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2章 愛是包容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2章 愛是包容

    看了林語嫣短信的冷爵梟將手機放進衣兜里,他舉手抽了最后一口煙,將煙蒂掐滅在煙灰缸上后,他抬眸看向白景瑞:“景瑞,語嫣她雖然很愛我,但她在心中始終無法原諒我當年沒有找到她的事實。”

    提到當年,白景瑞自然立刻想到林語嫣當年被綁架毀容的事情,他眸色暗淡了許多:“是她親口告訴你的?”

    冷爵梟笑的慘淡:“沒有,她怎么可能會告訴我。是我從她對龍花龍月的談話中聽出來的。”

    “那你是怎么想的?”

    望著白景瑞的黑眸,冷爵梟依然在笑,一種無奈至極的苦笑。

    “我能怎么想?我無非就是在感慨,我到底該怎么做才能彌補她心中的創傷……”

    他幽深的黑眸頓時陷入一片死寂,聲音都變的有些縹緲:“我以為我和她經歷了這么多,她該忘掉過去了……可惜啊,我為她做的還是遠遠不夠!”

    白景瑞多少也能從冷爵梟的語氣中聽出些埋怨的情緒。

    “爵梟,我知道你覺得心里憋屈,但我實話你,如果我是林語嫣,我也忘不掉過去。”

    冷爵梟直視著他的黑眸等著他繼續往下說。

    “你沒有親身經歷過她當時的那種絕望,這種求生不得又不能求死的痛苦又有幾個人能夠撐得住?語嫣當年被夏天和阿杰關在一座無人島,她每天面對的整個世界就是一間陰暗潮濕的牢房。她每天接觸的人只有兩個沒有人性的殺人犯,她被開膛破肚偷走孩子,差點獨自一人死在那座小島,就算有幸撿回一條命卻也是遭遇了毀容燒傷的不幸。”

    這些話已經不是第一次聽了,可冷爵梟聽到后依舊能夠感到心痛的窒息,心臟處傳來的強烈刺痛感是如此的真實和荒涼。

    白景瑞見他雙手痛苦的按在腦門上,情緒頓時起伏的劇烈,本想止住不說了。

    可沒想到,冷爵梟咬牙切齒道:“你繼續說!”

    他的話讓白景瑞的表情微微一僵,沉思了幾秒,他忽然明白了冷爵梟的意圖。

    原來冷爵梟把他叫出來,就是為了讓他說出那些殘忍的話,這冷爵梟是在自己找虐啊……

    白景瑞知道他的用意后就沒再留情,他眸色一冷繼續道:“不管夏天和阿杰這兩個人渣是多么的沒有人性,但不得不說,語嫣是因為你才被這兩個人渣抓走的!冷爵梟,這一點你一輩子也無法說服自己!”

    “語嫣在滿心期待你救她出來時,可事實就是你沒有找到她!讓一個人徹底絕望這本就是一種傷害,你讓語嫣徹底對你失望過。就算她涅槃重生回到了你身邊,并不代表她心中的傷痛都消失了!無論她現在擁有多少幸福,曾經那種刻骨銘心的經歷永遠不可能會忘記。你除了等她七年和找了她七年,你究竟失去了什么?你什么都沒有失去!而語嫣呢,她反倒是原諒了你還嫁給了你……”

    “別說了!!”

    承受不住的冷爵梟再也聽不下去了!

    他本來是想讓白景瑞說些刺激他的話,讓他冷靜冷靜,想用白景瑞的話去澆滅他心中不斷涌現的負能量,也為了更好的去愛林語嫣。

    可白景瑞的話到底是過于直白了。

    那番話直戳冷爵梟的心臟!

    此刻的冷爵梟情緒失控猛地站起身,疾步走到欄桿處。

    他仰面迎著空中的陣陣冷風,凌冽的寒風生刮著他的臉,帶著絲絲的痛意卻讓人有種自虐般的快感。

    很快,他紅了眼眶。

    那張他腦中浮現出的絕世美人臉,頃刻間就讓他落下了兩行熱淚。

    淚水在他臉上快速風干,漸漸形成一層薄薄的透明冰霜,一片雪花落在了他濃密纖長的睫毛上。

    天空中下起了雪。

    白景瑞呼出一口白氣,他把自己凍得發紅的雙手插進駝色的羊絨大衣口袋里,邁著穩重的步伐向冷爵梟走去。

    他站在了冷爵梟的身邊,低頭望著深藍色的江面,一臉平靜道:“爵梟,不要對語嫣有太多要求,愛是包容和理解,你既然改變不了過去,你也無法與她感同身受,那就不要強迫她忘記過去。語嫣能夠堅強的走到現在,她真的很不容易。我和你一樣,每次想起來,何嘗不感覺到遺憾,如果當年我能夠救出她,也許她對我們這些男人也不會這么絕望了……”

    “如今她能夠保持自己的個性不變,還有愛你的能力,你應該感到慶幸!至少,她把完整的愛都給了你,而我們這些喜歡了她多年的男人從來就沒有過機會。你看看唐文軒,他只能找馬雅做林語嫣的影子,他又何嘗不痛苦呢?”

    冷爵梟紅著眼眶,一臉冷酷地望著他:“白景瑞,也只有你敢對我這么說話!你現在當著我的面承認你喜歡語嫣,我要不要夸你很有勇氣?”

    白景瑞眸色淡定道:“喜歡語嫣的事情又不是秘密,七年前你就知道了。就算我承認了又改變不了什么,語嫣愛的人還是你。唐文軒為語嫣離了婚,東方擎索性躲在伊甸園再也不敢來S市了,而我現在又是個已婚男人,伊人也懷了我的孩子……冷爵梟,我們早已經不是當年的我們了,而我們也從來不是你的對手,你擁有語嫣的愛該感到有恃無恐。”

    “呵呵呵……有恃無恐?你錯了,我時常會感到恐懼。愛情這種東西,一旦刻入你的骨血,你想拆骨換血也已經來不及了……”

    冷爵梟心中的恐懼卻讓白景瑞羨慕至極,他搭上冷爵梟的肩膀,一臉滄桑道:“兄弟,你的這種恐懼也讓我嫉妒啊,我活到這個年紀了,也沒有等到愛情……都說相信愛情的人多,見過的人少,我沒有像你這么有福氣,也許這輩子我能擁有的也只是婚姻了。”

    聊著聊著,冷爵梟心中的那種憋屈感確實沒了,對林語嫣也更加的深愛了,一種發自內心的感恩也比以往更強烈。

    可把白景瑞卻給聊傷了。

    望著貌似一臉無欲無求的白景瑞,作為好友的冷爵梟,還是從白景瑞的眼中看到了他無法言說的痛苦。

    “餓嗎?我請你吃飯。”

    這樣突兀的結束語讓白景瑞大笑出聲,他拍拍冷爵梟的后背,語氣不佳道:“當然是你請我吃飯!看樣子你心情是好了,我卻得郁悶個三天了……”

    “郁悶什么?喬伊人都是你老婆了,難道你還在清心寡欲?”

    冷爵梟已經轉身往前走,站在原地的白景瑞想了想他的話,頓時明白話中的深意。

    “去你的!”

    白景瑞邁著腳步也朝前走去。

    走在前面的冷爵梟早已經收起淚意,將內心的痛苦全部埋葬,笑的一臉邪氣:“你少跟我在這里假正經,酒后亂性的男人不配叫正人君子。你對喬伊人還是有點興趣的,別讓你她獨守空房守活寡……盡到你做人家老公的責任。”

    白景瑞不悅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吧!冷爵梟我告訴你,以后別想再把我叫出來陪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