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24章 有分寸感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24章 有分寸感

    三天后,林語嫣帶著龍花先去了趟林凡設計公司,就是林語嫣和顧不凡合開的那家。

    顧不凡休息好后已經回去工作了。

    自從顧不凡出事后,林語嫣他們選擇報警處理。

    公司里的所有員工都被輪番配合調查,終于有位女設計師在巨大壓力下精神崩潰了。

    就在昨天那名女設計師涉嫌給上司顧不凡下毒,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被警方帶走了。

    林語嫣讓龍花拎著特質的咖啡機,兩人一起走進了顧不凡的辦公室。

    顧不凡一看到她們,立刻從座位上站起身,一臉笑意:“救命恩人,怎么還勞煩您親自來跑一趟,理應我去拜訪您才是……”

    “不凡,我們之間還需要這樣客套嗎?”林語嫣的眼神有些怪異。

    他勾唇一笑:“呵,跟你開玩笑而已,隨便坐!”

    林語嫣坐在沙發上,她抬眸對龍花道:“你也坐吧。”

    “不了,太太,我還是站著吧。”

    顧不凡看了龍花一眼后,他坐到了林語嫣的對面:“你身邊的這兩個女保鏢還真是一點沒變,不茍言笑,一本正經的很。”

    龍花依舊沒什么表情,林語嫣回道:“恩,我都習慣了……對了,我給你帶了個特別的咖啡機,是你這次出事后,爵梟特地派一家國外的公司給你特別定制的,順便把我們家還有他辦公室的咖啡機都給換了。”

    “哦,哪里特別?”顧不凡從龍花手里接過了咖啡機,接著就打開了。

    林語嫣解釋道:“這款咖啡機可以現磨咖啡,也可以當飲水機用,凡是有問題的咖啡和水都能鑒別出問題,以后你就自己泡咖啡吧。”

    顧不凡一聽眼神微僵,想起這次中毒事件,心里還有些心有余悸,更多的是心寒。

    前妻樓靜因愛生恨,派人給他下毒想讓他死。

    新來的女設計師在前段時間一次晚上加班時,借機勾引顧不凡,被顧不凡口頭警告了一次。

    之后女設計師在工作上出現過兩次大錯誤,顧不凡就事論事批評了她,女設計師就此記恨上了他,以為顧不凡這是給她穿小鞋,故意刁難羞辱她。

    女設計師的表哥是名藥劑師,她謊稱家里有一些害蟲,讓她表哥給她配點聞起來無味無色的藥粉想消滅害蟲,她表哥哪里知道她是為了害人。

    林語嫣見顧不凡陷入了短暫的沉思,她提醒了一句:“不凡,以后公司里招人要更謹慎點,寧可設計能力沒那么好,能力不行還可以培養,可人品有問題就沒辦法了。”

    顧不凡回神,看了她一眼,笑的有些尷尬:“恩,我會讓招聘部門的人更加注意……”

    “我聽說……樓靜被抓住了?還是她哥哥樓清寒親自送她去警察局的?”

    他點頭默認了:“樓清寒昨天晚上來我家找過我,給我買了一些保健品,還當面跟我道歉了。”

    林語嫣想到樓靜這個可悲又可恨的女人有些遺憾:“樓靜這次真是自作孽。”

    “我和她從在一起的那刻起就是個錯誤!我當年不該在生活最糟糕的階段和她結婚,對我和對她都不公平……最終我還是傷害了她,我以為她曾經喜歡過我表哥,跟我在一起后也許只是因為有感情了,我沒想到她對我的愛會這么深。”

    “呵,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這種感受我終于明白了……老實說,樓靜給我下毒這件事,讓我心里有了陰影,我現在對什么愛情和婚姻是一點念頭都沒有了,一個人過也挺好。”

    望著氣質不凡如玉般的男人,如今看起來越發的清冷,林語嫣心里也有些說不出來的揪心。

    一種對朋友遭遇不幸后的憐惜。

    如果每個人在感情中遭遇過傷害后,還能夠一如既往的相信愛情和勇敢愛,那過去受過的傷害也算不了什么。

    顧不凡和林語嫣在公司各自聊了些最近發生的事情。

    半小時后,林語嫣離開了設計公司。

    她走的時候,顧不凡告訴她,讓她在家好好養胎,公司里的事情都不用她擔心,讓她每個季度等著領公司的分紅就行。

    這種當老板的感覺挺不錯,再也不用像她剛畢業時坐班領工資了。

    在車里,當林語嫣對著龍花說出這種感受時,龍花心里五味陳雜。

    她一臉糾結的表情讓林語嫣好奇問道:“龍花,你有什么話就直說吧。”

    “太太,我沒什么要說的。”

    林語嫣輕笑道:“你跟我還玩這套猜謎游戲嗎?你明明是有話要說。”

    龍花沉了沉心說道:“好吧,我承認心里確實有點想法,但我覺得說出來,太太你肯定不愛聽。”

    “說說看,要是說了我不高興,我就當沒聽到。”

    見林語嫣如此輕松的表情,龍花仗著膽子直言道:“太太,有時候我真覺得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在我們看來,冷總是什么都舍得為太太付出,太太你每次出事,冷總可以不顧危險去救太太!冷總的財富十輩子都花不完,太太為什么還要這么努力賺錢?還總是要區分他的錢和你的錢呢?夫妻財產難道不是共同的嗎?”

    她的語氣盡管已經很克制了,可林語嫣還是聽出龍花為冷爵梟鳴不平的意思。

    林語嫣倒也沒生氣。

    像冷爵梟這種萬人迷的優秀男人,到底有多少女人在暗地里詛咒她和他的這段婚姻,林語嫣不得而知,她也不想知道。

    她只知道打從脫離父母的幫助后,她就是一個獨立完整的人,而獨立的基礎就包括思想獨立和經濟獨立。

    冷爵梟即便是有再多的錢,那也是他的錢,是他通過自身努力和原有家族資源的一個長期累積。

    她不可能因為成了他的老婆,成了孩子的母親,就可以心安理得毫無分寸感的坐享這些財富。

    也許別的女人可以,她卻做不到。

    龍花見林語嫣的眼眸忽明忽暗,神情有些感慨,但一言不發。

    擔心林語嫣是生氣了,龍月主動道歉道:“對不起太太!我不該對你說這些。”

    林語嫣說道:“沒事,龍花,我沒有生氣。你的這種觀點,我想很多女人都是這樣想的,這其實很正常。你們都不是我,即使跟我換位思考站在我的角度看問題,我們各自的三觀、性格、個人作風還是會有很大的差異,在一些人生抉擇上會有不同的選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