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0章 舍不得罵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0章 舍不得罵

    “喬楚,我看我們盡快去一趟B市的江南別苑!最好趕在李輝到之前!”

    他朝她微微一笑:“林語嫣,這次要麻煩你老公了……”

    能夠用最快速度調用軍用飛機,冷爵梟是最方便的人選。

    等喬楚說出理由后,林語嫣二話不說將情況反映給了冷爵梟。

    冷爵梟倒也沒在電話里跟她鬧別扭,他只是跟她說了一句,讓她等電話。

    不出半小時,兩架油城調出來的軍用飛機囂張的停在了茶樓的天臺,再多一架都停不下。

    在出發前,林語嫣將情況也告訴了龍花,讓龍花派人去地下室盡快查看。

    本來他們沒有對那處地下室這么在意,但在看到李輝的反應后,他們認定那處地下室是個關鍵所在!

    直升機快起飛前,喬楚說要去上個廁所,這一去,過了半小時也沒有回來。

    林語嫣忽然意識到被他耍了,她將電話撥過去問的直接:“喬楚,你去追李輝了?”

    “聰明。”

    還不等她再說第二句,喬楚就把電話給掛了。

    當林語嫣再打的時候,他已經關機了。

    這下子讓她擔憂不已,最擔心的事情來了,地下室的情況到底怎么樣還不知道,喬楚就迫不及待要抓李輝了……

    林語嫣站在原地想了想,直升機里的機長問道:“冷太太,還去B市嗎?”

    她沉著臉回了一句:“抱歉,讓你們白跑了一趟……”

    “冷太太,冷先生交代我們說,要讓我們送您回S市。”

    “行,回S市吧。”

    機長關了艙門,準備起飛。

    既然喬楚不去B市了,她也沒必要再去跑一趟,反正龍花已經派人去江南別苑了。

    ……

    下午三點,林語嫣回了家,冷爵梟正坐在客廳里等著她,一副興師問罪的冰冷面孔。

    她剛喊了聲老公,慕容景的電話這時候打來了。

    林語嫣沒好氣道:“我說大哥,你怎么才給我回電話?”

    “林語嫣,你一定猜不到我發生了什么事……”

    “怎么,你被人綁架了?”

    他無奈道:“差不多吧,我在途徑一處便利店時想買瓶水,我靠居然被一個神經病打暈了……”

    慕容景義憤填膺的在手機里罵了整整五分鐘。

    林語嫣這才知道,倒霉的慕容景被醫院里逃出來的神經病給一鐵鍬打昏倒在了便利店門口,等他醒來時已經在油城的一處小醫院了,幸好腦袋沒事,骨頭沒裂,只是縫了十針。

    “老子現在算是明白了,不能管喬楚的事情!看,我就倒霉了吧?”

    “你這件事也是小概率事件,一生中幾乎碰不上一次,我告訴你,喬楚失蹤了,他去抓李輝了,李輝要是真被他抓到了,我想象不出來會是什么樣的死法……這件事我們可能真管不上了。”

    她語氣中的遺憾和擔憂讓慕容景的情緒冷靜了些,他沉默了幾秒后說道:“我知道了,我試著聯系他吧,希望能來得及……”

    慕容景掛了電話后,林語嫣一臉疲憊的走到冷爵梟身邊,雙手挽住他的手臂苦兮兮道:“老公,我好累,你能不能明天再罵我?”

    渾身散發著寒氣的冷爵梟在她靠在他肩上的一瞬間,他胸腔中積壓的怒氣頓時消了一大半,冷著一張臉沉默了十幾秒,最終還是不忍心罵她了。

    他一手摟住她的腰肢,問的無奈:“沒吃東西吧?”

    林語嫣點點頭:“在直升機上的三明治不好吃……”

    “活該!誰讓你跑去那個鬼地方!”他已經站起身,將她拉起來走向餐廳。

    被她埋怨不好吃的三明治都還是他派機長特意準備好的。

    “語嫣,你說我是不是該在你脖子上栓根繩,去哪都帶著你?”

    她走的腳步發沉,幾乎是被他拖著往前走,她沒力氣道:“討厭,我又不是你養的猴子……”

    冷爵梟回頭看了她一眼,眼神中還夾著怒氣,但雙手已經將她攔腰抱起,省得她走了。

    “你呀,就是我養的一只野猴子,我到底該拿你怎么辦……”

    對于林語嫣,他是兇不起來又舍不得罵,關不住還屢教不改。

    這真是他目前所面臨的最大棘手問題……

    她軟綿綿地靠在他的頸項間,小貓咪似的低喃道:“老公,你對我真好,我愛你……”

    當軟軟的唇碰到他的臉頰沒多久,冷爵梟的身形微微一僵,還不等他看向她,他發現懷中的女人竟然秒睡……

    他隱隱嘆氣抱著她轉身往回走,她都睡著了還吃什么,只能先送她上樓休息了。

    等冷爵梟將林語嫣抱到臥室休息后,他轉身去了書房。

    在他抽了一整包香煙后,龍花龍月風塵仆仆的趕到了。

    見她們倆滿臉罪惡感的站在一邊,連看都不敢看他,冷爵梟抬眸問道:“你們說,我該怎么對待她?”

    “她?”龍月剛問出口就知道這個她指的是誰,她看向龍花。

    龍花沉了沉臉色,鼓起勇氣說道:“冷總,訴我直言,太太自由慣了,如果真把她變成那些普通富豪家里的闊太太一樣,我想太太不會開心的……”

    她剛說完,龍月就想把在看守所監控室里的事情說出來。

    冷爵梟見龍月欲言又止的表情,他道:“我知道我當初說過你們是太太的人,但如果事情涉及到了我和她,你們不要對我有所隱瞞。”

    龍花主動坦白了林語嫣當初對她們說過的那些話。

    等她說完后,冷爵梟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他久久沉默不語。

    龍花龍月望著他孤傲沉寂的背影,心跳不斷加快,不免開始有些擔憂起來。

    “你們先出去吧,輪流在臥室門口守著她。”

    “是,冷總。”

    她們離開書房后,冷爵梟拿出手機將電話打給了白景瑞。

    正在家里給喬伊人煲湯的白景瑞拿出手機,他看了眼來電顯示人,當場就接了。

    “在哪?”

    “在家。”

    “干嘛呢?”

    白景瑞回道:“煲湯。”

    冷爵梟笑了一聲:“有時間出來喝一杯嗎?”

    “聊什么?”

    “我想跟你聊聊關于語嫣的事情……”

    白景瑞垂眸想了下后說道:“好,老地方?”

    “行。”

    電話掛了后,喬伊人這時出現在廚房門口,她淺笑道:“景瑞,你要出門?”

    白景瑞回身看了她一眼,說的很平淡:“恩,爵梟找我有點事情。”

    “是公事還是私事?”

    他眸色一沉:“是公事。”

    喬伊人向他走來,一臉不舍地抱住他的腰肢:“我等你回來。”

    ……

    兩小時后,起床上廁所的林語嫣走到梳妝臺前看了眼手機,看到居然有十個未接來電。

    一看那手機號碼是個陌生號,就在她猶豫要不要回撥時,這個號碼又打來了。

    林語嫣就接了,對方的大嗓門立刻傳來:“喂!你是林語嫣吧?”

    “我是,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你婆婆的表侄女!你知不知你婆婆吞了半瓶安眠藥要自殺?!”

    “什么?”林語嫣頓時急了,但過了幾秒,她問了一句:“我婆婆誰啊?”

    要是陳嵐真出事了,怎么會是個陌生人來通知她這件事,林語嫣開始懷疑對方是個騙子。

    此時手機那頭的女人瞬間炸毛了:“你可真沒良心啊!你前夫給你留了一大筆遺產!你居然敢說你不知道你婆婆是誰?林語嫣,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