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3章 前夫舊愛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3章 前夫舊愛

    望著前兩天還自殺過的好朋友,林語嫣心里還一陣后怕,此刻看到樂悠悠對易容臉充滿好奇,她笑著答應了:“你放心吧,只要他外孫肯教我武功,我就做姜老師的徒弟。”

    “語嫣,你為什么不讓龍花龍月她們教你呢?”

    林語嫣掃向開車的龍月,平靜道:“龍月你告訴悠悠什么原因。”

    龍月僵著表情解釋道:“冷總說,在太太還沒有把孩子生下來之前,讓我們看好太太,舞刀弄槍這種事情絕對不允許……”

    “呵,原來是這樣……龍月,那你家太太真要背著你家冷總學武,你會偷偷高密嗎?”樂悠悠替林語嫣問出了心里的那句話。

    頓時壓力山大的龍月面有難色,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才不會得罪林語嫣,但又不想對她撒謊。

    等了半分鐘,也沒有得到龍月的回復。

    林語嫣隨意說了一句:“龍月,我跟你交個底吧,如果你們姐妹倆不能對我做到忠心不二,我會讓冷爵梟將你們都調回去,我身邊人我自己會找。”

    這個想法,她早就有了。

    身邊全是冷爵梟的人,就算她深愛著他,但也不希望她自己的身邊完全沒有自己的人,想起來都覺得可悲。

    龍月此刻的心情頗為沉重,林語嫣現在是在跟她攤牌了。

    她咽了一嗓子說道:“太太,請允許我現在給龍花打個電話。”

    “打吧。”

    樂悠悠看了眼林語嫣,林語嫣投以一個輕松的眼神,兩人都等著龍月之后的回答。

    等龍月將林語嫣的意思傳達給龍花時,龍花明確告訴了龍月,她會選擇林語嫣。

    龍月知道姐姐的選擇后就掛了電話。

    她深呼吸一口氣對林語嫣鄭重其事道:“太太,我和龍花的選擇一樣,我們選擇你。如果以后你不讓我們說的事情,我們絕對不會告訴冷總,如果我們說了,你可以辭退我們,我們絕對不會再求冷總。”

    “好!龍月有骨氣!我替語嫣感到高興,俗話說忠心不能侍二主,我樂悠悠也最討厭兩面三刀的人!就算冷爵梟是你們的老板,既然你們跟了語嫣就不要再想兩頭討好!”

    龍月對樂悠悠的存在雖然算不上喜歡,但她畢竟是林語嫣的好朋友,龍月也不敢說什么,她只是沉默著沒說話。

    林語嫣發話了:“我就只給你們姐妹倆一次機會,沒讓你們說的事情,你們如果告訴冷爵梟,我會讓你們都滾蛋!”

    這話說的毫不客氣,卻彰顯出她是女主人的氣勢來。

    如果林語嫣想建立起自己的人馬,跟她的人首先要做到第一條:忠誠!

    “是,太太,我們都記住了。”

    林語嫣這種上位者的姿態讓龍月開始有種冷總上身的既視感。

    果然夫妻倆在一起待久了,一些性格脾氣和行事作風都會開始像起來。

    但這恰好是龍月所欣賞的,如果林語嫣只是個唯唯諾諾的膽小女人,根本無法領導她們,至少心里不會服氣。

    ……

    半小時后,林語嫣她們到了這家預定好的主題餐廳。

    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了,幸虧她們在車里吃了點東西,不至于太餓。

    “語嫣,你訂了包間?”

    林語嫣勾唇一笑:“對!”

    為了不暴露林語嫣和樂悠悠的身份,龍月沒有去餐廳,她選擇等在車里,剛好她也有公事要處理。

    林語嫣讓她別餓著肚子,去附近餐廳吃點東西。

    龍月點點頭說待會就去。

    待林語嫣和樂悠悠跟著服務員走進包間時,看到的場景有點傻眼。

    包間里已經坐著用餐的兩位客人是怎么回事?

    服務員當時都震驚了,她一個勁的先道歉,說馬上去前臺詢問下是怎么回事。

    因為服務員強調再三說讓她們原地等待。

    但包間里的兩個男人讓林語嫣蹙著眉不想再等下去,她剛轉身被樂悠悠拉住手臂,她故意尖著嗓子說道:“姐姐,這包間本來就是我們預定好的!憑什么我們要離開?要走也是他們走!”

    林語嫣擰眉盯著樂悠悠,背對著身后的兩個男人,她眼神示意樂悠悠,問她是否確定。

    這身后的兩個男人可是冷思辰和何耀東!

    真是見鬼了才會這么巧遇。

    此刻的林語嫣心急如焚,她巴不得立刻離開趕緊對樂悠悠解釋,這種巧合絕對不是她的安排。

    樂悠悠也看出林語嫣眼中的焦慮了,她馬上拿出手機找到林語嫣的微信,在輸入框打字:語嫣,你別擔心,我相信這不是你的安排。只要我還住在這座城市,以后碰上他們是難免的,我就當從現在開始鍛煉,何況我們現在化了易容妝,他們也認不出我們。待會你說話的聲音也注意點,別被他們發現了,我想聽聽他們倆能說什么!

    林語嫣再次眼神示意她,得到樂悠悠的再次肯定后,林語嫣面無表情的放棄了離開的念頭,尊重樂悠悠的選擇。

    沒多久,服務員來了,對著她們一頓道歉,說是新來的前臺把信息搞錯了。

    然后服務員就開始勸說冷思辰和何耀東離開。

    關鍵是他們已經點了一桌子的菜和酒,現在讓移桌,未免顯得有點狼狽。

    何耀東執意不肯,他嫌麻煩就從包里拿出兩千現金交給服務員,語氣頗為隨意:“你去跟她們說,我們不換包間,太耽誤時間,我們還有事要談,你讓她們去別的包間吧,這里有兩千元算是補償她們的損失。”

    年輕的女服務員一臉忐忑,她不敢傳達這種意思,看向林語嫣的眼神有點求救的意味。

    樂悠悠雙手交叉一副不好說話的樣子,繼續用假音說話:“有錢就了不起嗎?老娘我不稀罕你的臭錢!識相點就給我滾出去!”

    站在她身邊的林語嫣有點頭發發麻,看來樂悠悠真是看到這兩個男人就火大,現在說出的話可真是不客氣。

    何耀東剛要與樂悠悠理論起來,冷思辰忽然說道:“何耀東,這酒也喝了半天了,你有什么話就快說,我答應出來見你,僅此一次。”

    見他要走的念頭,何耀東懶得應付樂悠悠和林語嫣,而且現在的林語嫣和樂悠悠穿著很普通一點跟時尚不沾邊,相貌也是平庸無奇。

    她們倆的身份被人隨便猜測就是那種城市里的小白領,只不過是對雙胞胎而已。

    何耀東揮手讓服務員過來,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后就不再理會別人。

    服務員走過來跟林語嫣她們協商,最終同意,在包間里再加一張桌子,但何耀東和冷思辰不換包間。

    等一切都安頓好之后,已經是十分鐘后。

    林語嫣那桌的菜也陸陸續續開始上了。

    此時,何耀東舉起酒杯對冷思辰說道:“這一杯酒我敬你!敬你大度沒有來找我的麻煩……”

    “可笑,我為什么要找你麻煩?你和樂悠悠是兩情相悅,我提出分手成全你們,也算成人之美。”冷思辰沒有與他碰杯,端起他眼前的酒獨自喝了。

    尷尬的何耀東伸回手也把酒給喝了,他說道:“有件事我要向你坦白,其實我給你發短信說我和悠悠還互相愛著是騙你的。那天晚上我和她真的只是一時酒后亂性,我和她都喝大了……雖然我確實想跟悠悠復婚,但她沒同意,這次她為了你自殺,讓我終于明白,她對我是真的沒感情了……那一晚也真的只是意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