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8章 她有抗體_為你一世癡迷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8章 她有抗體

    兩天后,冷爵梟帶著穆天去拜訪了王彩霞。

    劉光明不在家,王彩霞正在家為林語嫣未出生的龍鳳胎織小毛衣。

    當她開門見到冷爵梟和穆天時,臉上倒也沒有什么不悅,她只是平淡的說了一句:“進屋坐吧。”

    雖然王彩霞當初同意了林語嫣和冷爵梟復婚的事情,但她并未和冷爵梟繼續有來往,連電話都不聯系。

    在她的心里,這個曾經看起來很完美的女婿早已經有了瑕疵,而這條裂縫就是死去的女兒佟瑤。

    一輩子都無法修復了。

    冷爵梟在王彩霞的心中不過就是林語嫣的老公,還有外孫的父親,再無其他。

    “媽,不好意思,沒有事先經過你的同意就來打擾你。”冷爵梟親手拎著頂級燕窩遞給了王彩霞。

    王彩霞掃了一眼,隨意道:“放桌上吧。”

    她轉身已經走向沙發,將手里已經織了半件的小毛衣放在一邊,她回頭問了一句:“喝什么?”

    “不用麻煩了,今天我來是說件事情,是關于語嫣的。”冷爵梟將東西放下后走向沙發處坐下了。

    穆天伸手將公文包里的文件都拿了出來,把文件遞給了冷爵梟。

    王彩霞也坐下了,她從冷爵梟手里接了過來,打開文件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張照片,是位外國人,年紀看起來還很大。

    “他是誰啊?”

    冷爵梟眸色沉穩道:“他是一位在美國夏威夷的醫生,也是皮膚科的專家,叫喬森。當年你和爸在夏威夷度蜜月時,你吃了芒果全身過敏后去醫院看病,就是這位醫生給你打的消敏針。”

    聽他說完后,王彩霞眼中有些驚訝,但很快就很淡定了,以冷爵梟的能力,查到點過去的事情太簡單了。

    “是有這回事,你不說他的身份,我已經都認不出他了……他和語嫣有什么關系?”王彩霞帶著疑慮問道。

    冷爵梟拿過文件翻到最后,將柳中庭的照片遞到王彩霞的面前,他的眼神不由犀利起來:“媽,這個男人他有嚴重的罕見過敏癥,據目前的現狀看,只有語嫣接觸他的皮膚時,他不會有過敏的現象。他一直想找語嫣去測試,他還想抽語嫣六百毫升的血來……”

    還不等他說完,王彩霞激動罵道:“他腦子有病吧!六百毫升的血,想要我家語嫣的命啊!別說六百毫升,一毫升都不會給他!”

    “媽,你先別激動,我們都沒有同意這件事,先聽我把話說完。”

    她點點頭,情緒平緩了些:“你繼續說吧。”

    冷爵梟說道:“柳中庭這個人很危險,行事作風沒有規律,以過去他做過的那些事情看,他是個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的人。何況他皮膚過敏的這件事已經困擾他多年,我相信他一定會再次找機會對語嫣下手,所以我這段時間一直在查關于他和語嫣接觸后不過敏的緣由。”

    “我順著線索查到了你當年皮膚過敏的事情,當年你從夏威夷回來后,沒多久就查出懷孕了。其實醫生喬森給你打消敏針的時候隱瞞了一個事實,當時你已經懷孕了,但他為了做自己的私人實驗,將未經許可的血清混合在消敏針里注射進了你的血液里……”

    王彩霞又忍不住打斷道:“對不起,我又要打斷你了,他干嘛拿我當實驗?”

    冷爵梟倒也沒生氣,繼續有耐心的解釋道:“我剛要跟你解釋。”

    “好好好,你接著說。”王彩霞的臉色有些尷尬,她就是太著急了。

    “喬森的女兒一出生就患有罕見的過敏癥,她甚至對水過敏,生活中很常見的東西對他女兒來說都是致命源,他為了治療自己女兒的過敏癥,他就一直在鉆研抗過敏的血清,你遇上他的時候,他剛研究出了一種新型血清。”

    “當年除了你,他還給其他孕婦注射了血清,我派人全面調查后得知,當年一共有二十位孕婦被打了血清,另外十九位孕婦都是來自不同國家的人種,你是唯一的亞洲女人。除了有五個人已經去世了,剩下的所有人我已經派人抽了她們的血樣拿去檢測,包括她們之后生下的子女。”

    “檢測結果是,沒有一個人的血液里有那種抗過敏的特殊抗體,所以我想抽你的血和丹尼的血拿去檢測,語嫣的血液我已經派人檢測過了,她有那種抗體,雖然目前還無法證明她對所有的東西不過敏,但至少柳中庭接觸她的時候,柳中庭沒有過敏,皮膚專家的推論是,柳中庭自己很可能就是一種特殊過敏源的本身,而林語嫣的皮膚組織上剛好有這種抗體,我想柳中庭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想從語嫣的血液里提煉血清。”

    王彩霞已經聽懂了,她蹙眉問道:“那喬森現在在哪?把他介紹給柳中庭認識不就好了!喬森不是有那種血清嗎?”

    冷爵梟遺憾道:“太晚了,喬森在五年前就死了,如果不是因為柳中庭的事情,我也不會去查,喬森把病人當人體實驗的事情也不會被發現。那些孕婦都住在夏威夷,還不等那些孕婦把孩子生下來,喬森的女兒就在一次意外嚴重過敏中去世了。”

    “喬森傷心過度辭職離開了夏威夷,死的時候被人發現在海邊的小木屋里,他前妻在收拾他遺物時,才看到那些關于血清實驗的相關資料,為了不被人發現,他前妻把資料都給銷毀了。我派人去查的時候,他前妻已經快死了,但出于道義,她把喬森的事情說了出來,等語嫣的血液拿去檢測后,我才真的相信了她的話。”

    聽完喬森的故事,王彩霞對喬森的厭惡忽然降低了些,就算他沒醫德自私的拿別人做實驗,至少他是很愛女兒的父親,他的女兒也是個可憐的孩子,帶著身心上的折磨最終還是早早的離世了。

    客廳的氣氛一下子變的有些低沉和壓抑,王彩霞站起身走到廚房去倒了兩杯水。

    等她端著水走回來后,她說道:“喝點水吧。”

    冷爵梟點了下頭沒有拒絕,吹了吹熱水喝了兩口。

    王彩霞手里捧著水杯若有所思,半分鐘后她說道:“爵梟,你一定要保護好語嫣,她現在懷著龍鳳胎,我們作為家人要以她和孩子為主。一定要讓她平安健康的把孩子生下來!你隨時拿我的血去檢測,如果我身上也有那種抗過敏的抗體,你聯系柳中庭這個男人,我抽六百毫升的血給他!省得他老惦記著語嫣的血!如果我的血沒有抗體,只能拜托你盡快和專業研究出抗體了,亞撒是個孩子,不管他身上沒有沒抗體,他萬萬不能被抽走六百毫升的血拿去做實驗啊……”

    說到最后,王彩霞一個勁的抹眼淚:“我這苦命的語嫣……都怪我!好端端的去什么夏威夷,不然也不會被人打了血清都不知道……”

    她一臉自責擔憂的樣子讓冷爵梟安慰道:“媽,這不是你的錯!你就別責怪自己了,今天我把這件事告訴你,一來是我不想瞞著你,二來是我希望你以后多注意些故意接近你的陌生人。柳中庭這個人會耍出什么樣的手段,我真的不好判斷,但有一點我是肯定的,他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他也一定會再來找語嫣!現在我不確定柳中庭是否查到喬森這件事了,一旦查到,丹尼和你都會被盯上,我會派更多的人保護你們。”

    “爵梟,媽真的沒事,一旦查出我的血液里有抗體,你就直接聯系柳中庭吧,六百毫升也死不了……”王彩霞激動道。

    冷爵梟的眸色里透著嚴峻:“媽,你別相信他的一面之詞,誰知道六百毫升夠不夠,他這么有錢還患病多年,肯定找遍了各種專家,但依然沒有治好他的過敏癥,可見想治好他的病很難,我不希望你們任何一個人成為柳中庭的藥人,不到萬不得已,我不會殺了他。”

    聽到他說殺人,王彩霞心里有些震驚,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他也是被逼無奈,正常人誰會想到去殺人呢,除非真到了沒有選擇的余地。

    十分鐘后,冷爵梟和穆天離開了。

    王彩霞說第二天就去醫院抽血,檢測的話也就三管子的小玻璃瓶,不需要很多血液。

    冷爵梟對她說會讓歐陽來接她。

    ……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