要說,但面對倔強的林語嫣,他又覺得說多了也沒用。

    ……

    兩天后,正好是星期六。

    慕容景一大早起來后就偽裝好自己的真容,開著車一路跟隨李輝,勢要查到線索。

    本來他沒讓林語嫣跟著去,可林語嫣說多個人多點照應。

    她就帶著龍花龍月同坐一輛車跟在慕容景的車后,三個女人全部易容了。

    就在她們即將駛入高速路段時,在交叉路口處差點撞到一個高大女人。

    “太太,我下車去看看那女人怎么樣了?”龍月有些焦急,她是親眼看到那女人忽然沒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撞倒在車前了。

    林語嫣面色發沉道:“龍花,你也下去看看!”

    今天她們開來的是一輛黑色大吉普車,真要是撞到人必須下車才能看清。

    等龍花龍月下車后,她們一直在找被撞到的女人,可就是找不到。

    就在她們愣神之際,一個美艷動人的女人突然從另外一輛車旁出現,神速的上了駕駛位。

    她將車門一鎖,林語嫣厲聲道:“你是誰?為什么要上我們的車?”

    林語嫣已經將手伸進包里握住了武器。

    坐在駕駛位的高大女人轉過頭看她:“林語嫣,你別緊張,我是喬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