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3章 倒霉親戚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3章 倒霉親戚

    半小時后,婦幼保健醫院的一處病房里正在上演罵戰。

    吞了半瓶安眠藥又洗了胃的張美鳳,此刻正一副潑婦模樣沖著林語嫣吼。

    “林語嫣你真是狗眼看人低!!你把我張美鳳當成什么人了?你以為我這輩子沒見過錢是嗎?你拿一百萬給我,是把我當成叫花子嗎?你要是有良心就把我兒子的遺產都給我交出來!!”

    張美鳳穿著一身病號服臉色蒼白的坐在病床上,身邊站著她的表侄女張倩。

    而地上是一張被張美鳳甩手丟掉的銀行卡,還有林語嫣送來的幾盒保健品。

    龍花站在林語嫣面前,就在剛剛替她擋住了那飛過來的盒子。

    看到龍花的手臂上被砸了幾盒保健品,林語嫣的臉色早已經變了,她沉著臉望著不知好歹的張美鳳氣得有點說不出話來。

    “林語嫣,你也別怪我表姑生氣,換做是我的話,我會比表姑更生氣!我們都很清楚蕭毅然留給了你多少錢,你拿出區區一百萬給我表姑,你真的是太瞧不起人了!”

    張倩在一旁煽風點火讓張美鳳更是氣得不輕,甚至開始哭起來:“毅然啊你怎么死的那么早啊!你看看你前妻是怎么欺負我這個老太婆的……兒子啊兒子你真是傻啊,為什么要把遺產留給這種狼心狗肺的白眼狼啊……”

    “太太!我們走吧,跟這種潑婦講道理真是浪費時間!”龍花的拳頭握著聲聲作響,如果不是怕林語嫣不高興,她早就幾巴掌朝著張美鳳揮過去了!

    張倩望著龍花眼中的憤怒和攥緊的拳頭有些怕了,她假裝護著張美鳳道:“你想干嘛?我告訴你們,這里可是醫院!你們要是敢在醫院打人!我馬上報警!”

    “呵,真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張美鳳,你不講道理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看你年紀大,對你尊稱一聲張阿姨,可你哪里有做長輩的樣子!你不甘心就去找你兒子,讓他把遺產拿回去!我還懶得幫他做慈善!金萬國的事情我會派人去調查,錢如果能夠找回來算你運氣好!找不回來,那也是你的命!我不欠你的,用不著送上門讓你出氣!這次是我最后一次幫你,以后我不會再管!我對你已經仁至義盡了!”

    林語嫣寒著臉說完后立即轉身離開,不忘再說一句:“龍花,把地上的銀行卡撿起來拿走,張美鳳嫌少就沒必要留下了!”

    眼看著龍花將銀行卡從地上撿起來,而林語嫣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病房,張美鳳演的這處戲碼立刻就崩了。

    等病房門一關上,張美鳳氣得破口大罵,本以來林語嫣會吃這套,把她兒子蕭毅然的遺產給吐出來,沒想到林語嫣完全不買賬。

    “這個狠毒的女人!我兒子真是倒了血霉!曾經怎么就娶了她做老婆!”張美鳳氣的沖著地上吐了口唾沫。

    張倩的眸色中閃過一絲戾氣,她陪在張美鳳身邊無非就是覬覦著蕭毅然的那筆遺產,可林語嫣不是一般容易對付的角色,張倩心里開始犯難……

    “倩倩,表姑的事情你可不能不管,林語嫣這個賤女人真是掉進錢眼里了,抓著我兒子這么多的錢不撒手,她這種賤女人有命花嗎?”張美鳳滿臉都是怨氣。

    “表姑,林語嫣口口聲聲說她拿毅然表哥的錢做慈善,我可沒看到任何相關新聞!這錢絕對不能落入她的手中,你放心,這件事我不會做事不管,我去找我老公想想辦法……”

    ……

    林語嫣和龍花離開后就直接乘電梯去十六樓了,該去看望表妹陳梅了。

    等電梯門停在十六樓后,劉光明就站在門口正準備進來。

    “光明,你要走啊?”

    劉光明手里握著手機,看著挺著急的樣子,立刻回道:“姐,我朋友找我有點急事,我先走了!我已經跟媽說好了,回頭她自己打車回去……”

    還不等林語嫣多問一句,他傻笑著揮揮手按著電梯按鈕就走了。

    見他走的很著急,林語嫣也沒再說什么。

    龍花拎著補品跟在她身后,兩人很快去陳梅的病房了。

    五分鐘后,林語嫣和王彩霞一起坐在了沙發上。

    王彩月坐在病床邊削著蘋果說著陳梅的事情,臉色慘白的陳梅塞著耳機在聽歌,懶得理她們。

    龍花站在門旁邊,手里發著短信,正跟人在交涉關于李輝地下室的事情。

    “語嫣啊,你有空的時候啊幫著小梅去跟何耀東見面說說情,你告訴他,上次婚禮的事情跟小梅一點關系都沒有,都是那個老男人纏著小梅不放手!如今那老男人雖然被關進了監獄,可小梅的名聲算是毀了,經紀公司和小梅在幾天前解約,本來是小梅當女一號的影視劇都臨時換了別的女演員……”

    王彩月抬眸望著林語嫣繼續訴說:“那何家的人也太冷酷無情了!小梅當時都懷了何耀東的孩子,如果不是退婚這件事,小梅也不會流產了……”

    她的話對林語嫣來說并不意外,在新聞里林語嫣也看到了陳梅現在的艱難處境。

    上次來破壞陳梅婚禮的老男人,因為涉嫌非法洗錢,導致讓陳梅也跟著受了名譽牽連,不少廣告商還要讓陳梅賠償品牌名譽損失費。

    她這些年賺來的錢基本上都支付了賠償金。

    被退婚,又流產,還搭上巨額賠償金,陳梅可算是遭遇了三重打擊。

    難怪她一時想不開在流產后沒多久就去迪廳買醉跳舞,最終因為沒休息好身體超負荷,導致再次出血住了院。

    雖然陳梅這個人在林語嫣心中早已經沒位置了,可望著病床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陳梅,林語嫣心里也高興不起來。

    “語嫣,你小姨的話你也聽到了,你就幫幫小梅,何耀東在退婚這件事上確實辦的不地道!”

    就連母親王彩霞都發話了,林語嫣不能再裝聾作啞了。

    她抬頭看向王彩月說了一句:“小姨,我說句實話,何耀東這個人真配不上小梅,他其實在私底下和他前秘書有了關系,還讓女方懷了孕,我不知道現在他們之間的關系是如何處理的。如果讓小梅嫁給何耀東,小梅今后能幸福嗎?”

    林語嫣的話讓王彩月驚得差點削到手指,她將小刀和蘋果立刻放下,急問道:“語嫣,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怎么,何耀東在背地里還有別的女人?”

    “是,婚禮當天我還見到了那女人。”

    王彩月這下怒了:“你都當場見到那女人了,你怎么不來告訴我和小梅?讓何耀東占了先機找到退婚的借口,原來他早就對不起小梅了!”

    王彩霞也有些詫異:“是啊語嫣,你怎么沒說這件事呢?”

    “媽,這件事比較復雜……”當時為了不破壞陳梅的婚禮,她才選擇不說,而且還讓冷爵梟派人處理了幕后要破壞婚禮的人,她在背地里幫助陳梅的事情,其他人又怎么會知道。

    “語嫣啊,你真的太讓小姨失望了!我和小梅都不計前嫌,你倒是真把我們‘當親戚’,何耀東出軌的事情你都不告訴我們,愣是讓何家的人退了婚,好像全是我們小梅的錯……語嫣啊,你是不是真見不得我們小梅幸福?”王彩月的聲淚俱下,頓時讓低頭不語的龍月聽不下去了。

    她冷笑一聲道:“王阿姨,你說這話對我們太太實在是很不公平!”

    龍月寒著臉就將當時在婚禮的事情解釋了一遍。

    說完后,王彩霞眸色微冷掃了眼陳梅,心中難免更加鄙夷了,原來陳梅還跟有婦之夫偷過情,真是天生的賤種。

    王彩月頓時不舒服了,她沖著龍月怒罵道:“你是什么東西!你竟然污蔑我家小梅是小三!你給我滾出去!”

    林語嫣立刻站起身,面無表情看了王彩霞一眼:“媽,你也看到了,小姨只相信自己的女兒,如果我們這些幫助過陳梅的人在小姨眼中都是別有用心,我們寧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沒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我還有很多事要忙。”

    見她為了個女保鏢生氣了,王彩月意識到說過頭了:“語嫣,小姨可沒罵你……”

    她急忙走過來,兩手握住林語嫣的一只手,一臉懇求道:“語嫣你千萬別生氣,你有孕在身,都是小姨不好,小姨也就是小學文化水平不會說話,你大人有大量別跟我這老太婆計較。小梅好歹是你表妹,你要是不幫她就真沒人可以幫她了……”

    王彩月還湊近林語嫣說了一句:“不瞞你說,我真怕小梅哪一天想不開要跳樓,你就算是看在小姨的面子上,幫幫小梅吧!要不然,我給你下跪行不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