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0章 夫妻吵架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0章 夫妻吵架

    林語嫣到別墅的時候,冷爵梟站在大廳里等她。

    當客廳里的視野一出現,林語嫣被滿屋子的各色玫瑰花給包圍了,仿佛置身玫瑰莊園。

    她兩手捂嘴有些震驚的說不出話來,這就是他說的禮物?

    “老婆,你反正也不喜歡百合花了,我就買了玫瑰,喜歡嗎?”他一身帥氣打扮站在大廳中間,周身全是嬌艷美麗的紅色玫瑰花。

    如此耀眼奪目的男人一點沒了顏色,周圍的玫瑰花反倒成了他的襯托物。

    林語嫣身后的龍月默默退場,大廳里只剩下了冷爵梟和林語嫣。

    待她走到他面前,靜靜抱住了她,眼中噙著眼淚,將頭靠在他肩頭。

    冷爵梟摟抱著她的腰,輕笑道:“怎么了?太感動了?”

    她點點頭,接著又搖搖頭,他勾起她的下巴低頭問道:“說實話,到底怎么了?”

    “爵梟,我只是忽然想起了悠悠,她試圖自殺前留了一封信,里面講到很羨慕我們的愛情。我多么希望冷思辰和她能夠走入婚姻殿堂,這是悠悠最渴望的……可惜……”

    “也不知道到底是誰那么多嘴告訴了冷思辰那件事,一定是何耀東!他嘴巴怎么就這么賤……”

    “語嫣!”

    林語嫣抬眸看他,見他喊了下她的名字后又不說話了,但眉宇間的猶豫不決讓她有了些疑問。

    “爵梟,你想說什么?”

    他將視線又重新落在她臉上,語氣有些局促:“其實……”

    “好吧,我向你坦白,其實冷思辰這么快得知樂悠悠和何耀東的事情是我告訴他的。”

    她滿眼驚異:“是你說的?你怎么會知道?我沒有告訴你啊!”

    冷爵梟拉著她的手走到沙發處一起坐下,他道:“就是因為你沒有告訴我這件事,所以當我從穆天那里得知樂悠悠背著思辰出軌后,我身為思辰的哥哥覺得有必要告訴他一聲,哪個男人喜歡被人戴了綠帽子還不知道?更何況是冷思辰了,我要是不說,我心里總想著這件事。”

    林語嫣的臉色有些微變:“穆天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出去辦事,在一家餐廳用餐后走過一處包廂聽到的,包廂里正是樂悠悠和何耀東在爭執,何耀東想要和樂悠悠復婚,他說還愛著樂悠悠,而樂悠悠不肯,她警告何耀東不準將事情告訴冷思辰。我知道這個消息后,我有些生氣,不管樂悠悠的理由是什么,畢竟她是出軌了。”

    他一說完,林語嫣的表情有些僵,她不悅道:“這種事情你為什么不來事先問問我?如果你先來告訴我一聲,我就會把事情的更多細節告訴你。我之所以沒有將事情告訴你,就是因為悠悠說過她會自己解決這件事,你為什么要多此一舉?”

    她的態度和說話方式,讓冷爵梟也不高興了:“難道我這么做有錯嗎?樂悠悠確實對不起思辰!難道她不該反省自己嗎?”

    “反省?你知不知道她對這件事情也很后悔!后悔到以至于在冷思辰跟她悔婚分手后選擇了自殺!這對于悠悠來說是一件大事!她是到了多么絕望的境地才會選擇自殺?”林語嫣的情緒開始激動起來,一手甩掉他的手。

    見她側身坐著不再看他,冷爵梟也上了火氣:“樂悠悠也真是小題大做了!她自己出軌在先,思辰提出分手合情合理并沒有什么過錯,她反倒想不開要自殺……”

    “閉嘴!我不準你這么說悠悠!你不是她,你怎么會知道冷思辰在她心目中看的有多重要?冷思辰一直患有隱疾,他們倆在一起后從未發生過關系,悠悠心里的苦你又怎么會知道?并不是因為她真的很需要男人,而是因為悠悠覺得不能治好冷思辰的病很難過很自卑,這種話她雖然沒有在我面前提起,但換位思考下就不難知道了……”

    她眼中的冷意和語氣中的憤怒,讓冷爵梟立刻站起身冷眼看著她:“你們女人是不是都不講道理?”

    林語嫣面無表情道:“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說我現在不講道理嗎?”

    “我沒這么說。”

    她冷笑一聲:“你剛剛明明說了,虧我之前在電話里還很感動!看來你對悠悠的事情一點也不上心!她自殺的事情對你來說是不是毫無感覺?”

    冷爵梟深深呼出一口氣:“語嫣,我覺得你現在不夠冷靜了。這個話題結束,不必再談。先吃飯吧……”

    “這種時候你還有心情吃飯?你把話現在就跟我說清楚!我知道你一直希望我不要摻和悠悠和冷思辰的事情,我確實沒有在管了,但悠悠主動找上我來哭訴時,我不可能將她趕出去不管不問吧?你反對我管他們的事情,但你為什么要去摻和他們的事情?為什么要告訴冷思辰那件事,讓他們自己解決不好嗎?”

    面對林語嫣的問話,冷爵梟想冷處理的念頭被火苗再次竄起來,他的整張臉上都帶著寒氣:“你說這么多,是不是想告訴我,樂悠悠自殺就是因為我多管閑事?”

    這樣的大帽子,林語嫣不敢扣,也不曾想過。

    “我沒有這樣想。”

    “呵,有沒有這樣想,你心里自己清楚。林語嫣,我告訴你,樂悠悠自殺的這件事究竟是不是她和她父母導的一場戲,你根本不會知道。她既然這么愛冷思辰,怎么會舍得尋死離開他?”

    冷爵梟揣度樂悠悠行為的暗黑心理終于讓林語嫣氣的轉身就走,她覺得沒有必要再說下去了。

    “你站住!”

    她不理他,直接往樓上走了。

    走上樓道時,有一盆玫瑰花稍微擋了林語嫣的路,她寒著眼將玫瑰花揮下了臺階。

    聽到臺階上那滾落的花瓶和玫瑰花,冷爵梟眼中微微一閃,心中瞬間像是被玫瑰刺給狠狠扎到了刺。

    他閉上眼嘆息一聲,怎么也想不到,還不到五分鐘,兩個人就因為樂悠悠的事情而吵翻了。

    他將她放在任何朋友之上。

    而她卻沒有。

    這讓冷爵梟在心里很吃醋,也很嫉妒樂悠悠。

    臉都氣紅了的林語嫣回到臥室后,大聲關上了門,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生悶氣。

    冷爵梟坐在客廳沙發上抽了兩支煙以后,他站起身邁著長腿走向樓梯。

    不出五分鐘,他來到臥室,擰了下門把手,發現門沒有鎖,他就走了進去。

    一眼看到生悶氣的林語嫣,他語氣軟了不少:“老婆,飯菜都要涼了。”

    “有微波爐。”

    “少用微波爐,不健康。”

    她沒有看他,口氣不善道:“無所謂!”

    冷爵梟眸色一寒,將心中的怒氣壓了回去,他走到她的身邊,想挨著她坐下,可林語嫣一感受到他,就故意往旁邊移動。

    讓他無奈的一把將她抱住,緊緊摟著她不撒手。

    “你放開我!”

    “不放。”

    林語嫣怒道:“別跟我耍無賴!我現在真的沒心情!”

    “我也沒心情,但我看到你生氣我就難受,你就算要跟我生氣,也不要不顧我們的女兒……”

    她橫著眼看向他,不耐煩道:“冷爵梟你煩不煩?老是女兒女兒的!我就生個兒子出來看你怎么辦?”

    他忽然笑了:“傻女人,兒子生出來我能怎么辦?他也是我們兒子呀,你是不是氣糊涂了?”

    敲了下她的腦門,還來不及揮開他的手,她的手就被他包進手掌心。

    冷爵梟妥協道:“好了,老婆,是我說錯話了,我向你道歉。我不該這么懷疑樂悠悠,我只是從我角度在看問題,我以為樂悠悠是個像你一樣堅強的女人。”

    他的道歉雖然沒有低聲下氣,但也能聽出他的誠懇,林語嫣僵著臉沒說話,一時半會還不想輕易原諒他。

    “老婆,我從早上醒來后到現在一點東西都沒有吃,剛才一直在等你回來,我已經餓得快胃痛了……如果你不吃,那我餓肚子陪著你。”

    冷爵梟的這招可憐牌一打出來,林語嫣就心軟了。

    她過去失蹤的那七年,讓冷爵梟很自然的得了胃病,這病沒法根治,一旦飲食不規律時就會發作。

    她心疼了。

    林語嫣掃了他一眼:“可以放開我了,我餓了,不能餓著肚子里的孩子。”

    他勾唇一笑,低頭親了下她的雙唇:“老婆,你對我真好。”

    “好了,快走吧……”

    “再親一分鐘……”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